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二部(七)

喝了口朱師傅的茶,羅師傅也冷靜了下來。差點因為發怒把正事給耽誤了,這可不行。

「打個商量,」羅師傅鬼氣森森的冷笑,「我有個學生離開了『夏夜』,所以我那兒可以再收一個學生。如何?聽說你什麼都沒教劉非…那把劉非讓給我吧?」

你這變態的傢伙…想把小劉非怎麼樣啊?!孟殷臉上笑容沒變,卻把茶杯捏出裂痕。

【Google★廣告贊助】

「劉非還小著呢,先把基礎打好再說。等她通過大學學力測驗再教她也不遲呀。」他完全忘記劉非潛藏的暴力因子,只顧著七竅生煙。

「哼哼哼。」羅師傅滿臉鄙夷,「你還是跟以前一樣瞎。人都是有才能的,只是能不能觸發那個開關而已。你是真的看不出來,還是以為自己真是養蠱大師?『豢龍氏』的『孟殷』?」

總是滿臉笑嘻嘻,艷秀如女子的孟殷變色了。憤怒讓他的眼睛發出紅光,倒豎著爬蟲類似的瞳孔,閃閃宛如詭異的貓眼石。

「你到底想說什麼?」孟殷的聲音沁著霜冷。

「我說,你很瞎。你真以為你是學者?你只是仗著祖上的天賦,安著科學名字的巫師。劉非根本不需要跟從你,她是個天生的豢龍氏,和你仗著祖上天賦是完全不同的!她何止可以養蠱?她想要養天地萬物眾生都沒問題,根本不用學!」

孟殷的眼睛更紅了,豔麗的臉孔滿是殺氣。

「好了,別說了。」葉師傅膽戰心驚的出來打圓場,「羅,少說幾句…」

朱師傅掩著眼睛,頭一陣陣的發疼。所謂「豢龍氏」,乃是遠古為帝王養龍的世家,另有一稱為「龍官」。遠古靈獸還在人間的時候,豢龍氏負責侍奉、養育在人間的龍。龍為鱗蟲之長,蠱類多為蟲蛇,所以也服膺豢龍氏的養育和號令。

即使靈獸棄絕人間而去,豢龍氏的天賦還是一代一代傳下來,雖然因為戰亂流離、家道中落而人口凋零,傳到孟殷這代只剩下他一個血緣。但他的確是唯一的、貨真價實的豢龍氏。

雖然他本人痛恨這個高貴的身分。

但是羅特別喜歡拿這點刺激他,有回打架的時候,失去理智的孟殷差點殺了羅。

雖然害怕,她還是擠過去勸這兩個,但是好像誰也聽不進去…慘了,讓孟殷生氣起來,他們還有誰可以活呢…

孟殷眼中的紅光突然消失,瞳孔恢復了正常的尺寸。「你是羨慕呢,還是忌妒。」他笑笑的推了推眼鏡,「我不但是豢龍氏,還是劉非的師傅呢。好險喔,差點被你得逞。我若扁了你這個變態,大師傅說不定會把劉非交給你。那我不是害了小劉非?」

可惡…「你這娘炮就是要毀滅一個天才就對了?」羅師傅吼了起來,「她只有跟從我才會有出息!」

反正把臉撕破了,無謂的禮貌就可以不用ㄍㄧㄥ了。

「她在本部待了一年多,你不會不知道她怕鬼吧?」孟殷上下打量她,「跟了你這種和鬼沒兩樣的師傅,比見到鬼還能嚇壞她呢。」

「她只是不習慣!」

「她習慣你這種變態人生才會毀滅了!」

「你這娘炮有什麼資格說我變態?」

「你這變態有什麼資格說我娘炮?」

「你以前讀書報告都是抄我的!你這小偷!」

「哪樁實驗不是我幫你做的?你這強盜!」

「你三天沒洗澡!」

「你五天沒大便!」

「你…」「你…」

這兩個罵紅了眼的男人完全忘記自己應該矜持的學者身分,非常低層次的越罵越像小孩吵架。葉師傅和朱師傅不知道怎麼勸,嘆口氣,坐下來喝那壺茶。

吵到最後,孟殷動了肝火,「劉非可是大師傅親自送到我家的來的!有種你就去跟大師傅要人哪!」

「我不敢去嗎?」羅師傅霍然站起,「去就去!」

這兩個怒氣沖沖的男人,一陣風似的衝向大師傅的辦公室。剛從災區回來的大師傅正在喝藥湯。

「大師傅,劉非是我的學生吧?!」孟殷氣勢驚人的衝進來,「她還沒畢業,我不准她轉去其他師傅那兒!」

「大師傅,劉非的天賦這麼好,為什麼派去這隻廢物那?」羅師傅氣勢洶洶的拍著桌子,「只要她跟我,一定能成為偉大的鬼學大師!」

這兩個繼續爭吵,大師傅的眼睛越來越扁。「秘書小姐,給我普拿疼和開水好嗎?」

每次這兩個一起衝來,他的偏頭痛就會發作。真倒楣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