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III 第七章(三)

尖叫歸尖叫,鄭劾還是飛快的佈下符陣,瀲灩拔出了劍,在被包圍的態勢下準備對抗。

這兩隻特大老鼠居然將尖刺飛了出去,佈下簡陋的禁錮陣。

這下真的讓他們倆啼笑皆非了。特大號的老鼠在布陣…雖然程度頂多只有村巫的程度,但也夠詭異。

【Google★廣告贊助】

「講講理好嗎?」鄭劾大叫,「是你家小朋友先動手的…」

特大老鼠回答他的,是一記銳爪外帶機關槍似的尖刺。瀲灩飛快的擋掉那些尖刺,並且架住銳爪,另一隻卻趁隙抓向鄭劾,他一甩符鏈擋了開來,被他們制住的大老鼠趁隙溜走,躲在特大老鼠後面張牙舞爪。

「喂,我們不想無端殺生,別太過分喔。」鄭劾沈下臉。

但特大老鼠不但沒退,反而左右開弓夾擊瀲灩,雖然她巧妙的躲過去,但手臂上冒出血花。

「就說不要太過分了!」鄭劾暴怒,用妖咒開道,然後使了雷訣。

巨大的雷電從天而降,將一隻特大老鼠打得幾乎沈入地下。另一隻特大老鼠撲上來,應該是幼兒的大老鼠發出求救似的尖叫。

看起來這種大老鼠是群居性的,瞬間他們被數不清的老鼠包圍了。

「…看起來,只能逃了。」瀲灩額上滴下一滴汗。

「…他們會布陣,逃得了嗎?」鄭劾咬牙切齒,「想辦法殺出去好了。瀲灩,妳先把慈悲心打包擺在一旁吧。要大開殺戒了…」

正在一觸即發的當口,突然聽到憤怒雄壯的狼嚎。一聲接著一聲,遠遠近近,像是引起月亮的共鳴,越來越渾厚、威武,甚至震撼了大地上所有生物。

濃厚的烏雲遮蔽了月與星,黑暗中,出現點點火紅的光,一雙雙燦亮的眼睛、獵食者的眼睛。

這麼兇狠的大老鼠居然顫抖、畏縮,豎直了毛,發出恐懼又憤怒的尖叫。

當雲破月開時,站在高處的「人」纖毫畢露,狼科而人面的臉孔凝著猙獰和嚴肅,仰頭狼呼,化身成巨狼,從高崗撲下來,矯健而優美的展開殺戮。

大老鼠群如來時般突然的撤退,僅留了五六具巨大的屍體。瀲灩和鄭劾呆呆的坐在被電死那隻旁邊。

這些虎背熊腰,幾乎有兩人高的人狼圍著他們,交頭接耳。聽他們的氣勢宛如千軍萬馬,事實上不過是十來個人狼而已。

「名逢!漆零!」一個看起來個子稍微小一點的人狼指著他們大叫,撲上來拼命嗅著,露出失望卻懷念的神情。

他的叫聲轟動了人狼,他們親熱的圍上來,唧嚕咕嚕的說著聽不懂的話,拍著他們的肩膀和擁抱,瀲灩試了所有她懂的語言,結果真是令人沮喪。最後她連範因通用語都混進去講了,反正誰也聽不懂。

一個狼女大聲喝住吵雜,友善的對瀲灩笑笑,「漆零,苟塔唷?名逢,苟塔哪唷?」

瀲灩和鄭劾相視發呆。她心念急轉,指著自己,「漆零?苟塔唷?」又指著鄭劾,「名逢?苟塔那唷?」

狼女非常興奮的點頭。

她瞥見人狼的武器上面有個精美的圖騰。雖然筆觸簡單,但呈現出強烈的力與美。那是額上有角的女子側面。

前任禁咒師,麒麟。

「麒麟,苟塔唷。」她指著自己,又指指鄭劾,「明峰,苟塔那唷。」

她沒想到才十幾個人狼,可以發出這樣大的聲音。他們幾乎是一致的抬頭狼嚎,洪亮充滿感情的,像是對月亮呈上他們無比的喜悅。

莫名的,害他們這兩個落難宗師紅了眼睛。

結果到最後,鄭劾反而跟他們溝通得最好。人狼好奇的對那隻被雷打死的大老鼠指指點點,鄭劾比手劃腳,連說帶演的說明他怎麼打死那頭大老鼠的,表情非常生動。

看人狼時而驚呼時而歡笑的表情,應該是非常懂了。

但瀲灩不知道為啥,覺得有幾分去不掉的丟臉。

他們倆不知道的是,他們正在當年禁咒師師徒遇到人狼族的地方,又巧遇了這支古老的妖族。更不知道過去宛如荒漠的大地在力流混亂之後,反而去了那層可怕的咀咒。

他們就這麼一無所知的,循著禁咒師們當年的腳步,走入了人狼聚居之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