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學姊之二十三.抉擇

等靜發現的時候,劍紅天天接送小薰到保姆家,沒事就往泠那裡跑。

靜把詫異放在心裡頭,卻沒有去聞問。

姊姊和劍紅都是大人了。難道他們的交往還需要我批准麼?

但是劍紅卻先跑來找她。

「有事?」早上十點,蝴蝶養貓的人還不多。劍紅盯著靜,良久。

【Google★廣告贊助】

「靜,我在跟泠交往。」

關我什麼事情?

「我…我想向她求婚。」

靜沈下了臉。

「這是你們兩個人的事情。不過,劍紅,若是時月又回心轉意,你打算拿我姊姊怎麼辦?」

「這一次我不會了…」

「我不相信你。」靜冷冷的看著他,「你追我,然後回到時月身邊,時月不要你,你又回來說要追我,現在你告訴我要和我姊姊結婚。劍紅,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當然知道!靜!我知道我對不起妳…」

「你沒有對不起我。那是因為我沒有接受你的追求。萬一我接受了呢?」

「我…」這麼冷的天氣,劍紅額上卻流下豆點大的汗珠。

「你到底愛我姊姊那一點?一個現成的家?」

「不…不是…我就是被泠迷住了…」天阿,要怎樣靜才了解?他一直以為靜是他想要找的那個人,但是…見了泠之後…

他才知道,泠就是他夢中的那個人。

「我知道,我比泠還小,我也知道泠的所有過去,說不定泠只是跟我玩玩而已…」

沒有防備的,讓靜憤怒的打中右眼,他從吧台的椅子跌了下去,發出嘩啦啦好大的聲響。

「你聽清楚…」生氣的靜連聲音都發抖,「姊姊從來沒有跟任何人玩玩…她每次的付出都是真誠的…懂不懂?你懂不懂?你若不懂的話,
我會多打幾拳讓你懂!」

月季慌張的拉著靜,劍紅捂著眼睛,嘴角因為跌下來的時候擦破,流了一點點血。

但是他在笑。

「真的嗎?泠也是認真的嗎?太好了…」

泠姊會嫁給劍紅?若是真的,當然沒有什麼不好。劍紅有經濟基礎,泠姊和小薰都不會吃苦。

靜望著杏花春雨的窗外,隨著雨滴,她的心裡也迴響著雨聲。

但是她沒有問泠。姊妹再親,有些事情還是不能太踰越。

「聽說泠姊和劍紅在一起…」彥剛跟靜說,靜只是說,「是嗎?」

「這麼擔心?」和學姊在一起久了,他曉得靜冷靜下的不安。

「擔心也沒用。」

「但是,妳就是擔心。」彥剛拍拍學姊的背,「泠姊比妳機靈,安啦。」

但是泠卻要跟劍紅結婚了。

「不問我?不祝我幸福?」泠來找她,淺笑著。愛情滋潤下的她,容光煥發,像是新的人一樣。

「姊,祝你幸福。」靜端了杯曼特寧給泠,月季笑著抱著小薰玩。

「不問?」

「該問什麼?」靜笑笑。

「我要跟劍紅結婚了。劍紅以前,追過妳吧?」

靜點頭,「但是我沒有答應過。」

「就因為妳沒答應過,我才接受他的。滿街都是男人,姊妹可只有一個。」

靜微笑,「怎會想要再婚?」

轉著手指上的戒指,泠淡淡的笑,「他答應了許多奇怪的條件。我要財產分開,他和我上法院去公證。我要先把離婚同意書簽好,他不但簽了,還預設離婚時要付多少贍養費給我。他疼愛小薰比我疼愛的厲害。我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他。」

「只要說,我不愛你就好了。」

看著靜少有的捉狹,泠先愣了下。

「呵…妳這丫頭。是的,我愛他,所以沒有拒絕他。」

愛…期限能多久呢?對於劍紅,靜沒有信心。

「放心。」泠露出信心十足的神情,豎了豎大拇指,「離婚同意書都簽好了,萬一不行,我還可以捲一大筆的贍養費,拿來投資給蝴蝶養貓。」

月季臉上出現光彩,「真的嗎?泠姊~~~我最愛妳了~~什麼時候會不行?什麼時候?」

靜眼睛一翻,她真受不了這個合夥人,「月季,妳夠了沒阿!?」

泠沒理她,笑嘻嘻的跟月季說,「說不定很快喔!」

「姊!!」

真是…跟她們相處…胃不痛也難。

原本讓月季抱得好好的小薰,突然出現嚇了一跳的神情,掙扎著下地,「要找媽媽阿?」月季笑著,把她放下來,她卻往著剛好有客人進來的門口衝出去。

「我去追。」靜把抹布往櫃台一丟,衝了出去,沒想到,小薰可以跑得這麼快。遠遠的,看見她跌倒,一個清秀的男子將她扶了起來。

「小薰!」靜追上去,那人將小薰交給她,眼神卻出現深深的悲哀。

悲哀?對著小薰嗎?身上掛著市療院的名牌,上面寫著:楊瑾。

轉身離去,他…那雙纖塵不染的眼眸,讓靜想起千山萬水外的貓眼睛。

深雪。

讓哀傷突然襲擊了,靜張大眼睛,讓火燙的液體收斂回去。

原本沒有表情的小薰,突然嗚嗚的哭了起來。

「再見…楊瑾…再見…」靜驚訝的望著小薰,她強忍住嗚咽,抽泣著。

「小薰…妳…妳說什麼?」

那種悲慟的神情一下子都退了回去,茫然的小薰,似乎搞不清楚自己為了什麼哭。

「球。球球。」她指著街邊五顏六色的氣球說。

她明明聽到…明明…

這個幼小的身體裡…曾有過怎樣的精魂?怎樣不能夠忘記的愛意和眷念?

默默的回到店裡。劍紅來了,看見她,尷尬了一下子。

「來了?」她對劍紅笑笑。

她也煮了曼特寧給他。

「劍紅,對我姊姊好一點。要不然,下次是你的左眼。」靜笑笑的說,劍紅羞紅了臉,笑。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

「說得也是。」彥剛笑著,「沒有去試著愛看看,怎麼知道合不合適?」

說完了這句,兩個人居然一起沈默了下來。

靜點燃了煙,車子裡瀰漫了三五的煙霧和香氣。

營造著,非常安全的距離,填充著窒息的安靜。

沒有試試看…

用力的呼出一口煙,像是這樣就可以把心亂一起呼出去。

不讓這種念頭繼續迴響。連彥剛都點燃了煙。

煙霧茫茫,就像他們倆的心情。隱隱。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