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四部(二)

「…老穆,你來幹嘛?」正在把掙扎不已的曼陀羅塞進榨取機的孟殷感到很迷惑。

他這個老同事、老同學,跟他既不同部門,也不同師傅。之所以認識,是因為怒髮衝冠的大師傅認為孟殷需要心理輔導(某種程度上來說…),硬把他塞去穆師傅的心理諮詢室。

【Google★廣告贊助】

這位「夏夜」最強之心理諮詢師雖然沒有成功的將他的無常識狀態矯正過來,起碼也教他怎麼瞞住自己的不正常--他擁有自己的研究所。

就他所知,穆師傅還不曾有失敗的案例。這個心理醫療能力強到簡直可比大天使長的心理諮詢師傅居然要安排自己的學生來孟殷這兒研修?

他忍不住探頭出去看看,是不是天上正在下刀子而不是下雨。

「老穆,你沒辦法,我也不可能有辦法。」他趕緊舉雙手投降。若是穆師傅也沒辦法,除了上帝,大概也不會有人有辦法。

「哎呀,哎呀,怎麼這麼見外呢?」穆師傅堆了滿臉鄰家大哥哥的微笑,解除了孟殷的心防,「我聽大師傅說,你最近學生帶得挺好的呀。就算幫我一個忙,如何?真的除了你我也想不出更合適的人選了…」

他鐵定擁有某種魔力,讓人無法抗拒。孟殷有些氣餒的想。探出頭去看門外的「學生」…

「拜託!那是你八歲大的女兒吧!」孟殷叫了起來,「我雖然很久沒回『夏夜』了,但是『夏夜』的網站我可是常常逛啊!你三不五時就把女兒的照片往網站一貼…你是想討綁架還是想閃瞎誰啊?你把寶貝女兒弄來這兒幹嘛?我這裡不是托兒所…」

「…她現在真的是我的學生啦!」穆師傅急出一額的汗,「…好啦,我跟你坦白說,她的能力很早就啟蒙了,不知道是繼承了她媽媽還是我,總之,她對符咒和『靈』有很特別的天賦…只要一個禮拜就好,拜託了,一個禮拜!她的能力不太穩定,而她媽媽又臨盆在即…我們沒有什麼時間看著她。」

孟殷心裡暗罵不已,這位神聖的快要發出光環的該死心理諮詢師一定對他下了什麼毒手,讓他一個字也無法反駁、無法反對,眼睜睜看著他叮嚀小女兒要聽話,就這麼揚長而去了!

女人就很麻煩!不管是八歲還是八十歲!

他對著那個小小的、滿臉陰沈的小女生乾瞪眼,放棄的嘆了口氣。「…妳叫什麼名字?」

小女孩冷漠的看著他,將臉轉到一邊去。

孟殷默然了很久。起碼他可以確定,小女孩沒有聖獸、靈獸,或者是魔獸的血緣。他對人類又不拿手…尤其是女人,特別不拿手。

「…劉非!我們有個小客人!」他只能搬救兵了。

「小客人?」劉非從樓上探出頭,「哎呀,是可愛的妹妹?!歡迎來到這兒,雖然師傅有點沒常識,但人是很好的…」她走下樓,狠狠地瞪了孟殷幾眼,警告他別再弄出什麼岔子。

小女孩抬頭看了看劉非,突然撲進她的懷裡,滿臉甜蜜的笑。

哇勒XXOOXYΖ!孟殷突然一陣火大。是怎樣?!人人喜歡劉非,他就這麼討人嫌嗎?!自尊啊自尊…他真的受到了重創。

看到蹲在牆角的師傅,劉非忍不住笑出來,很馬虎的摸了摸他的頭,「師傅乖喔,快去把那批曼陀羅處理好,晚餐我煮香菇雞喔…來,妹妹,我帶妳去妳的房間。妳叫什麼名字…」

「夏朵。」

「夏天的花朵?很可愛啊…」

孟殷摸了摸自己的頭髮,心情十二萬分的複雜…他自棄的長歎一聲,悶悶的繼續把掙扎不已的曼陀羅塞進榨取機裡。

孟殷覺得,夏朵這死小鬼完全破壞了他安寧的生活!

這死小鬼幾乎纏著劉非不放,他連想跟好好說句話都說不到,更不要說靠近劉非近一點…

這死小鬼不是割到手、就是燙傷了,總要劉非忙個不停。

雖然劉非再三警告,他實在忍不住想要把赤練蛇放出來,或者叫那死小鬼去菜園拔曼陀羅,或者下個不致命的什麼蠱之類的…

「我討厭她!」火冒三丈的孟殷抱怨了。

「師傅,成熟點。」劉非勸他,但是還來不及說什麼話,夏朵又用甜蜜又哀求的聲音喊著劉非,她又急急忙忙的跑上樓去看。

「怎麼了?」劉非走進夏朵的房間,看到她滿臉淚痕。

「這個習題我不會做…」她哭得很可憐,「剛我問師傅,他不肯教我。我討厭他。」

不可能的。劉非一眼就識破她的謊言。她最了解孟師傅,雖然他很沒常識神經又大條,但是對女人,卻是很好很好的。

「…為什麼這麼討厭孟師傅呢?」她決心好好談談。夏朵這麼黏她,讓她覺得很疲倦。但是劉非跟孤兒沒兩樣,很體諒向來被父母溺愛的小孩子,突然脫離溫暖的家,一定會很不適應的。

「他長得比我漂亮。」夏朵很傲氣的說。

…要比孟師傅漂亮是件很困難的事情吧?

「不能以貌取人。」漂不漂亮只是皮相而已,怎麼可以用美醜衡量人?「只因為這樣?」

「…我討厭他。因為妳喜歡他,他也喜歡妳。」夏朵突然倔起來,「我喜歡妳!我不要妳喜歡別人!」

「……」劉非一時語塞,她還真沒想過她喜不喜歡師傅,師傅喜不喜歡她勒!她只是很自然的和師傅相依為命。「其實我們都是朋友嘛。大家互相喜歡,不好嗎?」

「不好!」夏朵激動起來,「不要喜歡別人好嗎?劉非姊姊!只喜歡我…拜託,只喜歡我!不要跟爸爸媽媽一樣…以前說只喜歡我,現在卻只喜歡還沒出生的弟弟!喜歡我喜歡我只喜歡我!拜託妳!」

劉非被她嚇到了。她也才剛滿十六歲,對於感情這種問題還很矇懂。一個小女孩這樣激烈的感情,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我是喜歡妳呀。」她愣了好久才回答,「但是我還是喜歡所有的朋友。」

「叛徒!妳走開!我不要看到妳!」夏朵大聲的哭起來,劉非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只覺得一股很大卻無形的力量將她摔出去,房門就在她眼前發出巨響,關了起來。

事實上,劉非真的嚇壞了。她好一會兒才找到力氣發著抖站起來,連滾帶爬的衝進孟殷的實驗室,一把抱住他,死命的發顫。

「怎麼啦怎麼啦!」孟殷也嚇壞了,「怎麼了?又有幽靈來家裡逛大街嗎?」

她抖了一會兒,才開始語無倫次的敘述剛剛的事情。孟殷一面聽,一面眉毛可怕的皺了起來。

「我去教訓她!」他吼了起來,「揍她一頓就知道好歹啦!」

「別別別別啦…」劉非帶著哭聲,「她她她她還是小孩子…」

「哇靠,小孩子就可以不講理啊!看她把妳嚇成這樣…」

「是是是我膽子小啦…」劉非也不知道自己為啥要嚇成這樣,理論上來說,她應該只怕鬼啊?

在劉非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懇求下,孟殷勉強按耐住火氣,當然再也沒辦法給夏朵任何好臉色。但是夏朵自己發完脾氣後,第二天又像是沒事人似的,又用甜蜜的聲音喊著劉非,跟前跟後,親暱的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劉非也裝得若無其事,只是笑容有點勉強。夏朵更加討好,帶著可憐兮兮的溫柔,但是劉非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就是個小女孩不是嗎?為什麼,她會這麼害怕…連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貔貅看到夏朵,都會夾著尾巴逃跑呢?

「劉非姊姊…我喜歡妳,我只喜歡妳哦。」夏朵常常這樣拖著她的手,眼睛在黑暗中炯炯發光。

坦白講,這個時候,劉非真的覺得很可怕。比什麼樣的幽靈都還讓她害怕。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