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故事集 應龍祠 第五章(完)

透過紅十字會的關係,明峰緊急將這家人安置到特殊醫院。

靜彤受到不少驚嚇和皮肉傷,不過沒有大礙。她飲用玉膏維生有段時間,又身懷應龍種,體質不同凡人,分外健康,當然沒問題。

【Google★廣告贊助】

龍環就嚴重點。他實在被關太久了,健康幾乎都損毀,自毀內丹又使盡全力,真的是一腳踏入棺材裡了。但明峰用如意寶珠的力量幫他護住殘破的神能,又用琴聲撫慰創痕,雖然道行毀於一旦,好好修養,還是可以修煉回來,只是時日久遠罷了。

最糟糕的反而是未足年出生抵抗的小應龍。饒是回母體孕育,還是幾乎保不住。靜彤焦慮的臥床靜養,小應龍還是幾乎沒了生命跡象,幾次都差點流產。即使紅十字會神通廣大,醫學法術雙管齊下,似乎無力回天。

後來明峰一氣之下,用鱗蟲之長的身分,血書了一角文書,命令安胎不准流產,一傢伙貼在靜彤的肚皮上,還不准人撕掉。

奇怪的是,小應龍居然真的安住了,後來懷孕了整整三年才出生。

別說龍環夫妻傻眼,連明峰自己都傻眼了。

此是後話。

當靜彤和龍環身體癒可,胎兒也確定安穩,明峰親自護送這家人經香港回列姑射,婉拒紅十字會願意護送的好意。

他完全知道紅十字會是好意。但是,當初老應龍苦苦哀託,既然答應了,就沒有假手他人的餘地。他不但親自安頓他們,還出錢出力,打理住處,安排生活。等他們都安居了,這才放心離開。

還住在一起的時候,龍環對他非常恭敬,靜彤也溫順如事長親,讓明峰全身都不對勁。

「…別這樣。」明峰跳起來,「你們只差沒開口喊爸爸!」

「如果你願意…」龍環非常誠懇。

「我不願意!」他奪門飛逃。

但明峰一直關懷著這家人,特別疼愛那隻小應龍,從災變前到災變後。這家人逃過了天災人禍,但因為表裡世界界限的破裂,終究還是搬去春之泉,和諸多靈獸一起生活。

但那名喚龍琬的小應龍,卻跟隨他一段時間,學習如何修補地維。

「老跟在我身邊,你爸媽會擔心。」明峰很高興有個活潑孩子跟著,也喜他天性聰穎。這孩子可能是下任的禁咒師,可能。

麒麟一定會愛死他,跟麒麟真是像得要命!尤其是那種靠唬爛就可以驅妖除魔、剷除無蟲的天賦,簡直是麒麟的嫡傳弟子。

尤其是那該死的心苗。

「哎唷,他們巴不得把我掃地出門。」他老氣橫秋的搖頭,「嘖嘖,都幾歲人了,一大早起床也不先刷牙,走到哪親到哪,真是超噁心的。連孩子都生了,還不知道什麼是舌吻,幼稚死了。」

他俊美的臉孔湧出粲然的笑,「還是來跟爺爺比較有趣。」

「…住口!誰是你爺爺?!我有那麼老嗎?!」明峰跳起來。

「但爸媽提到你都說是『明峰爸爸』。那當然是我爺爺囉。』

「閉嘴!不准這樣叫!」讓條活了好幾千年的龍喊他爸爸!他的立場在哪裡?

「好嘛…那,明峰爺爺?」他偏了偏頭,那種邪氣的笑真像麒麟啊啊啊~

「…我到底救你們一家幹嘛啊~」明峰抱著頭大叫。

***

靜彤低頭看著一封信。這是她那瀟灑的孩子用紙鶴寄來的。他說他的修業告一段落,暫別祖父,想自己遊歷一段日子,順便協助紅十字會的作業,打打工。

明峰爸爸會氣死,他一直不准龍琬喊他爺爺的。

她依舊保持著少女的模樣。飲食玉膏和生育應龍,徹底改變同時喚醒了她稀薄的龍族血緣。她比一般人類長壽許多,也一直保持著年輕的模樣。

一開始,的確惶恐過。但龍環沒有丟下她,她也不能丟下龍環。

災變前居住在繁華的列姑射,她也曾經憂心煩惱過,龍環接觸了五光十色的人世,會不會因此染上繁複,並且發現更醉人、更原型的情人。

但她錯估了身為聖獸的他,含蓄而雋永的深情。

他們一直過著安靜的日子,從災變前到災變後。災變時,龍琬還小,他們實在不忍心拋撇他而去,所以沒去填地維。

但明峰看到他們時又哭又笑,不禁暗暗感到這樣的決定是對的。

現在,他們遷居到春之泉。現在春之泉不只住著獨角獸,許多無法藏匿蹤跡的聖獸妖族也申請居留了,獨角獸倒是一反孤傲的常態,大方的接受了這些異族。

儼然成為一個小小的國家。在龍環和諸族長的奔走下,他們取得自治區的權利,除了法術的保護,也正式成為人世的一份子。

「在想什麼?」龍環在她頰上親了一下,輕輕的擁著她。

「在想我們的運氣很好。」靜彤將信遞給他,「兒子寫信來。」

他一字一句的閱讀,時而發笑。靜彤滿足的望著他。

龍環老是說,「妳是我的光,照亮我的生命。」

事實上,龍環是她存在的意義。讓她能夠忍受非人的壽命和命運。不管是幽微的黑暗伏流,還是光亮的春之泉。

那雙琥珀色的眼睛回眸,就成了她的一生一世。

她是個幸運的人,被龍王眷愛著。輕輕的,她靠著龍環,滿足的閉上眼睛。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