瀲灩遊 IV 第六章(五)

被狐影抓進月宮裡,這是和無對峙的臨時指揮所,但曾被無蟲人入侵過,一片殘破不堪。

但這個天帝御駕親征的臨時宮殿,卻連修整都未曾修整,只是把瓦礫掃乾淨,擺上臨時趕製的桌椅,樸素得讓人難以相信,別說趕不上魔界至尊的派頭,連織菫的居處都比這兒氣派三分…說不定魔界尋常人家都華貴些。

圍著一張大圓桌,天帝和大臣吵成一團,居然有仙官敢跳起來質疑天帝的決策,連連拍桌子。若在魔界那兒,不知道腦袋掉幾回了。

【Google★廣告贊助】

「別管他們,讓他們吵去。」狐影連連揮手,「來來,用茶,吃點心!我以前在都城開咖啡廳呢,手藝可是很有信心的…」

瀲灩猛然想起,「狐影?你…你是…我們在幻影咖啡廳待過,是上邪照顧我們的…」

「啊?那白癡夥計還好吧?沒炸了我的咖啡廳?」狐影激動的問。

…啊呀,居然是上邪以前的老闆呢。鄭劾大驚,猶豫的看著手裡的茶,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老天,真是驚人的甘醇,上邪怎麼沒學到精髓,弄出那種殺人的咖啡…

打了半天,他著實又餓又渴,發現茶沒問題,就伸手拿起綠豆糕,大大咬了一口…一旁問東問西的花仙來不及阻止,只能瞠目看他啃下去。

穿腸鳩毒也不過如此而已。

他吐出來,已然不及,嚥了一點點下去。雖說已經完劫,初具仙體,居然擋不住這樣厲害的點心。掐著喉嚨,從食道到胃,一陣陣翻山倒海的絞痛。

花仙滿眼同情,「狐影的點心連神仙都殺得死了…」纖手一指,「洗手間在那兒。」

鄭劾衝了過去,發出驚天動地的嘔吐,壓過了天帝與眾臣的爭辯。

瀲灩鐵青著臉,將茶杯和點心都推遠一點。她早該知道幻影咖啡廳的老闆都非同凡響,即使已經完劫,也禁受不起這樣厲害的食物飲料。

「奇怪,怎麼會這樣?」狐影咬了一口綠豆糕,「沒問題呀,我吃就好好的。」

「別拿你那種異乎常人的體質跟我們這些柔弱的神仙比。」花仙沒好氣的翻白眼。

等鄭劾軟綿綿的爬回來以後,除了水以外,什麼都不敢碰了。這個時候,他才對天人有了敬畏心,極為慘痛的。

為了不讓狐影繼續勸食,瀲灩急忙轉了話題,細述幻影咖啡廳的點點滴滴和人間的經歷。狐影聽得津津有味,也吸引了天帝和仙官的注意。天帝原本就出身人間,上天為帝不到百年,他帶來的直屬軍隊稱為「叛軍」,也幾乎是駐守人間的神仙,還有少部份的眾生。他的天后更是化人出差錯的大妖飛頭蠻。

人間幾乎都是他們另一個故鄉,有客帶來故鄉的消息,不免都圍攏上來問長問短。

有人感嘆,有人悲泣。各界殘破至此,通道絕對開不了。只能日日夜夜看著水藍的月灑淚,抬頭就可見,卻永遠回不去。

但狐影越聽越驚,等瀲灩要回答來處時,丟了個眼色給天帝天后,「你們遠來是客,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還是先歇歇吧。君心大人、殷曼娘娘,你們也累了幾天,眼下無蟲大約會暫穩,都到我那兒養靜一下,喝個茶什麼的…」

天帝一縮脖子,「我可不想去你那兒吃任何東西…」

天后卻深深瞅了天帝一眼,「也好,我也覺得累了。星君,」她語氣轉溫和,「勞你看一下,若無蟲有什麼動靜,請到狐影大人那兒叫我們一聲。」

「娘娘請放心。」一個雪白鬍鬚的長者躬身,「且安心休息。」

「但我不想休息呀,更不想去狐影那兒…」天帝抗議。想來他也被狐影的點心嚇破膽了。

天后攙著他,似笑非笑的,「有福共享,自然有難也同當囉。」不由分說的拉了他走。

即使吐得軟綿綿的,鄭劾還是感嘆。「天帝」聽起來多威風,結果還不是怕老婆。

但瀲灩扯著他走,即使死都不想去,他還是氣餒的跟著。幸好瀲灩不是他老婆,不然傳出去還能聽麼?

但瀲灩…算他的誰呢?沒來由的一陣失落。若不是落難,他跟瀲灩根本不會走到一道兒。師門有別,修的道門南轅北轍,同在高手之列,但彼此不對盤得緊。雖說眼下如此親密,實在是身邊沒別人了。

若飛升成了神靈,還能如此般親密無嫌隙麼?就算想讓人譏笑怕懼她都沒機會了。

他兀自發愣,瀲灩橫了他一眼,「阿呆。」

鄭劾不禁羞得滿臉通紅。很神祕的,他們就有些心意相通,不用說出口就彼此了解。但讓她罵了一句,不知道為什麼,心就定了下來。

「嘖,妳就愛罵我。」他軟軟的抱怨了一句。

瀲灩別開頭,輕輕笑了一聲。這時候的她,真的非常可愛。

一進狐影廣大卻亂七八糟的房間,他就迫不亟待的問,「你們就是周朔講的,從諸異界來的兩個孩子吧?」

天帝大大的咦了一聲,鎮定淡漠的天后也深深的看向他們。

「…你認識周朔?」瀲灩也嚇到了。


謝打賞當我們的乾爹乾媽小額贊助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
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是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長期訂閱連結,金額不限),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