禁咒師 第七部 第八章(一)

第八章 始歿

整個人間,滾著沸騰般的地鳴。

像是有著什麼在地表底下滾動著,即將破土而出。漸漸的,地鳴成了輕微地震,竟日不絕。

起初,只有稍有靈感的人看得到,最後隨著力流紊亂到連知識和理性都無法屏障,所有的人類和眾生都看得到,東方天空那個醜陋、恐怖的黑洞,並且一點一滴的擴大。

【Google★廣告贊助】

舒祈坐在向東的窗戶,凝視著天空巨大的傷口,她托著腮,一言不發。

然後推開手邊的工作,她知道,她的雇主應該不需要這些了。埋首敲著鍵盤,然後印出來。

得慕默默的坐在她身邊。今年已經六十幾歲的舒祈,還保有三四十歲的相貌和體質。她一直深居簡出,跟外人完全不打交道,默默的生活著。

得慕知道她在等些什麼,但她又不說。但即使如此,得慕也隱隱感到不祥。

「得慕,」舒祈轉頭,「天界大約不行了…但魔界可以撐一陣子。妳願去嗎?妳問問居民,看他們要去魔界還是要去燦月那邊。總之,已經到了撐不下去的地步了…」

這些她都不想管,「舒祈,妳呢?妳去哪裡?」

「…魔性天女召喚我。」舒祈支頤,「她需要我的協助,不然這個小島會陸沈。」

跟她相處這麼久,得慕說不定比她還博學。畢竟她天天接觸居民,有些古老到無法記憶。

這個小島是列姑射的舊址,天柱曾經在此聳立。即使列姑射龜裂陸沈,這個小島還孤零零的存在著。即使什麼都沒有剩下,還是眾生潛意識中的原鄉,天柱的光輝曾經籠罩。

所以,這是個地維最重大的結。這裡曾是天柱和地維交會的中心,是個類似心臟的重要部位。

這個「結」不能有無,也應該不會產生無。但上邪屢次深入根柢清除,越來越精疲力盡。

「…妳要把自己埋在根柢嗎?」很古老也很殘忍的方法,但最有效。一個有著強大力量的祭品。

「別難過啊,得慕。我早就活得太夠了。」望著窗外雜亂的電線和灰濛濛的天空。「我早就知道會這樣…魔性天女問我去不去,我說,去。這整個島就是我的墳墓啊…」

其實,她並不覺得有什麼可後悔的。人都一定會死的。但她最少可以選擇自己的死法…這個結局很不錯,真的。當魔性天女還給她選擇的時候,她覺得沒什麼好選擇的。

最多最多,她只能保住燦月的世界。將燦月的主機和她一起沈入島的根柢…反正這個伺服器早就無須電力,已經可以自行運轉了。

若是她的自沈白費,人間依舊全毀或半毀,她相信這個熬過多次毀滅的殘留依舊會在,最少她還保住另一個世界。說不定有能力的人魂還可以找到通道,在燦月的世界復甦,擁有嶄新的人生。

不管怎麼樣,她都希望可以留下一絲希望。

她從印表機拿出尚有餘溫的紙張,輕輕的念著: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為我哭泣。我不在那裏,我不曾睡去。

我是萬千呼嘯的風,飛過細雲如絲的基隆海邊。
我是柔和細膩的雨,灑落竹子湖的海芋田。
我是清幽安靜的晨,彌漫在銀岸蜿蜒的淡金公路。
我是威武雄壯的鼓,奔騰無垠無界的嘉南平原。
我是溫暖閃耀的星,照耀列姑射的靜謐長眠。
我是歌唱的鳥,我存在於一切的美好。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為我哭泣。我不在那裏,我從未離去。」

得慕以為,人魂不會流淚。但她卻潸然而泣下。

「這不是我的創意。原本是首英詩,作者不詳,有很多改寫的版本。倒是被我改得七零八落的…不過,拿來當自己的訃文,還滿不錯的。」

亡靈的淚冰冷,得慕幾乎被自己凍傷。許多往事在眼前掠過,她和舒祈相依,堅拒轉生,究竟是為了什麼?

總有個人,有那麼一個人是非常重要的。光凝視她的背影就充滿崇慕。在這骯髒灰暗的世界,所謂的永恆不過是永恆的變動。當妳發現那個人,那個堅定不移,永不改其志的人,就像是在無盡黑暗中看到唯一的持燈者。妳能夠相信、絕對的相信,知道可以跟在她背後,將自己的忠誠獻給她,成就她所要成就的無私。

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即使成為亡靈,依舊非常幸運。多少人終其一生沒有自己的夢想,也找不到可跟隨的夢想。而她,跟隨了一個值得驕傲,無欲無私的人。

為什麼我要哭?我不用哭的。多少人飄飄蕩蕩,抱著虛空的遺憾由生而死,一生都是慘白。而我,因為跟隨了舒祈,充滿光亮與色彩。

我將跟隨那位持燈者走入荒野,即使是毀滅亦不回頭。

「也是我的訃文。」得慕停住了淚。「嘿,妳別想甩掉我。」

最後,這首詩成了舒祈檔案夾裡全體居民的訃文。沒有人離開,連雷獸和蛇皇都拒絕任何安排。

他們和得慕抱持著相似的想法。他們都愛慕那個淡漠的持燈者。是她舉起燈,照亮他們原本黯淡無光的鬼路。

不是為了權勢、金錢、榮譽…這類雜質。而只是淡淡的,有些困擾的…

不忍心。

為了這點純粹的良善,他們願意,非常願意跟隨著唯一的燈光,走進漆黑的根柢永眠。

在地震從輕微到中度,又從中度到強烈,開始有大樓倒塌,整個島嶼動盪得宛如危船…屋裡的東西東倒西歪,書本一本本的掉下來。舒祈聽到無數人的慘呼,哭泣,驚恐的尖叫。

抱歉。她無聲的說。現在還不行…魔性天女需要漫長的唱咒才能成形,真正的主角是她,不是我。不是都城自滅魂魄足以鎮壓陸沈,她也只會是個徒勞無功的祭品。

她、和她的居民們,是心甘情願的祭品。

終於,魔性天女漫長的唱咒完成,她將自己和大地的臍帶血淋淋的割斷。

她這都城的精魄,第一次在人類面前顯現。漂浮在半空中,如此巨大、神聖,卻又充滿肉慾與放蕩。

白紗染黃,美麗又醜陋的魔性天女,聖潔卻放浪的開始歌唱。

像是舒祈的心意傳達到她心裡,也說不定,她和舒祈是一體同心。她高亢激昂的吟唱著她們的訃文,鎮住沸騰的地震。

在魔性天女宛如華彩女高音的燦爛歌聲中,舒祈抱著燦月世界的主機,和她的大軍們一起往島的根柢沈沒。像是沈入土黃色的深海中,他們也在歌唱。

和著魔性天女的歌,他們唱。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為我哭泣。我不在那裏,我從未離去。」

人類和眾生一起仰望,同時了解了魔性天女的意志和犧牲。所有的生物都在悲泣,直到魔性天女消失,舒祈和她的居民們因沈沒而沈默。

這歌卻沒有停止。所有的生靈重複著這首鎮魂曲,在這島嶼迴響了一整個月。

這是前奏。從魔性天女和舒祈開始,這世界最偉大的樂章,彈下了第一個音。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