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降說愛你(一)

【Google★廣告贊助】



第一章

紫薇精神委靡的到了學校。那個可恨的男孩遠遠的看到了她,居然馬上掉頭就走,讓她覺得更受傷。

不過,她只是挺了挺胸脯,像是要說服自己什麼似的,若無其事的走進教室。

沒什麼,不過是失戀而已,沒有人會因為失戀而死去的……地球照樣轉動,太陽依舊升起……沒什麼的。

但是,她偽裝出的若無其事一遇到好友,還是忍不住皺起了小臉。

「咦?你今天沒跟你家親愛的一起來啊?」綁著小馬尾,神采奕奕的月季拍了紫薇一下,沒想到竟拍出了她的眼淚。

【Google★廣告贊助】



「啊?我拍得很用力嗎?沒想到我的降龍十八掌不知不覺進階了,傷人於無形啊?」她有點著慌,「何必呢?就算我拍得用力點,你也不用開水龍頭……」

紫薇一把拽住她,強忍著眼淚拖她到頂樓,淚水這才流了下來。「月季……那個王八蛋欺負我啦……」

她一五一十的將昨天發生的事跟好友說,努力撐出來的堅強終於崩潰。

「吼……我去閹了那王八蛋!臭男生!哎呀,別哭了……你可是我們越群高中的天山雪蓮唉,跟他交往是他祖上燒了十八代好香,居然還傷你的心……」向來爽朗的月季替好友抱不平,「我去打死他!」

「你體育成績從沒有及格過,是想去讓他扁好玩的呀?」紫薇拉住她,眼淚還是停不下來。「好丟臉……跟這種人……我哪有騙他?我又沒有隱瞞過我的身世……大家都知道我是孤兒呀!我怎麼知道他不知道……」

「乖啦,別哭別哭……」月季慌張的掏出「面紙」,遞給紫薇,「好了啦,眼淚鼻涕糊了一臉,美少女都不美了!」

接過那包「面紙」,紫薇不禁破涕為笑,「月季……你拿衛生棉給我擤鼻涕?」

月季看到那包粉紅色的衛生棉,臉紅地奪回去,「哇勒,只是拿錯了……你不要笑那麼大聲好唄?」

她很想好好的悲傷一下,但是看著月季手上的衛生棉……她忍不住哈哈大笑,在這種情況下,實在很難悲傷得起來。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月季拉著好友下樓,準備回教室上課。

「笑夠了沒?」她沒好氣的瞪著仍笑個不停的紫薇,「笑死你算了!我這樣犧牲小我好讓你不哭,你居然還一路笑……到教室了啦!別笑了!」

站在教室門口,紫薇止住了笑,「……月季,還是你對我最好。那個臭男生……」她又難過起來,「他們說的都是假話,我再也不相信了……」

「現在才知道我對你最好哦?」月季搭著她的肩膀,「怎麼樣?考慮找個女人當男朋友算了。我這個朋友就犧牲一下……」

「月季。」她微蹙起眉,「早告訴過你BLl、GL不要看太多。」

「不要?」月季搔搔頭,「那我去變性?但是變性手術很痛唉,我要考慮一下……」

「月季!」紫薇啼笑皆非。

上課鐘響,她們慌張地坐回座位上,月季又丟了張紙條過來——天涯何處無「香蕉」……再說,你還有個長腿叔叔。

紙條上還有月季可愛的塗鴉,畫了個腿很長很長的紳士。

讓月季這樣一搗蛋,紫薇的心情的確好了些。

在這所貴族私立高中裡,學生都是家世好、有背景的富家子弟。她一個孤兒,卻可以上這所高中,除了長腿叔叔的贊助,也是因為她五育兼優,所以能以優秀學生的身份入學。

至於家境普通的月季,也是因為語言方面的天分才能入學的,她們兩個之所以感情特別好,或許就是因為家庭背景跟其他同學都不一樣的緣故吧。

又看了一眼紙條,長腿叔叔——那個神秘的贊助人一直沒有出現過,她只知道那位好心人叫作「陸務觀」。

她常常寫信給陸叔叔,但是他從來沒有回信。院長媽媽說,陸叔叔為善不欲人知,所以不想回信,怕帶給她心理上的負擔。

可她從來不覺得這會是種負擔啊……她一直都感謝陸叔叔,希望可以跟他道謝。孤兒院的財務狀況不好,她本來想考高職,好早點獨立,但是這位好心的陸叔叔紓解了孤兒院的困境,還贊助她所有的學費……

能夠上這所設備完善、豪華的私立高中,根本是她以前連作夢都不敢想的。院長媽媽還問她想考國內大學或出國唸書,因為陸叔叔願意提供學費。

她欠陸叔叔太多了,只能把所有的感謝都寫在信裡,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收到?

托著腮,她的眼神迷離,思緒遠揚。

上課應該要專心的。

【Google★廣告贊助】



今天七堂課有六堂被老師點名起來問問題,靠月季的暗示和昨夜的預習,紫薇很驚險的過關,但是也夠糗了。

她收拾著書包,習慣性的望著窗外。

本來在那兒,會有人等她一起放學的,但是現在……什麼都沒有。月季去參加社團了,她感到更孤單。

一直覺得自己是這孤獨世界的一株浮萍,永遠沒有可以紮根的土地,沒有爸媽,沒有家庭………直到那男孩的出現,讓她開始覺得未來可以自己締造。半年了啊……他們牽著手共度半年了,她以為一天接著一天,一步接著一步,或許可以走向永恆……

想起男孩要求分手的理由,她深深地感到沮喪。身世如此飄零,是她無法、也無力逆轉的。

發了一會兒呆,她才慢吞吞的背起書包,走回自己的「家」。至少,那兒有溫柔和藹的院長,還有一大群弟妹。

或許跟院長媽媽選擇相同的路也不壞……長大以後,就留下來照顧這群弟弟妹妹吧。

經過了這次失敗的初戀,她再也不相信任何人的誓言了……淚水情不自禁地滑落雙腮。

走回孤兒院,她擦擦眼淚,勉強自己打起精神,推開大門。

一見到她,院長鬆了口氣,「紫薇,今天怎麼這麼晚?」

院長的眼睛紅紅的,是哪個弟妹讓人收養了?這位心腸軟的院長,雖然高興孩子們找到幸福,卻不免會為了別離而感傷的哭一場。

仔細看看孩子們,卻沒少哪一個。「院長媽媽……」她開口,發現其他孩子也紅著眼眶看向自己。

這種氣氛、這種眼神……她是很熟悉的,當院裡有孩子被收養時,大家便會出現如此依依不捨的神情。但是,她都十七歲了,誰會想要收養十七歲的自己?

「不會吧?」她吃了一驚,「院長媽媽……」

「恭喜你,紫薇,你即將擁有家庭和親情的溫暖。」含著眼淚,溫柔的院長摸摸她的頭髮,「去收拾行李吧。」

「院長媽媽……」她的聲音打顫,「我不要離開你,不要離開大家……」

「紫薇……乖,還記得你以前是怎麼勸那些不肯離院的弟妹?你一直是個懂事貼心的好孩子——個性或許有些倔強,這是要改一改的了。你不是很想見陸先生嗎?陸先生決定接你回家去……」

長腿叔叔?她茫然的投入院長的懷抱,仍搞不清發生了什麼事情。

「范小姐,我是來接你的。」溫厚好聽的男音在她背後響起。

她回頭,訝然發現長腿叔叔比她想像中年輕太多了,不過,那和藹可親的笑容,倒跟她猜想的差不多呢。

比她高約一個頭半,穿著整齊的西裝,神情溫柔親切,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陸叔叔……」她小聲的輕喚。

「我不是陸先生。」握了握紫薇的手,「我姓蘇,蘇子敬。我是陸先生的秘書,是陸先生要我來接范小姐的。」

他忍俊不住,「但是,叫他陸叔叔……陸先生可能會有點……咳,你叫他陸哥哥好了。我在這兒等你,請范小姐快去整理行李吧,不用帶太多東西,陸先生已經幫你準備好一切。」

離情依依和將要見到長腿叔叔的興奮,讓她的腦子亂成一片。回房整理行李,猶豫了許久,最後她只帶走了書包。

其他弟妹比她更需要這一切。上天是厚待她的——弟妹們沒有長腿叔叔,而她有。

坐進舒適寬大的轎車,紫薇覺得自己像是灰姑娘,等十二點一到,一切都會變回原形。

而她的十二點,不知道何時會來。

懷著這樣忐忑又複雜的心情,紫薇一路上靜默無語。車子開進陸家,她小小的倒抽了一口氣。原本就知道陸叔叔有錢,可沒想到竟然有錢到這種程度,車子開進坐落在陽明山的豪宅,從大門到車庫足足要五分鐘!

此時天色已經暗了,看不清楚花園的景色,只有噴泉的聲音在不遠處揮灑,銀亮的水珠倒映著星光閃閃;月影下暗香浮動,不知名的花香飄蕩在一片朦朧中。

踏進陸家的大門,她有種轉身逃走的衝動。自己和這裡如此的格格不入……她不由得自卑起來。尤其是當冷淡有禮的管家打量她時,這種想逃跑的衝動更強烈了。

「林嫂,陸先生還沒回來?」子敬幫她拿書包,給她一個鼓勵的微笑,才讓她的顫抖緩和些。

「蘇先生,還沒。陸先生交代要晚點才回來,請小姐和蘇先生先用晚飯。」

「我先帶范小姐去她的房間。對了,林嫂,拜託你別安排在宴客廳用餐,我們才兩個人,不想距離十公尺吃飯,謝謝。」

輕輕推著紫薇,他輕笑了一聲,小聲的說:「那老太婆喜歡裝腔作勢,別被她嚇到了。往這邊走,希望你會喜歡自己的房間。」

走上樓梯,步進房裡,她沒有注意自己的房間有多豪華,倒是被一台小巧的平台鋼琴給吸引了目光。

「蘇先生……我……我可以彈看看嗎?」她的聲音微微顫抖。一直渴望能擁有自己的鋼琴……不過,她不相信這會是屬於她的。

「這房間裡的一切都是屬於你的。」子敬笑了,「我有這個榮幸聽范小姐演奏嗎?」

「我不是什麼范小姐。」她有點感傷的說,「叫我紫薇就好了。」

「嘿,我也不是蘇先生,你叫我子敬吧……不,別叫子敬叔叔,我年紀是比你大一點……」看著紫薇竊笑的神情,他很不甘願的承認,「好吧,這『一點』是很多點,不過讓老人家高興一下不行嗎?我子敬哥哥吧。」

她笑了,坐下來彈了一首小奏鳴曲。琴音是這樣的流暢美麗,跟孤兒院那台荒腔走板的破風琴是多麼的不一樣……

她從小就熱愛音樂,小學的音樂老師疼她,讓她使用音樂教室的鋼琴,可每天也只能彈短短的一小段時間。小學畢業後,她幾乎有三年沒有機會碰到鋼琴,一直到高中,音樂是這所私立高中的指定副修科目,她才有機會重新接觸。

現在,她不用到音樂教室跟人家搶鋼琴,自己就有一台鋼琴了。

一彈完,子敬立刻讚賞地鼓掌。她的臉孔通紅,淡淡的紅暈染上雪白的臉頰,教子敬打從心底讚歎起來,真是……美麗的女孩。

「真棒。」他由衷的讚美。

「指法……很生疏。」她心滿意足的撫著美麗的琴鍵。就算讓她住在破屋,只要有這台鋼琴,她什麼也不在意。

「指法可以練,但是你彈得很有感情。」子敬紳士的伸出手,「可愛的紫薇,能請你跟我共度晚餐嗎?我餓得可以吃下一頭牛了……別看鋼琴了,它是有四條腿沒錯,但是不會跑。」

她笑了起來,和子敬一起下樓。他是個溫柔風趣的人,這頓飯她吃得很愉快。更棒的是,子敬也住在這棟大宅裡,有了熟識的人,她心中的傍徨也舒緩不少。

不過這一夜,她並沒有見到長腿叔叔。紫薇很早就醒了。

清晨鳥鳴的聲音將她吵醒,推開窗,這坐落在山區的豪宅,窗外的庭園造景美不勝收。

噴泉閃耀著鑽石般的光芒,不知名的女神雕像肩上扛著水瓶,將水傾注到水池裡,鳥雀飛躍著飲水,枝葉扶疏的樹木提供了綠蔭,帶來了盎然生意。

花圃遠遠的送來香氣,揉合了晨光,沁人心脾。

開著窗戶,任由白蕾絲窗簾飄揚,她打開琴蓋,陶醉在旋律與春光中。

驀地,叩門的聲音驚醒了她甜美的遐想,起身開了門,讓人望之生畏的管家一臉嚴肅的站在門口。

「小姐,該用早餐了。」說完這句,她就走了。

紫薇呆立在原地。用早餐?該去哪裡吃早餐?

煩惱了一會兒,她換上制服,整理好書包,才走出房門。找了一會兒,才找到樓梯,下了樓,她又站在廣大的客廳發呆。

她是個嚴重的路癡,連學校的教室都常跑錯,更何況這陌生的豪宅裡房間這麼多,她已經記不清楚昨天在哪兒吃飯了。

靠著模糊的記憶,不知道開錯多少房門,她終於摸到昨天吃飯的小客廳,可裡面卻空無一人。

這下慘了!

她該不會在這棟豪宅裡迷路吧?找了大半天,卻沒有遇到半個人。不祥的預感漸漸浮現,說不定三天後,報紙會出現這樣的新聞標題——

「豪宅遇難!女高中生於豪宅迷路三天,不幸餓死!」

不,她丟不起這個臉。餓死事小,丟臉事大啊!

正當紫薇在心裡比較喊救命和餓死哪樣比較不丟臉時,冷不防地,背後響起一道冷冰冰的聲音,把她嚇得跳起來。

「你還在這裡摸什麼摸?快去吃飯了。」

猛回頭,一張黑道頭子的臉赫然出現在眼前,她驚恐的吞了口口水。這個壞人是什麼時候潛進來的?

這是長腿叔叔的家,不能讓壞人闖進來!這讓她湧上一股勇氣,「你是誰?怎麼可以隨便私闖民宅?你再不走,我要……,咦?」努力思索,這張壞人臉她好像見過……

「你要怎樣?早跟你說過了,暴力不能解決任何事情,你小小年紀,怎麼這麼不聽話!」「壞人」交叉雙臂,開始教訓她。

「啊,你是新光三越那個……愛管閒事的路人甲!」她的臉羞赧的漲紅起來,急急的翻著書包,「拿去!」

他皺著濃密的眉毛,看著紫薇遞過來的手帕。

「你的手帕!我洗過了。」她沒好氣的嚷道:「你是變態啊?手帕還燙得有稜有角的,害我燙半天才燙好……拿去啦!我不欠人家東西的!」

「手帕都是管家燙的。」他接過來,眉毛皺得更緊了。「你沒燙準。」

紫薇跳起來,「哇靠,有燙還你就很好了,你還挑?」

「事情做得不完美,不如別做,連燙條手帕都不嚴謹,你還能做什麼?」他的口氣很兇惡,「還有,女孩子跟人家說什麼『哇靠』?太難聽了!一點淑女風範也沒有,這也要改過來!」

「哇哩勒——」

「你講不聽喔?這種口頭禪很難聽,有失教養,不准再這樣說了!」

紫薇跳到他面前,完全忘記害怕,用食指點著他的胸膛,「你是我的誰呀?你管我這麼多?你管得著嗎?」

「呃,紫薇……」不知從哪兒冒出來、在一旁看戲的子敬,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音,「你用食指戳的,就是你的監護人。」

此時,就算九道雷劈向腦袋,她也沒這麼昏……她那好心、為善不欲人知、默默支持她、照顧孤兒院的長腿叔叔……

居然是這個自以為是的混帳王八蛋?

「我不相信!」她嚷了起來,「長腿叔叔是個好心、善良、為人著想的大好人,才不是這個一臉壞人相的黑道頭子!他看起來就像是賣軍火的!」

子敬忍笑忍到快要內出血,只好藉幾聲咳嗽來紓解迫切的壓力,「咳,是真的,紫薇……他就是陸先生。」

若不是務觀臉色鐵青,他真的會狂笑出來。

「你這種不切實際的胡思亂想也得改一改!」務觀對她吼了起來。

賣軍火!他堂堂一個企業集團總裁,居然說他看起來像是賣軍火的!

張著嘴,紫薇呆了好一會兒,皺著可愛的小臉,「我要回孤兒院……子敬哥哥,他會把我賣掉……他好恐怖……」

很好,現在他又變成人肉販子了。

「像你這種鬼個性,賣不了三文錢!」務觀的理智終於斷線,「現在立刻給我去吃早飯!晚上我再來好好的管教你!還有,我是你的監護人……」他勉強找回自己的理性,「你再怎麼不願意,也得乖乖待在這裡。」

「我不要!」她對務觀怒目而視。

這個小鬼,空有甜美的外表,卻這麼不聽話!

「不要是吧?」他恢復冷靜。再怎麼讓人爆血管的合作對象,他都能輕鬆擺子,沒理由應付不了這樣的小女孩。「那你可以回孤兒院。」

紫薇一臉懷疑的望著眼前的「壞人」。

【Google★廣告贊助】



「你一回去,我就切斷對孤兒院的一切經援。」瞥了眼她不敢置信的小臉,「對,別懷疑,一切的援助都會切斷。若是你選擇留下來,只要不服從我的管教,我就依你的表現扣點,若是扣個精光,那個月孤兒院就得不到我的捐款了。聽懂了嗎?」

他……他他他……他果然是個壞人!

「要去吃飯了嗎?范小姐?」很高興佔了上風,務觀露出勝利的微笑。

「……是。如果我找得到在哪兒吃的話。」她咬牙切齒的回答。

「子敬,麻煩你先帶她去吃飯。我梳洗之後再過去。」跨著穩定自信的腳步,他走回自己的房間。

但是,子敬卻必須深呼吸、緊握雙手,才不會因為紫薇在務觀背後的揮拳和做鬼臉而笑出聲音。

一旦笑出來,他暴躁的老闆今天脾氣可能會壞到家,那他可就不好過了。

「紫薇,來吧。」他摸摸鼻子,用力大咳幾聲,「我帶你去宴客廳……噗……」

未來的日子應該很有趣吧?他突然非常的期待。這天晚上,務觀刻意早點回家。他從沒當過哥哥或父親,不過,他是個用功的人。

當他決定把紫薇接回來以後,已經用功的啃了兩天的書,得到一個結論——

青少年需要關懷。

好吧,他就將應酬減少,好好的關懷她好了。反正他從來就不喜歡應酬,剛好可以藉機推掉那些無聊的吃吃喝喝的邀約。

但是,這不代表他討厭吃晚餐。若是為了工作耽誤晚餐,可以說是情有可原,可為了等一個姍姍來遲、連吃飯都遲到的小女孩,他卻覺得不能夠饒恕。

等滿頭大汗的紫薇終於闖進宴客廳,他的忍耐也瀕臨極限了。

「扣五點。」冷冷的,他拿起刀叉。

「什麼?」紫薇跳了起來,「那我到底有多少點可以扣?」

「一百點。扣多少就表示孤兒院的捐款扣幾個百分點。」如果這樣可以讓她順服些,他在所不惜。

「你不能這樣!」她嚷了起來,「又不是我的錯,我只是迷路而已啊!房子蓋這麼大幹嘛?我連找吃飯的地方都要找半天……」

務觀放下刀叉,冷冷的看著她,「我已經給你房子的平面圖了,而且,我相信上頭標示得很清楚。」

「你不知道什麼叫作路癡嗎?」她沉痛的指責,「你根本不瞭解路癡的痛苦,只會責怪我。人都有行和不行的啊!我就是搞不清楚方向啊……」

沉默了半響,務觀有些難以置信,「這就是你地理成績差到不可思議的緣故嗎?」

他每次接到成績單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樣樣表現優異的紫薇,地理成績總是七十幾分——跟其他滿分或接近滿分的科目比起來,顯得非常詭異。

「你一定要提地理嗎?」紫薇的表情很難看,「其實用背的我都沒問題啊,考什麼地圖嘛,我哪知道南京、北京在上面還是下面……」

務觀半天說不出話來,感覺頭開始痛了。數學、英文請家教,這很正常,可地理請家教會不會有點奇怪?

「你不能分辨東南西北,總可以分辨上下左右吧?」紫薇的沉默讓他心中升起一股不安。「哪邊是右邊?」

紫薇思考了一下,看看自己拿刀子的手,「這邊是右邊。」

連左右都還要思考……真是太好了。

「下次你還要想一下才回答,我扣你十點。」他氣極反笑,「我就不信糾正不過來。」

「喂,你歧視左右不分的人!」紫薇氣急敗壞,小臉皺得跟包子一樣。

「有兩件事要告訴你,第一,沒有什麼是不能矯正的。如果真的是病態,我可以找醫生幫你治療。」務觀氣定神閒的切著盤中的牛排。「第二,你不能叫我『喂』,至少要加個尊稱。」

「……陸叔叔嗎?」她覺得他根本就是比後母還壞的「後叔」!

「我還沒老到那個地步。」務觀皺眉,「我們是平輩,你叫我哥哥好了。」

「連怎麼稱呼你都要規定啊?你要不要規定我哪只腳先下床?乾脆寫個生活守則給我好了!你真是太過分了……」紫薇嚷了起來。

「吃飯時聲音這麼大,扣十點。」務觀不動聲色的叉了塊牛排送進嘴裡。

「你——」

「還想繼續扣嗎?」他一挑眉。

她忍氣吞聲的拿起刀叉,憤怒的對付那塊該死的牛排。

「你若停止凌遲那塊半排,像個淑女一樣好好的吃飯,我可以考慮取消剛剛的扣點。」他笑笑的望著紫薇,生氣時的她,還真是可愛。

有個妹妹似乎……也不錯。

「陸哥哥……」她從牙縫擠出聲音來,「真的嗎?」

「是啊。」逗她真是有趣。「有賞有罰,是我的原則。」

「真是太感謝了。」她咬牙切齒的道謝,實在不怎麼誠懇。

悄悄旁觀著這一幕的子敬一直沒有說話,只是暗笑在心裡。他這個冷硬得跟花崗岩一樣的老闆兼好友,居然會逗女孩子。

這真是大發現唷。

而且他敢發誓,他那剛正不阿的老闆,眼中有著促狹的笑意。

果然,紫薇來到這裡後,生活的確有趣多了。

【Google★廣告贊助】









Facebook 留言
Facebook 留言載入中...
用LINE傳送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