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四章(六)

瀲灩和鄭劾幾乎是同時醒來,內視自己,不禁又驚又喜,但也摸不著頭緒。

不到幾個月,他們不但完全痊癒,還幾乎取回千年的修行,更奇妙的是,入定時他們倆也像是在一起,並且互相「複製」知識,所以鄭劾幾乎知曉了瀲灩雜學旁收的所有,瀲灩也了解了正統道門最系統精華的部份。

甚至他們的體悟和修煉,也互補似的堅實起來,將過往所有的疏忽和雜質都一一糾正。

泰逢指天誓地他什麼也沒做,頂多每天澆水的時候順便朝著他們澆水罷了。

【Google★廣告贊助】

「這、這是…」他傷透腦筋尋找適合的辭彙解釋,咕噥了半天的排鐘聲,「就你們道門講的『頓悟』嘛。你們不用什麼法術也可以心意相通,就、就…」他響了更久的排鐘聲,「對啦!合籍雙修。這大概就是你們說得事半功倍、非常開心的合籍雙修…」

「住口!」瀲灩吼,臉孔整個遍染霞暈。

「根本不是那回事,鬼扯!」鄭劾對他揮拳,臉孔漲紅到脖子和耳朵了。

「沒什麼事情你們做什麼一起發燒?」泰逢困惑的咬著食指,「啊,我知道了,這是害羞對不對?」

「閉嘴!」他們倆異口同聲的暴吼,氣勢萬鈞的。

泰逢委屈的蹲到一旁,在地上畫著圈圈,「幹嘛這麼兇?說實話也要被罵…人家好可憐…」

…他肯定是冒牌貨,不用懷疑了。

等到他們談到泰坦口中的「玩具」,鄭劾和瀲灩心底關於「冒牌貨」的假設,更加堅定。

他們這群泰坦在孤星這兒觀察這麼多年,只追查到精神孤星那邊的「半個玩具」,理性孤星這邊的,卻怎麼找都找不到。

「…那你操縱我們的『偶然』是因為…?」瀲灩有氣無力的問。

「就是希望你們找到那半個玩具嘛。」泰逢的眼睛清澈而無辜。「難得有心腸這麼好又很呆的範因人過來,你們是我的觀察對象,不歸孤星小隊管欸。只要讓你們好好的在理性孤星生活一段時間,你們就會去糾正錯誤啊。」

他笑得很燦爛,「我的眼光果然沒有錯哦。」

鄭劾握住自己的拳頭,勉強壓抑暴打他一頓的衝動。「…但半個玩具…我是說半個神器在哪?」

「我們不知道呀。」泰逢回答的很歡快,又托腮煩惱,「藏得這麼好,討厭死了。只知道運作得很不平衡,『衰亡』不斷的溢漏出來。本來『衰亡』不至於這麼快就有副作用,但是這邊的白魔…呃,天人,給了『衰亡』靈智,溢漏的衰亡就共有了這種靈智。後來人類還幫著進化,現在已經不能控制了…源頭不堵上,衰亡會越來越多…」

…這麼嚴重的事情,結果你們不知道神器在哪。你們在孤星這麼多年幹什麼吃的呀?!

「反正你們很呆又很好心,一定會去找的吧?」泰逢笑咪咪的。

鄭劾霍然站起來,額上的青筋不斷跳動。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突然狂奔過整個草原,一面跑還一面狂叫。

「…他怎麼了?」泰逢咬著食指,「他的身體沒有任何毛病了呀。」

…當然,只是心靈受創。

但瀲灩無力解釋,只是揮了揮手,掏出無名弋游那兒得來的仿器,仔細研究起來。

與其靠這些完全靠不住的泰坦,還不如靠自己比較實在。

她拿出幾千年來書呆的蠻勁,仔細而刻苦的研究起仿器內涵的幾千萬種符文陣。

越研究,她越驚異。以為會是高深到無法辨識的神靈符文,卻沒想到這個惹禍的天才也是同樣重視基礎的人。他用最簡單的入門符文來架構這個大到沒有邊境的龐大咒陣群,環環相扣,互為因果,這樣簡潔美麗而毫無錯誤。

而這只是神器關於防禦的一部份而已。

她博學旁收甚多,符籙更頗有心得。這個龐大咒陣群對她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和誘惑。如果能從斷裂的關連去推想原始的完整咒陣群,就很有可能可以復原神器的基礎,再從基礎來推算最有可能的置放地點。

泰坦畢竟不是全知全能的,許多修道法門的細微變化無法理解。他們曾經試圖推算,卻徒勞無功,畢竟諸異界雖然由他們所觸發而觀察,卻不曾在此生活學習過。

這方面,瀲灩說不定比誰都強。

在瀲灩不吃不喝,埋首研究的時候,鄭劾沒去打擾她,頂多送水送食。反常的,他沒有積極修煉,而是將以前馬虎帶過的武藝,結結實實的從頭複習。

他仔細琢磨過瀲灩「複製」給他的知識,大大的開拓了他的眼界。萬法歸宗,一千八百種道門皆可通向「道」的正果。窮究修道者漫長的一生也無法盡窺,但學習過的不應該輕廢。

這樣的複習反而讓他有更深的體悟,取回的道行有了真正堅實的基礎。

泰逢往往很著迷的在旁邊看,精彩的時候,常忘了手底有水瓢,激動的拍手,順便灌溉了鄭劾。

現在鄭劾比較習慣了,也能忍耐他的缺心眼。抹了抹臉,「…要不要來活動筋骨?」他還滿想找個對手的,但瀲灩埋首研究,眼前只有一個不靠譜的神明。

「我不會欸。」他眨了眨眼睛,「黃粱才是這方面的專家呀…但我不能去叫他來。」他滿臉的失落。

鄭劾搔了搔頭。瀲灩一頭栽進神器的研究,他和這個缺心眼的神明熟了起來。他還真沒辦法對他產生絲毫尊敬。只有容忍和溫柔的情緒…和常常要壓抑的,狠狠暴打他一頓的衝動。

他聽泰逢說過原範因觀察小組的成員,如數家珍。他們泰坦間的感情是很好的。現在原範因觀察小隊幾乎都調到理性孤星,他卻得躲躲藏藏,不能去見老朋友,心底一定很寂寞吧…?

「你是因為朋友的關係,所以才特別關注理性孤星嗎?」鄭劾好奇的問。泰逢對範因大文化圈星系的感情非常深,深到每個眾生都感受過他溫柔的注視。但他對理性孤星的關注,卻不像是想糾正錯誤而已。

這已經不是他的範圍了。

泰逢的笑模糊了起來,眼中有著點點淚光。「…因為我看到了一幅理性孤星的火車結構圖,還有一個奇異的亡靈相關報告。」

「啊?」鄭劾摸不著頭緒。


謝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長期訂閱連結,金額不限),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