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 補遺 古聖神之一 艾爾(二)

卑賤的侍女?或許是吧。

「她叫花兒。」自言自語的,艾爾對著虛空說。

趴在膝上的侍女還有一點餘溫。他停住了花兒的時間,或許是想保留一點點體溫。

【Google★廣告贊助】

憐惜的拂開她臉上的黑髮,酒紅色的眼睛沒有絲毫生氣。她的魂魄早就不在了,只剩下這個軀殼,這具屍體。

花兒。

原本應該是弋游的失敗品,誰也不要的畸形兒,我的花兒。

***

花兒是第一批失敗的弋游之一,但聖神沒有人想要她。

和其他保留弋游形態的侍女不同,她的形體更接近聖神或創世者,擁有兩條腿,卻軟弱的站不起來,只能在地上爬,沒有靈智,不會說話。

創世之父和母親激烈爭執,第一個想毀滅的,就是這個畸形兒。

「當我的侍女好了。」艾爾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說,「我帶走她好了。」

他把花兒抱回來。直到今日,他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會這麼作。她一點用都沒有…最少剛抱回來的時候沒有任何用處。

但艾爾一直討厭血。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吧。他憎恨血、傷害,哀號。也可能是花兒的形態和他這樣接近,幾乎沒什麼兩樣,他不想看著她噴出血,成為屍體。

於是,他在大氣凝聚的光輝殿堂養著花兒,在還不知道人類為何物的時代,驚喜的看著她學會站、學會走,學會說話,一天比一天聰明,會撒嬌的抱著他的脖子,睡在他的膝上,長長的黑髮披在甜美的睡顏。

他的花兒,他的驕傲,他快樂的泉源。

有些時候,他望著生氣蓬勃的花兒,會勾起一些稀薄得幾乎等於沒有的記憶。柔軟、溫暖,但應該不記得才對。

聖神之一的深淵警告過他,不要去回憶那些,只是徒增痛苦。

「深淵,妳應該還記得吧?」只有一次,他問過。

深淵的臉孔掠過深刻的痛苦,卻只有一瞬間,馬上變成兇猛的冷漠。「閉嘴!煉化後就沒有過去!」

他沒有繼續追問。說不定是他沒有什麼不滿。即使創世者命令他交出大氣的管轄權,轉讓給年輕稚嫩的神族,他也不以為意。

只是能使用,又怎麼樣呢?大氣還是他的眷族,花兒還在他身邊。

即使創世之母離去,創世之父日漸瘋狂,他依舊默默的監管這個世界,盡他的誓約、他的責任。

他是掌管大氣的聖神艾爾,每口生氣都與他息息相關。他接受的指令就是讓這世界的生靈都能夠自由的呼吸,不分貴賤、種族,匱乏或富裕。

即使花兒剩下一具沒有魂魄的屍體回來,他還是在盡他的誓約、他的責任。

***

那天,真的很平常。

花兒率領一群僕從,前去創世者的居處納貢。千萬年來,都是如此,沒有什麼不同。

別人都說,艾爾的僕從和神媒最優秀,他的能力也最強大。但他自己並沒有什麼感覺。他如常的囑咐,還扶正花兒耳際美麗的芙蓉。

「早點回來。」他說。

但他的僕從再也沒有回來,花兒也沒有。

這是從來沒有的事情。

他第一回主動前去尋找創世者,但卻被拒在門外。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在門外徘徊,一天又一天,一個月又一個月。

可能是創世者不耐了,他傳話出來,說僕從都染病死了,叫他死心回去。

但花兒呢?他湧起從來沒有的驚恐。花兒呢?如果死了也請發回她的屍身給我!

誰也不理他,就讓他在門外呆呆站立。

他美麗的臉孔滑下一滴如血的初淚,感動了隨侍的哀。她偷偷地,將沒有魂魄的花兒塞到他懷裡,要他快走。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