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二章(四)

他們過著一種相依為命的生活。

龍環的身體時好時壞,最糟糕的時候整個宮殿幾乎都暗下來,只有火盆的炭火光亮。

因為沒有白天也沒有晚上,所以靜彤也不知道今夕何夕,或者過去了多少歲月。她只能看看古老的水漏,知道地面上是什麼時刻,雖然意義不大。

【Google★廣告贊助】

但她覺得,似乎已經過了很久很久,事實上,她困在這個地下牢籠已經半年了。

這半年間,她照顧著龍環,也被龍環愛護著。她學會了很多事情,甚至包括一點點法術。這點法術還是龍環將自己的鱗片貼在她額頭,才勉強可以使用的。

但龍環說,龍鱗只是引出她原本就有的能力,能修到什麼程度還是得看她自己。這些靜彤都似懂非懂的。不過她可以自己造出微弱的光,在這亙古長夜的黑暗中,其實也就夠亮了。憑藉這微弱的光芒,她可以自己走到鐘乳石洞去。

這是不得不然的。因為龍環的身體弱到臥床不起,歷經幾次非常痛苦的大發作,任何食物都無法進食了,唯一可以吃的,唯有玉膏。

但這種神奇的食物要到鐘乳石洞的根柢才拿得到。

當玉膏快用完時,她冒險去取了一次。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難。龍環怕她無聊教她的小法術事實上還滿實用的,她漸漸可以在黑暗中穿梭自如,很自然的去取玉膏。

任何人類都沒見過這種神奇的東西吧?她小心的踏著水面,現在她可以水上飄,在水面上行走,但不能走得太快。

腳下的水面像床大棉被,厚軟、卻又沒有實感。

在水中央,有個就算是她也可以取得的玉膏。那是一塊潔白無瑕的玉石,因為水的沖刷和風的雕塑,擁有一種亭亭如蓮的姿態,平貼在水面上,幾乎有一面圓桌那麼大,花心湧著潔白的膏狀物,那就是玉膏。

其實不只是這裡,整個鐘乳石洞都有同樣的靈玉,甚至出產的量更豐富。但只有這裡是她最方便取得的,其他的需要舞空術,而那種飛行法術她實在還沒能力。

這玉蓮的出產雖然少,但也夠龍環每日使用。每天來這麼一趟,她覺得一點都不麻煩。

汲取玉膏,放進玉製的瓶子,她突然有點想笑。這種東西只出現在山海經之類的古籍,誰也不會認為這是真的。但她居然親手汲取,準備給傳說中的龍王食用。

說出去誰會相信呢?

她心底微微一痛。又有誰可以說呢?他們只能在這裡監禁到死去為止。設法驅散內心的沮喪和惶恐,心不在焉的情形下,讓她走偏了方向。

等她踏上陌生的岸邊,她驚覺,糟糕,路走錯了。這地底伏流錯綜複雜,迷路了怎麼辦?她回頭,水中玉蓮隱約可見,讓她稍微安心了點。

正要回頭,眼角卻瞥見了一坏黃土。她疑惑的望過去,突然全身發冷。

是墳墓。很多墳墓。

她咽了咽口水,上前看仔細一點。簡簡單單的墳墓,墓前豎著玉石,石上刻著名字,環繞著精緻的花紋,然後什麼都沒有。

這裡,就是新娘們的墓嗎?這些墓碑,都是龍環刻的嗎?

墓碑上的花紋各個不同,或許就是新娘給他的感受。將來,他會在我墓碑上刻什麼?

她的心一陣揪痛。她發現,她不在乎龍環刻什麼。但她想到孤零零的龍王,空洞的一聲聲雕著墓碑,就覺得痛得幾乎想發狂。

深吸幾口氣,她轉身尋到玉蓮的方向,走了回去,也辨明了方向。她轉頭看著墓地,一種模糊的迷惑突然湧上心頭。

龍環是個善良、溫和的人。拘禁這麼久,他依舊保持一種平和的氣質。他不可能、也不會因為報復和仇恨拖無辜的女人下水。

那為什麼他接受這些新娘呢?為什麼他還會計較新娘的生辰八字呢?

這太奇怪。

風聲呼嘯,她指端微弱的光照著深淵似的伏流,打著漩。

漩渦,或稱洄瀾。總是去而復返,被困著。就像她和龍環的處境。抹去頰上的淚,她默默的走著。

快點回去吧。若龍環清醒沒看到她,一定會很焦慮。

她加緊了腳步。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