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三章(五)

皇儲帶著這對純血少年要上哪去?李嘉不解。連皇儲的貓臉女官都矇他,搞什麼鬼?

「殿下!」他縱聲,「至尊有令,要我接…」他話還沒說完,狂風如利刃分為數股,朝他絞擰而來。

他大吃一驚,以劍化解,發現居然是虛招,更摸不著頭腦。「沐恩!」他有些生氣,「什麼時候了,別玩了!」

不喊還好,越喊他跑得越快。

這些孩子到底在搞什麼鬼?

【Google★廣告贊助】

他急催劍雲追趕,幾乎要追上時,沐恩居然動用真身,飛馳越急,瀲灩居然彎起光弓朝他威嚇的射了三箭。

…真是反了!連魔王的令都不聽,長輩的尊嚴都不顧!

李嘉動了肝火,拼命追趕。好不容易追上,卻發現他們讓人堵住,看服飾似乎是猊國的士兵。

消息一定走漏了,但沒想到猊國動作這麼迅速。李嘉皺緊眉,加入戰局,先打發了這票雜魚。一旦解困,這三個孩子又沒命似的狂逃。

「沐恩!瀲灩!鄭劾!」他大吼,「你們搞什麼鬼?現在外面危險得很!魔王有令…」鄭劾一記符鏈飛了過來,又打斷他要說的話。

真真氣死人!

一逃一追的,李嘉越來越覺得不對勁。這個方向…是鄭劾他們來這魔界的傳送陣。

「沐恩!」他狂吼,「魔王沒准他們走!」

沐恩像是沒聽到似的,一傢伙縱狂風進陣,卻覺內在虛浮,倒栽蔥的跌了下來。他雖然聰明智慧,實力驚人,畢竟還是個未滿百歲的小孩子。這樣長途急速飛行非常耗體力,他又冒險恢復真身增速,到了這裡,已經力竭。

瀲灩和鄭劾一左一右的抓著他,接力想飛進陣內。但他們僅僅恢復一兩百年的功力,想跟李嘉那種魔王重臣比,真是螞蟻對巨象,立刻被追上…

他們心意相通,立刻緊急降落,讓李嘉抓了個空。

正想再逃,結果眼前冒出一個斯文含笑的男子,讓他們倆的腿有些發軟。

讓周朔整了十來年,很難不產生強烈的恐懼感。

「不講一聲就逃學,嘖嘖。」周朔搖頭,遞出一張紙,「你們家的鐵皮人寫信來了,不看看?」

「周先生,」沐恩哀求,「讓他們走吧。」

「好啊。」周朔像是談天氣一樣淡然,「李嘉,你家小王子都說了,讓他們走吧。」

李嘉氣得發抖,「…孩子,你還不是我的王。魔王有令…」

沐恩的反應讓他瞠目。這孩子一直都成熟穩重,讓他心疼。這會兒卻把耳朵捂起來,非常耍賴。

「這就是你選的路,是吧,小王子?」周朔輕笑,他把信丟給瀲灩,擋住李嘉,「早想跟你比劃比劃了,你家魔王寶貝得什麼似的,死都不肯。來來來,咱們切磋切磋。」

「周先生!」李嘉沈不住氣,「魔王要我帶他們倆回去!他們唯有在王的庇護下才是安全的,王的承諾永遠不會改!」

「那是因為,魔王還沒知道全部的真相。」周朔嘆息,「她不肯對我說話,卻願對這這兩個孩子說話,這大約就是緣份吧…」

他出手邀招,瀟灑自如,還有餘裕對身後的瀲灩和鄭劾說,「好啦,讓你們提早結業了。別說魔王不放心,我也不安心。但情勢如此,能怎麼樣呢?走吧…這就走吧。」

鄭劾扶著瀲灩,半拖半扶的將她拖到陣內。他隱約的知道,自己有種才能,可以將傷痛緊緊壓抑,直到日後才爆發,所以他此時比瀲灩冷靜多了。

抓著水漏的瀲灩卻遲遲無法啟動,直到她一滴淚落入水漏中,引起漣漪和渾沌。

不斷的別離,傷痛不斷累積。他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承受多久,和可以承受到什麼時候。

***

鼻青臉腫的李嘉,怒氣沖沖的抓著沈默的沐恩,後面跟著輕鬆的周朔,回去跟魔王覆命。

魔王交疊雙手看著沐恩,「皇儲,你有什麼話想說?」

沐恩僵了一下,深深吸口氣,將仿器和大地之母死亡的前因後果告訴了魔王。

魔王面無表情的注視他,任是什麼鐵膽男兒都會膽寒戰慄。「身為皇儲,你應該把他們和仿器一起帶到我面前來,而不是縱放他們逃走。」

「我願領罰。」沐恩倔強的低下頭。

「領罰?你賠得起嗎?」他怒喝,「有了真正的神器複製品,不但可以保證荼毒絕不再發,說不定還可以發現遏阻無蟲的方法。而這樣的東西會引起多少貪婪,你想過沒有?這兩個小鬼憑什麼可以保住這樣的寶貝?萬一他們保不住呢?萬一他們早早的死了呢?」

「那就是世界的命運!」沐恩頭回頂撞自己的父親,「仿器選擇了他們而不是其他人!我不可能看到我最好的朋友落得終身監禁、失去自由的下場!」

魔王不怒反笑,「很大膽的陳述啊,皇儲。事以至此,再談無益。但死罪雖可免,活罪難逃。李嘉,先送他去宮獄吃幾天牢飯!」

李嘉恨恨的看了周朔兩眼,還是親自把沐恩押去宮獄了。

「…死人頭子,你攪和什麼?」魔王無奈的說。

「小王子下令,我只是聽令而已。」周朔攤手,「你也知道我試圖進入大地神殿多回,無不大敗而逃。」

「嘖,推卸責任。」魔王發牢騷。

「別人不知道,你也好意思瞞我哩。」周朔淡淡的說,「皇儲縱放他們,最高興的是你吧?你終於可以狂歡的、毫無後顧之憂的燃起戰爭的狼煙了。」

「討人厭的死人頭子。」魔王輕笑,「跟麒麟差不多討人厭。」

終究皇儲還是遭受了很屈辱的懲罰,讓他終生難忘。

魔王在百官之前,宣佈了皇儲縱放純血少年少女的罪狀…然後把他按在膝蓋上,打了一百個屁股。

看呆兼忍笑到內傷的百官,卻也沒人提出懲罰太輕的議論。

因為更重要的消息奪去了他們的注意。

如魔王所料,聖后所求未遂,在各地發動了零星的攻擊。引起的恐慌比傷亡還劇烈,猊國按兵不動,饕國誓死效忠,其他三國齊反,連由皇儲拱上王座的殤王都不例外。

魔王軍像是一股狂烈的怒火,用最快的速度鎮壓了三國之亂,除了魔界至尊和皇儲御駕親征外,王子侍讀的建議被採納,帝國以優厚的條件,徵召了妖族參與戰爭,人狼族讓侍讀說動,第一個參軍。

但戰爭像是永無止盡。尚在平定內亂,聖后就發動突襲,直擊了帝都。駐守帝都的魔后和王子侍讀組織女人和平民奮勇抵抗,直到一直按兵不動的猊國發兵來援,猊國的將領卻不是猊王,而是久居內宮的猊王妃。

這場戰役綿延了數十年,魔族和妖族放下古老的種族仇恨,齊心協力的打到大河之西,聖后的宮殿之前。

第七代路西法如他所言,親自絞殺聖后於大軍之前,賜予她永恆的死亡,結束了和路西華皇室世代的糾葛。

在人間還未徹底終結無之禍時,魔界已經在路西華的旗幟之下,剿滅了無蟲的威脅。

在三界對抗無的歷史中,奏出第一響勝利的號角。


謝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長期訂閱連結,金額不限),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