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學姊之七.相親

月季被欽點到南部負責會計部門和人事部門的成立,在公司引起如潮的竊竊私語。

尤其是女同事。靜相信女人造謠時的嘴臉,跟男人搶骨頭時的猙獰不相上下。

反正從人事經理到亞洲總裁,全部都和月季有一腿。生動的像是她們就躲在月季床底下一般。

【Google★廣告贊助】

靜是很不想聽下去,但是她正躲在太平門抽煙,太平門旁邊就是茶水間。正是那群三姑六婆最喜歡的聚會地點。

她無奈的呼出最後一口煙,按熄煙頭,正想離開時,和企劃的意雲碰了個正著。

「唷,不是楊靜嗎?躲在樓梯口幹嘛?」

「抽煙。」靜只想跟這個IBM距離拉大點。

「哼。不曉得彥剛學長迷上妳哪點,還是說,年紀大的女人工夫了得?」

這種話算人話?要不是看在彥剛的份上,她倒想給意雲點教訓。

算了,白爛不算是人。說得話也用不著計較。

其他的女同事站得遠遠的看笑話。

「妳喜歡彥剛?那對他下工夫去。不用羨慕別的女人工夫了得,小妹妹。」

意雲的臉一下子漲紅了,「妳這變態的老處女…胡說八道…」若不是被旁邊的人拉住了,早就衝了上來。

「真熱鬧阿…聊什麼?」彥剛從辦公室出來,笑咪咪的。

這種場合真是無聊。靜轉身要離去,「學姊!等等!我們一起吃飯吧!快午休了說…」彥剛笑嘻嘻的摻著靜的手,一起下樓梯。

「如果眼光有殺傷力,現在我身上早就十個八個大洞了。」靜覺得頭痛了起來,「學弟,別害我。」

「不要這樣。看在我是你學弟的份上,當當學弟的盾牌嘛!今天我請妳吃飯啦。」

「別把我當煙幕彈!!」靜大大的喝了口水,「我在公司已經夠沒人緣了。不用你火上加油。」

「學姊…我拿妳當煙幕彈也是不得已的…我不希望因為我是最有身價的單身漢所以被應召咩。而且,我心裡…還是無法忘懷…」

彥剛沈默了下來,靜覺得自己被打敗了。

「我要羊小排。學弟,你要吃啥?」

「有沒有人肉排?」

「學弟…#-_- 你欠扁嗎?」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其實,搭人家便車,氣勢也弱了很多。

幸好週末週日不用跟那群女人周旋。靜安詳的沈眠到下午,才懶洋洋的起來泡麵。

「學姊!!學姊!!」安靜日子又泡湯了…

靜拉開大門,「我家有電鈴,不用踹門。」

「不好了!我娘要我去相親!」

「去阿。」靜把門關起來。

「學姊~不要降無情啦~」

最後靜還是挨不住他的要求,答應當他一天的女友,去見他的父母。

彥剛的父親還好,只會傻笑,但是他的母親眼睛銳利的像老鷹。

「楊小姐,多吃點,妳看起來身子骨不大實在阿。」

「天生瘦,沒辦法。」

「骨盆太小的女人不好生孩子。」

「每天也有骨盆大的難產。」靜回了回去,急得彥剛在桌子下輕踢學姊,被靜狠狠地踢回去。

「楊小姐腳不大方便?可惜長得這樣清秀。天殘地缺,人總是很難十全十美的。」

「伯母誇獎了。台灣交通亂,不小心就遭殃了。復健個幾年會好的。」

一頓飯,彥剛只覺得滿頭大汗。

吃完了,她和母親對望。這下彥剛為難了。若真是他的女友,應該起來幫忙收碗筷洗碗的。但是學姊…

靜靜靜的微笑,無懼的看著他的母親。她沒有動手收碗筷的意思。

他的母親也微微一笑,「應芬,」母親喚著家裡的小女兒,「收收碗筷,洗洗碗。媽今天要陪客人,沒空。」

靜微微傾身致意,站起來。

坐在客廳裡,母親開始盤問靜學姊的祖宗十八代。學姊只是笑咪咪的簡單扼要的回答。

「聽說妳比彥剛大?」咦?媽媽怎知道?該不會…他想到住在附近的意雲。

「大了六七個月。」

「女人青春有限,六七個月也是很長的距離。」

「是嗎?聽說賢伉儷也相差十來個寒暑,靜很羨慕,也很希望仿效呢。」

好容易脫了身。靜累得差點在車子裡睡著。

「下不為例。」靜鐵青著臉。

「是是是…」

累慘了…彥剛往床上一躺。希望老媽別再動相親的念頭了…

朦朦朧朧的,聽到電話鈴響。

「喂?」

「兒子阿,這次找來代打的不錯喔。媽很中意。想辦法把她從代打變成正式吧!」

阿?

沒等他回答,媽媽就掛了電話。

兩個女人都睡得很好,但是彥剛卻失眠了一整夜。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