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第二章(一)

第二章

火雲石的特質有些奇怪,只燃木頭。燃完了整棵大樹,就靜靜的躺一邊,只是顏色豔紅許多。鄭劾本來還要徒手去拿,被瀲灩喝住了,才悻悻的取了個琉璃瓶,用布裹著手,飛快的扔進去。

他們腳步有些蹣跚的走向樣式奇怪的村子,一路上都在鬥嘴,直到走入村子才戒備的閉上嘴。整個村子靜悄悄的,一股強烈的屍臭蔓延。

【Google★廣告贊助】

鄭劾握著樹皮符打頭陣,要瀲灩跟在後面。不管是怎樣不對盤,他還是監院脾氣,會護衛著身邊人,瀲灩也沒跟他爭,畢竟現在她的法力真的是一滴都沒有,要強只會讓大家都陷入險境而已。

這個不大的山村,只有被吃殘的屍骨,什麼人也沒有。

事實上,這個山村在兩個月前還是有人住的。這些山農世代都住在這兒,靠竹筍和山產度日,連大災變都沒牽連到他們,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災變後到現在已經六十年了。像這樣的小山村遺世獨居,遍佈在這片山林裡還有不少。

他們有自己的自來水系統,也有電力。筋疲力盡的政府管不到他們,他們也不用人管。但一個遊蕩的殭屍卻毀了整個村子,若不是鄭劾和瀲灩誤打誤撞闖了進來,將殭屍炸了個乾淨,恐怕這些無處覓食的殭屍會毀了附近的所有山村。

他們好奇的走入某個比較完整的民宅,忙了半天,他們有些渴了。可以聞得到水味,卻對著水龍頭發愣。

「哦,」鄭劾收起樹皮符,「這個我知道,他們都是走理性機械派的嘛。」他大剌剌的對著水龍頭說,「水。」

當然,水龍頭不會理他的。

他有些惱羞成怒,喊了幾十種語言的「水」,瀲灩睇了他一眼,研究了一下,旋開水龍頭,清澈的水嘩啦而出。

「…這邊的科技水準趕不上歐姆。」瀲灩隨便找了個碗洗了洗,掬起水就喝了,「而且就算趕得上,你確定這裡的科技產品聽得懂我們說什麼?」

鄭劾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理性派的法寶都腦殘!要不是他們那麼腦殘,怎麼會把歐姆搞炸了?!」

「真是這樣嗎?」瀲灩也揚高聲音,「凡人要搞機械科技就去搞,修道者跟人家爭什麼?不就是兩派相爭爭到把歐姆搞炸了?無聊!」

他們又吵了起來,這次真的動了肝火。歐姆是他們的家鄉,他們兩個剛好在外星閉關修煉,結果一出關,家鄉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沒了。雖然修道者性情淡泊,但家鄉驟毀的衝擊還是非常大的,不少在外星的歐姆修道者因此走火入魔,因此致病的不知幾凡。

心裡懷著這種舊痛,修為消散更難以忍耐,在這個類似家鄉的地方變本加厲,這兩個見解完全不同的人當然大吵特吵,吵到兩個嗓子都啞了才忿忿喝水。

「…臭死人了。」靜了一會兒,鄭劾抱怨。

「抱怨誰不會?」瀲灩冷冷的說,站起來找可以挖土的工具,她找到一把鏟子,雖然從來沒用過,但她旁學甚多,稍一思索就明白了。

看她開始收埋屍骨,鄭劾控著臉,卻也主動挖坑搬運,兩個人埋頭工作,好一會兒都沒講話。

等收埋完畢,空氣中的屍臭味也淡了許多。兩個人又髒又累,渾身大汗。

「吵贏了歐姆也不會回復。」鄭劾打破沈寂。

「沒什麼好吵的。」瀲灩也恢復冷靜,「眼前的問題先解決再說。」

他們找到浴室,心頭稍微寬了些。雖然有些奇怪,既然知道水龍頭怎麼用,那個馬桶也就不怎麼奇怪了。歐姆之前也有類似的衛浴設備,還有發達的地下污水系統。

吵歸吵,鄭劾還是很大氣的讓瀲灩先洗。他比瀲灩還大一兩千歲,有著根深蒂固的女弱觀念。對女人他是比較瞧不起,但女人正因為是弱者,所以要跟兒童一樣寶貝愛護。就算對方是八大高手之一、鵟門開派宗師,甚至是個可惡的妖女,也不會例外。

他一洗完,立刻換掉身上過大的衣服。他的歲月倒退,衣服可沒跟著倒退,雖然這些露出膀子的上衣、怪模怪樣硬邦邦的褲子讓他皺緊眉,他還是勉為其難的換上。

結果瀲灩不知道去哪兒開啟了個法寶,那個法寶是方形的,裡頭有些人物在行走說話,看起來是顯像。

「…這是『探真』還是『傳影』?」他大喜過望,「妳怎麼藏著法寶沒告訴我?!」

「都不是。」瀲灩沒好氣,「這是這兒的法寶,剛我試了半天才開啟。你不會察看我修為?我是可以開什麼笨法寶?」

鄭劾頹喪下來,默不吭聲的坐在瀲灩身邊。看了一會兒,他不耐煩了。裡頭的人不是在吵架就是在哭,不然就是互相甩巴掌或接吻。不但穿的衣服難看又怪異,而且一個字也聽不懂。

但瀲灩卻很認真的看著。這個時候,他們都還不知道這是電視機。

「這有什麼好看的?」鄭劾抱怨。

「這看起來是以前流行過的說話劇。」瀲灩想了想,「我還沒修道前,流行過一陣子。既不唱歌也不跳舞,就演一些說話本子。」

「那又怎麼樣?」他開始坐立難安。這些凡人的七情六慾在他眼中非常無聊。如果演法術評比鬥法寶他就喜歡了,偏偏他們看得剛好是八點檔。

「你會說這裡的話?看得懂這裡的文字?」瀲灩橫眼看他,「這種戲劇萬變不離其宗,就是愛來愛去,正是學習語言和文字的好機會,你不趁現在…」

「夠了夠了,知道了!」鄭劾一聽到要學這種無聊就頭疼。

瀲灩嘆口氣,專注的聽,並且將字幕一個字一個字對起來,全神貫注的。等沒字幕了,她伸伸懶腰,一回頭…

鄭劾這混帳東西又入定了!

「…你到底是怎麼修的道啊?」她整個頭都痛起來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