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光與闇的邂逅。(二十)

進入卡拉贊,她幾乎窒息。

陳舊而死亡的氣息撲面而來,最可怕的卻不是這個。

她認識每一個亡靈,每一個。

【Google★廣告贊助】

在殘酷的戰鬥中,她冰冷的發出手底的暗影箭,打在她認識的、曾經會笑會哭的熟人身上,雖然現在他們已經成了亡靈。

成為骸骨的幽靈馬身上叮叮噹噹,掛著各式各樣小小的飾品。她曾經餵牠們吃過燕麥和甜菜,有些小飾物還是她掛上的。

或者說,是透莉掛上的。

但牠們都死了,狂怒、暴躁,不知道為何徘徊在此。

頭痛欲裂,眼眶裡蓄滿淚水。她被透莉的記憶困擾、驚嚇,交錯而交纏。等看到午夜的時候,她深深的倒抽一口氣。

午夜。被改造成術士馬的午夜,依舊愛玩的午夜,喜歡吃方糖的午夜,大法師的馬。

「很像,對嗎?但只是很接近。」英俊的大法師心不在焉的看著午夜,「終究不是地獄戰馬啊…」

雖然是大法師的馬,但是獵人阿圖曼卻更像牠的主人。她知道的。

不只一次,她來餵午夜的時候,都看到阿圖曼脫掉上衣,用特製的鬃刷,刷洗著午夜。那樣的疼愛。

眼淚墜了下來,她沒辦法殺害午夜,沒辦法對阿圖曼動手。她才靠近馬廄,那匹可憐的馬會歡嘶,阿圖曼會對她揚起手臂,那個古銅色,活生生的獵人…

為什麼?為什麼他們都死了?成為遊蕩的亡靈?

一點溫暖濺在她臉上,她睜大充滿淚水的眼睛。日影被馬蹄踹破了臉,臉頰上鮮血淋漓,瞬間將她從幻境中拉出來。

我是誰?我不是透莉,那些記憶不是我的。我是星耀,我是日影的術士星耀。

她冷靜下來,完全沒有顧忌的施展之前她不斷壓抑的大法,現在的她,用不著顧忌了。

因為她不再恐懼。

當阿圖曼倒在她腳邊,隨著午夜一起消逝時,她傲然的挺直脊背。不再迷惑。

「只要我還活著。」她對日影說,「我就是你的術士。」

第一次,日影看到她真正的笑。

那是飽受折磨艱困,卻依舊充滿勇氣的笑容。是真正覺悟,轉身死戰的鬥士笑容。他見過無數女人的笑,卻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絕美,像是在他心頭重重的上了一記制裁。

到這個時候,原本曖昧模糊的心情,才真正清晰,他終於了解到星耀在他心目中的重量。

「我是妳的騎士。」他領頭走出去,又轉頭,「永遠都是妳的騎士。」

她堅強的笑因此滲入一絲苦澀。

「隊長,要走的路還很長。」

像是痛楚到極點就會失去痛感,當恐懼到了極致反而不再恐懼。

最初的驚慌過去,星耀反而能夠利用這種幻境的既視感。

身為一個天生的術士,師傅並沒有真正教會她太多東西。但她進入「已宰的羔羊」第一天,師傅嚴肅的告訴她,「如果妳屈膝於黑暗,那就跟那些軟弱的人沒有兩樣。」

這是術士師傅教給她最重要的東西。

冷靜和堅強,是她最好的武器。

或許,在她心底的透莉非常驚慌失措,不斷的問著,「怎麼會這樣?」

原本華美的城堡成了死城,死去的摩洛依舊帶領僕從等待永遠不會回來的主人;大法師製作的魔幻聖女和館長成了面無表情的殺人兵器…她從現在的殘酷中看到過往的美好,拼湊著名為「真實」的殘缺拼圖。

當摩洛即將嚥氣,館長即將報廢,他們輕聲而困惑的喊著,「透莉?」時,星耀的確痛了一下。

但就那一下。

她將這些聲音,推到心底最深處,冷著臉孔,跟著日影,一步又一步,直到圖書館。

艾蘭--大法師麥迪文的生父,以幻影的形態鎮守圖書館。一個發了瘋的幻影。

這個全天賦的法師,即使是幻影,也讓這十人小隊吃足了苦頭。最後艾蘭施展了全體變形術,讓他們成了無助的小羊,冷笑著坐下喝水,然後又瞬發全體大火球,在這同時,他喚出四隻水元素。

就在眾人感到絕望的時候,那四隻水元素居然同時被放逐到別的世界。

不僅僅是小隊成員震驚,連艾蘭都獃住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艾蘭大叫,「他不可能成功的!只會有全天賦的法師,不會有全天賦的術士!他失敗了,他不可能成功的!」

星耀在他眼前吸收了惡魔僕從的力量,痛苦震盪之後,又施展了暗影之怒。用技能否定他的否定。

最後艾蘭倒下。在他消散之前,大睜的眼睛裡寫滿了不可置信。

木然的站了很久。星耀彎腰,在他消逝的地方,撿起一本破舊的日記。

那是大法師麥迪文的日記。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