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七章(完)

以撒臉色微變,顧不得冒不冒犯,上前要擒拿這兩個純血少年少女。

他們已經耐心等待五年,但梵諦岡派出來的修士卻無法說服這對孩子。在邪教紛行的歿世,唯有得到純血彌賽亞,才能重振教廷的神威。既然禁咒師拒絕成為救世主,這兩個純血孩子經過教育,還是可以的。

絕對不能讓這對彌賽亞繼續被邪魔污染!

【Google★廣告贊助】

就是這股強烈的使命感,讓他們違抗梵諦岡懷柔的命令,逕自前來「迎接」這對彌賽亞,甚至不惜在紅十字會動用六芒星煉金陣。

原本想神不知鬼不覺將他們接走,卻沒想到被那邪門腳踏車撞破一角,陣法異樣的波動引起紅十字會的注意,更驚動了梵諦岡的修士們。甚至還讓彌賽亞送出了傳信火鳥,實在太糟糕了。

第一批趕來的是梵諦岡的遊說修士。他們雖然也想得到彌賽亞,但梵諦岡不願意和紅十字會撕破臉,也不想招惹上邪。看到黑薔薇騎士團圍困住兩個彌賽亞,修士發怒的喊,「以撒,你想造反?!」

「姑息邪魔污染彌賽亞,才是造神的反。」以撒冷冷的說,眼中湧出殺意,「兄弟們,為了神的威名而行!」

這群黑衣劍士發出整齊而充滿煞氣的呼喊,非常有組織的分頭進行。一批死士殿後,以撒一把抓住瀲灩的手臂,瀲灩對他發了三只袖箭,他讓也不讓,胸口和手臂的箭微微顫動,不斷的出血。他無視自己的傷害,緊緊抓住瀲灩。

「我會殺了你的。」瀲灩的聲音顫抖。

「死在彌賽亞手下,是我的榮幸。」他悶哼一聲,鄭劾的刀插進他的腰測,以撒卻連刀帶人一把攬住。「我死了,還有我無數的兄弟,願意為尊貴的彌賽亞效命。」

鄭劾和瀲灩,受了根深蒂固的修道概念,向來避免傷害任何生命。這樣悍不畏死的敵人,比喊打喊殺的可怕多了。他們都沒辦法下重手,就這樣被擒了。

「…我們不是什麼彌賽亞。」瀲灩試圖講理。

「你們會是的。」以撒的眼神冷漠,卻燃燒著狂信的火苗。「好好教育,就會成為淨化世界的救世主。」

這種狂信,連鄭劾都為之膽寒。瀲灩心頭發冷,只覺得大難臨頭。

挾著他們倆,黑薔薇騎士團殺出重圍,直奔預先埋伏在樓頂的直升機。

(第一部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