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十四)

雖說病癒,但星耀還是花了段時間調養才恢復原來的模樣。

即使如此,她還常常感到疲倦、麻木,這是大絕之後的後遺症,她明白。她第一次使用暗影箭雨之後,打從心底感到恐懼,從此就強迫自己封印不可使用,就算真的會死,她也不願意再來一次。

【Google★廣告贊助】

每施展一次,她身為人的部份就會削弱一點點,心底壞死的痲痹就會擴大一些些。熟悉卻森冷的黑暗,卻會更靠近。

我不要成為怪物。

雖然她身體狀況不好,日影也沒說什麼,但他刻意去接比較簡單輕鬆的任務。若是可以,他倒寧可休息的。但星耀不願意像個病人躺在床上,堅持一定要如往常般執行,所以他小心的挑選,盡量不讓星耀太累。

他為了星耀,改變很多。星耀不想要他喝酒,他就不喝。星耀不想他玩工程學,他就不玩。

最少表面上是這樣。

嗯,表面上。躺在床上的星耀有點想笑,不過只是聽著隔壁房門小心翼翼的打開,然後躡手躡足的走過她的房門前,盔甲倒是很大聲的匡啷啷直響。

她向來淺眠,一點點聲響就可以讓她驚醒,不過,日影不知道這點。她知道日影會趁她睡著的時候,偷偷跑去世界盡頭小酒館喝酒,跟黑市商人下訂單,鬧到天快亮了,又躡手躡足爬回旅館,又刷牙洗臉又洗澡的弄出很大的聲音,試圖刷去滿身酒味,擦亮盔甲,全副武裝又筋疲力盡的倒在床單上昏睡過去。

等他開始打鼾,星耀會無奈又有點寵溺的悄悄推開他的房門,雖然她絕對不會承認。

反正,酒館老闆絕對不會讓他賒帳,黑市商人只收現金,所以日影不會欠了一屁股債。若這些是他最大的快樂來源,那就這樣吧。

這世界的快樂已經太少,讓這笨蛋快樂一下又會怎麼樣?

清晨很冷,而她相信盔甲可以減傷,卻不能保暖。她拉出毯子,蓋在日影的身上,然後悄悄回房,拿出她的針線,就著微亮的天光,開始辛勤的練裁縫。

她很明白自己的個性,所有的軍備都不太會想跟人競爭。她對野心、力量,興趣非常小。當一個人擁有太多力量,困於黑暗宿命的時候,就會覺得力量沒有什麼了不起。

但她還是需要裝備。最少別人打量她的時候可以說,「哦,原來她是個高明的裁縫師。難怪成績這麼突出。」

細細密密,一針一線。她在裁製自己的衣服,以針線,以魔法,和更多的錢。等天大亮的時候,她已經縫好衣服,還剩了一些零碎的布。

驚覺自己晏起的日影,慌慌張張的爬起來敲她的房門,星耀正在縫一只包包。

他有些手足無措,「呃…我起得晚了。」

星耀瞥了他一眼,「我也剛起床不久。」

日影嚥了口口水,有點膽寒的。「…那個,那個…我身上的毯子,是、是妳蓋的嗎?」慘了,星耀該不會發現他跑去喝酒的事情吧?

「我剛起床,怎麼會知道?」星耀低頭咬斷線,「說不定是查萊泰幫你蓋被子。她老說你有個可愛的身體…對了,你的魔紋包早該換了,這個給你吧。」

她遞了只幽紋布包給他,「若你不介意,請你離開一下好嗎?我要梳洗更衣。」

漸漸的,日影發覺星耀默默容許他喝酒玩工程,他就越來越沒有禁忌,甚至興高采烈的拿玩具給她看。

「星耀,妳看!這是遙控器欸!可以遙控機器人喔!」這天,他們準備要到麥克那爾執行任務,日影很開心的拿出一個像是定時炸彈的小玩意兒。

星耀狐疑的閱讀上面的說明:「…這個設備並不穩定。可能會令目標受到定身效果…」

「很了不起吧?」

「…或是讓目標非常非常生氣。」她湧起非常不好的預感,你知道的,地精的玩意兒有個特色,就是可能把別人炸上天,或是把自己炸上天。

「總之,你不要把這個用在戰鬥中就好…喂!你在幹什麼?!」星耀想制止日影,但已經來不及了。

日影對著大機器人按下了遙控器。

大機器人並沒有被定身,而是突然變紅、變大,非常憤怒的奔過來,一傢伙打到日影半條血。

「日影,你這白癡!」很久沒有發怒的星耀怒吼,「快出去,快逃出去!」

等他們倉皇逃出的時候,其他三個隊友早就習慣日影的脫線表現,也知道後續會有啥發展,很樂的互相傳著爆米花和可樂。

「工程學…」日影尷尬的咳嗽一聲,「科學的進步總是要付出一點代價。」

星耀明顯不接受他的解釋。她瞬召出地獄犬,全身籠罩著黑暗的怒氣。

「說好不叫狗的!」日影摀著臉喊。

「我先宰了你!省得你愚蠢的死在更愚蠢的工程學上!不要跑!」

他們在麥克那爾門口追逐,穿著火箭靴極限版的日影賣力狂奔,後面跟著氣壞的術士和她的狗。

這比什麼電影都精彩多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