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六章(一)

第六章

半妖們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知道師尊很厲害,但沒想到會厲害到這種地步。

只見一輛破腳踏車載著一對少年少女,勢如破竹的攻入數百人中,縱橫如入無人之境,不時還有慘叫的修煉者飛了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瀲灩和鄭劾這回都動了真氣,窩囊太久,一發洩出來不可小覷。渾沌派門人雖都學了些武藝,不過是用法力代替內力欺負小妖怪罷了,哪比得上這對宗師級高手根基紮實?

若不是他們倆謹守道法,避免傷害人命,這些採補道死個三百次還不夠找。即使不殺人,渾沌派門人倒是結結實實的挨了一頓皮肉之苦。

瀲灩不輕易動怒,但讓她火起來,連鄭劾都感覺到她的濃郁殺氣。她將一根長槍舞成銀蛇,挑打揮劈,腳踏車衝到哪,就倒下一大片抱著腦袋的倒楣修煉者。鄭劾的腰刀也不是吃素的,他專戳大腿,深黯戰鬥之道的他明白,面對群毆就是讓敵人動彈不得。既然不想殺人,那就得讓他們走都走不動。

「你也戳下面點,砍小腿不就好了?」瀲灩一面酣戰,一面勸著,「一時失手,害人家絕子絕孫,那多傷害天和。」

「大腿肉多,好得快…哎唷,對不住,沒傷到你子孫袋吧?我跟瀲灩講話,沒留神,抱歉抱歉…」

他們倆真要打趣起人,真是會將人活活氣死。這批渾沌門人被揍得火冒三丈,叫苦不迭,更被他們打趣嘲諷的話氣得幾乎走火。

打足了一個鐘頭,一騎雙少年(一腳踏車雙少年…)就打得全渾沌派的人沒一個站著的,個個鼻青臉腫,衣破鞋歪,有人摀著腦袋,有人摀著褲襠,只敢哼哼,沒一個敢罵出聲音。

他們打過癮了,笑咪咪的倚馬而待(呃,倚腳踏車而待)。陣法的效力快過去了,瀲灩有些遺憾的搖搖頭。這地方的靈氣太弱,若在他們家鄉,這陣法運轉個十天半個月也沒問題,這兒頂多可以維持一個小時左右。

「宋先生,是我們贏了吧?」她滿有禮貌的問,「以後不要來騷擾我的徒兒們了。你們若要我們倆…還是請自己追來吧。」

「也要他們追得到。」鄭劾冷笑一聲,拍拍腳踏車,「風火輪,我們走了。」

腳踏車真的自己跑了起來,真符合了它另一個名字「自行車」。

宋臣風大急,但也無可奈何。他感覺到陣法弱了,法力又可運用自如。無奈被揍得這麼慘,得花點時間恢復。這兩個小魔頭跑了,他要哪裡追人去?

沒想到他們兩個又回來,他又喜又驚,趕緊抱住頭。

那副蠢樣把瀲灩鄭劾逗笑了,鄭劾擦擦笑出來的眼淚,「老傢伙,你真逗得緊…聽說宋家的人都英明神武,還出了個救世主,怎麼會有你這種廢物?」

這戳到他的痛處,立刻臉色大變。

當初他羨慕堂叔成為禁咒師,一心學道,但堂姑明琦卻拒絕他。「小風,修道是修心,連我都不敢修。你爭強好勝,不顧一切,不是學道的材料。」

他轉求其他長輩,長輩都用類似的理由拒絕他。他這才大怒離家出走,機緣巧合的成了清泠子的徒弟。但他努力修煉,到現在只能長生,卻不能不老。而沒什麼修煉的堂叔卻因為得了個應龍寶珠,就能不老不死,讓他更因嫉妒而忿恨。

但他修煉這麼久,卻連眼前這對小鬼都打不過。

鄭劾根本不在意他怨毒的眼光,「老傢伙,別裝死了。陣法已經停了,你們也該趕得上吧?只是這幾個靈玉符不能便宜你們…」

他祭起一個手訣,靈玉符破土而出,飛到他手底,一點灰塵也沒沾上。「快唷,慢吞吞可追不上我的風火輪啦!御飛劍還輸我的腳踏車…傳出去難聽哪!」

那輛腳踏車不甘示弱的人立,只差一聲馬嘶。鄭劾大笑著載著瀲灩,笑聲充滿了輕蔑。

「鄭大監院,你把你的腳踏車弄成精了。」瀲灩輕嘆,「你讓這麼大的門派面子怎麼過得去呢?」

宋臣風氣得差點炸了頭蓋骨,一躍而起,不顧傷勢的喚出飛劍就追,鼻青臉腫的渾沌派門人也不敢躺著裝死,深怕將來清泠子出關無法交代,歪歪斜斜的駕著劍光,就追了過來。

他們倆倒不是完全存心刻薄,只是這些人都修煉有段時間,真讓他們傷勢痊癒,換這兩個一代宗師死定了。唯有激怒他們,讓他們抓狂追來,無暇養傷才是上策。

反正腳踏車所需動能很低,這兩個靈訣起碼可以運轉個一年半載,不用加油。他們也就不緊不慢的引開渾沌派的追兵。而且這些人都帶著傷,御劍飛行一小時有十公里就很了不起了。他們還可以停下來休息吃個飯上個洗手間,才看到大群劍光慢騰騰的飛過來。

「清泠子很不會教徒弟。」瀲灩感慨,「教出這樣的徒弟未免丟臉。」

鄭劾深深認同,「給我個十年,阿衍那娃兒都可以打得這些笨蛋滿地找牙。」

他們不約而同的搖頭,好整以暇的驅使腳踏車往前而去。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