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暮 之三 百貓

又遇到了。

一隻貓倒在馬路上,不用仔細看就知道牠已經死了。

開始覺得奇怪,貓是一種奇特而充滿靈性的生物,聰明的不能用腦容量來計算。人類對貓總是比較忌憚,鬼物迷惑人的時候,甚至會偷竊貓的聲音和身影來製造車禍。

【Google★廣告贊助】

正常人都不會想碾過貓,會閃躲。聰明的貓,也不至於衝到車水馬龍的馬路上。

這些貓的車禍是怎麼了?

最初她不清楚,只是憐憫。所以行動不便的她會脫下外套,交給伯爺去將那可憐的小東西包裹起來,送到有焚化爐的獸醫院火葬,之後將骨灰帶回來超度。

後來跟獸醫院熟了,知道她會收容這些小可憐,就會將貓的骨灰交給她帶回去…畢竟許多飼主有心無力,家人不太允許傷心的飼主保有骨灰,再說他們也不知道如何處理。

雖然說她的超度和別人不太相同,沒有誦經也沒有香火。她向來認為心意最重要,而她離亡者總是很近。她回家會雙手合十,說「我回來了」,亡貓們幾乎很少理她,或者說,很傲嬌的蹭蹭她,還是背對著她坐,好像不在意。

但待夠了就會安心的走。野貓往往很果決,但是家貓總是拖拖拉拉。

有段時間,她幾乎每天都撿到逝去的貓,讓她納悶的是,這些車禍的貓幾乎都是家貓,很多的有項圈。只是項圈應該有的名字被抓模糊了,好像不願意被找到。

怨氣?其實都沒有。甚至她相信,這些小貓都過得很幸福,雖然擁有貓的高傲冷淡,但大抵上很溫柔。

直到有一天,她接了一個公家活兒,意外發現了一隻尾巴幾乎分岔的亡貓。那隻貓在一間廢棄的老屋和一群厲鬼戰鬥,不知道多少年,魂魄幾乎要因此消散了。但牠力保的那群人類,卻以為所有的靈異現象都是牠造成的,請託國家單位來消滅牠。

一隻很老的貓,老屋也快有百年歷史。終暮又一次的感覺到人類是多麼的涼薄和無知。

牠僅存的屍骨,只有一條露出一小節分岔的尾骨。終暮將牠帶回來,喃喃自語為牠憤慨的時候,疲倦得接近消散的老貓怒睜了眼睛,口吐人語。

「住口!別把吾輩當狗一樣污辱!」

然後…牠沈睡了。

一隻很愛聊天,卻常常睡著的貓。說沒兩句話,就會陷入沈眠。終暮完全可以理解,畢竟放棄成妖,連魂魄都差點飛散,孤獨戰鬥這麼久,只能用沈眠慢慢癒合。

每次醒來,就會問,「上次說到哪?」就這樣斷斷續續的溝通。

老貓很驕傲自己是隻貓…或者說,所有的貓都擁有這種自傲。

貓是很奇特的靈性生物,有人說貓很陰,完全是誤解。牠們不是只捕捉老鼠,事實上甚至可以捕捉所有體型小於牠的邪物。體型大於牠的邪物也通常很忌憚貓,貓的爪牙可以輕易傷害這些邪物。

因為貓擁有的不是陰氣,而是煞氣。有傳說貓其實對應著天上白虎,但是每隻貓都會憤怒的否認。

貓,就是貓。貓的本身就是「道」。道法自然,再也沒有比貓實踐的更徹底。

高傲、擁有自己的準則和底線,破除殲滅邪惡,只是為了想這麼做而已,誰也無法命令牠,哪怕是主人也不能。

所以貓最討厭的就是說「貓會報恩」,即使為了心愛的人類而擋災身死,也絕對抵觸「報恩」的說法。

只是我剛好想這麼做罷了。我討厭人類軟弱的哭哭啼啼,所以出來求死罷了。沒辦法孤獨的求死,也力求不要死在心愛的人類面前,這是貓的尊嚴。

只是剛剛好,我喜歡了那個人類。絕對不是報恩什麼的,我跟人類本來就沒有高下之別。

這就是驕傲的貓。輪迴也希望下輩子依舊是貓,是唯一不渴望成為人類的靈性生物。

老貓傲慢的開講時,所有的亡貓會匯集過來聽,而且點頭。

終暮才發現,她供奉的亡貓都是備受疼愛,依舊擁有獨立高傲的貓格。老貓說,這是一種緣法。

牠們備受人類疼愛,也把主人當成自己心愛的人類。所以拖拖拉拉的無法入輪迴,最放心不下的一群貓。

這樣簡單的意思,老貓足足溝通了半年。半年後,老貓勉強擺脫了魂飛魄散,身影依舊很虛無。

「喂,吾輩無法超脫。助吾輩一臂之力吧。也全了妳我緣法。」

「我是人類,恐怕無法逸脫人類的良心太遠。」終暮拒絕了。

老貓笑了一下,「討厭的人類。還擁有人心的,就是人類。」

並沒有要求的太離奇,老貓說,牠們需要果報,所以希望終暮能成就。

「反正妳背負的因果已經太深重,不欠吾輩這一點兒。」老貓說。

老貓的要求有些怪異。牠希望終暮親手做一個面具,骨瓷面具。因為緣法到了,九十九隻和人類太有感情的貓已經齊聚。

最後終暮決定撫慰這些貓也好,雖然骨瓷燒就不是她這種絕對的外行人能辦到的。但是開窯時連窯主都震驚了,一個完美的骨瓷貓面具,甚至出現了原本沒有的五根套甲。

真厲害。終暮這樣想。應該是易碎的骨瓷面具,不要說扔,就是用鐵鎚砸也砸不破。那五根套甲裝在手上,很像是貓的爪子,可以輕易的抓破一切邪物。

「百貓豈是隨便就碎的。」老貓很驕傲的哼哼。

「明明只有九十九隻。」終暮回答。

老貓卻笑得很狡黠,沒有接話。

直到某天,她又被抓公差,隨一群不信任她的道士去鎮壓某個長滿羽毛的龐然巨物。她唯一能看懂的就是這些緊張兮兮的道士,分配著四象對應的屬相人。

她的任務不過是警惕著不要讓亡者闖入發生任何狀況。

結果亡者闖入的意外沒有發生,但是對應白虎的人吐血倒地了。

「該吾輩百貓了。」一直都沈默深眠的老貓,打著呵欠說。

「哪來的百貓?」終暮在混亂中寧靜的答。道家的手段她知道得很少,伯爺懂得比較多,但是到底懂哪些,她不清楚,而她試圖指揮伯爺去彌補漏洞,伯爺動都不動,可見伯爺也沒辦法。

但是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道士被害,所以她戴上面具,裝上戴甲,轉著輪椅就位了。

從面具的眼孔看出去,並且從黑暗中伸出利爪。她突然明白了。

她就是第一百隻貓。

被畏懼、被忌憚,和亡者走得太近,破滅無法逆轉的邪物。高傲、冷淡。只堅信自己的準則和底線。

沒有咆哮沒有高聲,她在面具之下,只發出「哈…」的恐嚇聲。但是原本欠缺的四象完滿了,甚至被她略微壓制傾斜,完成了這次罡煞太重的鎮壓。

那隻長滿羽毛,囂張無比的龐然巨物,因為百貓一起發出威嚇聲,竟然因此發抖,束手就擒。

也許是錯覺,隱隱的雷聲聽起來很像虎嘯的應和。

那些貓一定死都不肯承認。

這成了她最喜歡的法器,獨屬於她的法器。一百隻高傲的貓,在陰影處無視誤解和厭惡,完成我行我素,堅持貓之道的,跨越生死,貓的固執。

她很高興自己是第一百隻貓。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