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完)

麻煩到此為止了嗎?你想得太美麗了。

二郎神沒事就跑來「路過討茶喝」,順便問問無垢過得如何,有的沒有的囉唆一堆,完全不問時間不問地點,劉非就曾經慘叫著抱著浴巾從浴室一路狂奔衝進孟殷的實驗室。

【Google★廣告贊助】

孟殷將臉別開,「…去把衣服穿好。」

「我不敢去!」劉非尖叫著,「二郎神在我房間裡!」

孟殷要走去講理,後腰還拖著一個包著浴巾怕得不斷發抖的小女生。

「楊大人,這真的太過分了。」孟殷實在無法忍耐,「連女生洗澡都要打擾,您不覺得這樣很不合禮儀嗎?」

「我只是走錯門。」他倒是很理直氣壯,「我會看上這種發育不全的小鬼?」

「……」他將楊大人請出來,好讓劉非換上衣服,「我能請問您今天來是為了…」

「路過剛好口渴了。」他回答得很順理成章。

孟殷真的很想拿冰過的鹽酸給他止渴。

在這樣雞飛狗跳的騷動中,唯一可以無動於衷的,只有窩在房間裡拼命下副本的無垢。孟殷不相信她完全不知情,也不信她下個副本就盲聾啞三重苦。

她根本是故意的吧?

怎麼吵怎麼鬧,原本孟殷都可以忍受。但是把劉非嚇哭,他真的要爆炸了。他動手搖了當初無垢給他的管家鈴。

當然這是賭氣。他也不覺得搖個鈴鐺無垢就會出現,只不過想要表達他虛弱的抗議罷了。

所以當他的超級管家出現的時候,他張大了嘴。

「主人,有事嗎?」她是這樣有禮而自制…即使沒換上女僕裝,還是那副標準貴族管家的風範。

呆了好一會兒,孟殷橫了心,「麻煩妳,無垢小姐。和這個男人好好談談。」

無垢遲疑了幾秒鐘,旋即滿臉堅毅的看著無處躲的楊戩,「你找我家主人小姐有什麼事情?」

那樣蠻橫、完全不講道理的驕傲二郎神,突然變成青春期發動的羞怯少年,絞扭著手指(?!),期期艾艾的講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只是一味的搖頭。

「那麼,是找我囉?」無垢雙手叉腰,身後出現了猛虎般洶湧的怒氣。

「…我、我知道你叫我別來找妳…」楊戩終於擠出細微的像是蚊子叫的聲音,「但是我、我…」

「知道你還來?!」無垢冷靜的面具終於崩潰了,「我想你會不會自制,所以也不去說破你,結果越來越不像樣,還是那副皇親國戚的特權嘴臉!不嫁不嫁不嫁啦!牛不喝水強按頭嗎?我說不嫁就是不嫁,聽到了沒有?!」

「但是我愛妳啊!」他終於鼓起畢生的勇氣,吼了出來。

無垢愣了一下,將臉轉到一邊,「…哼。」

「哼是什麼意思…」大聲抗議的二郎神聲音漸漸虛弱,因為無垢正在瞪他。是怎樣?他記得以前沒有這麼怕無垢啊!但是對她越傾心,就越怕她…說出去笑掉所有人的大牙,但他就是、就是沒辦法啊!

「我不愛任何人。」無垢轉開眼光,「枉你修仙這麼多年,還看不破?你眼前覺得這枝花兒好,千方百計弄了來,三天就丟開。愛這種東西朝花夕拾,有什麼好執著的?你修仙修到哪去了?你是笨蛋嗎?」

「妳才是笨蛋呢!」二郎神生氣了,「妳知道愛是虛幻的,難道不知道功名利祿也是虛幻的?讓妳當了某某司某某宮主又怎麼樣啊?那還不是一場空?有什麼是可以永恆不變的嗎?都成了仙了,什麼祿位有什麼差別嗎?」

「我不是為了祿位!」無垢揚高了聲音,「我連神仙都不希罕當了,何況這種虛名!」

「妳若不希罕當神仙,幹嘛不乾脆解職下凡?」二郎神也跟著她大聲,「妳當凡人我還可以罩妳咧!」

「為什麼我得自請下凡啊?我要的只是公平、公平你懂不懂啊!」無垢整個火起來,「我千辛萬苦的成了仙,兢兢業業的累積了這麼多的DKP,我卻連標祿位的權利都沒有?有沒有天理啊?!要我退天庭公會浪費DKP,沒門!我偏偏就是要跟他們耗下去,就算是裝死的耗我也爽,怎麼樣啊!?」

三個人…對不起,是二人一神都愣住。劉非怯怯的拉了拉孟殷,「…師傅,你聽得懂無垢姊姊說什麼?」

孟殷苦笑著搖了搖頭。他瞥了瞥目瞪口呆的二郎神,想來他也是聽不懂的吧…

從那天起,楊戩就不再來了。這本來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但是他們的信箱每天都會收到一封「情書」。

那真的有本書的厚度,寫滿了龍飛鳳舞的蠅頭小楷,這樣有份量的情書…真的很傷眼力。

無垢收到這封(或說這本?)情書,總是看也不看得往廢紙回收垃圾桶一扔。但是讓劉非和孟殷扁眼的是,這「本」情書早上扔,晚上就會無故失蹤。失蹤去了哪…大家都心照不宣。

劉非和孟殷雖然知道情書的下落,卻不知道無垢的矛盾心情。

祿位真的不算什麼。只為了一口氣,一種付出卻沒有獲得的怨恨。她明白楊戩的心意,卻知道自己絕對無法和皇家結親。她這樣一個不溫馴的黑羊,皇家的門對她來說,太高也太遠。她也不願意被人家講,她攀裙帶關係。

太自傲,是個女官的致命傷。但她多麼為這個致命傷驕傲。

而且,她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楊戩。她和楊戩認識這麼多年,交談恐怕不過百句。

為什麼他知道他就是喜歡我?為什麼我不知道?

現實的鬱鬱不歡,讓她接觸到人間的娛樂時得以遁逃。漸漸的,她發現,或許那樣的執著和不解用不著打死了結,說不定,她可以放自己和別人一馬。

當她驅馬奔馳在虛擬的世界時,她的確無憂無慮的像個人類般。將所有身分都放在螢幕之外,說不定這樣可以活出真正的自己。

問她貶下凡塵的感覺麼…她要說,這是她鬱鬱千百年來,最快樂的一段時光。只要付出相對的努力,她就可以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多美好。

Cosply一個最好的管家是種樂趣,在網路裡當個最好的牧師,也是種樂趣。不管螢幕後面是什麼樣的眾生,都在追求一個共同的冒險,屏棄一切不公平…這說不定她一直在追求的。

***

這一天,她如往常的時間上線,很熱情的和公會的人道過安…然後一個人密了她。

她望著那兩個字發呆。那個人叫做…「楊戩」。

「…你是誰?!」她希望這只是個可笑的巧合。

「妳都不回信…」那個等級一的戰士好一會兒才回答。「我打字慢。」

「你怎麼知道…」無垢覺得一昏,應該是天庭那個該死的網路仙官告訴他的…那傢伙上班時間也偷玩魔獸(而且練了隻陰險的術士),還跟她同伺服器同公會哩!

「妳先不要生氣嘛!」螢幕那頭的楊戩滿頭大汗的慢慢打字,「我只是想告訴妳,在我變強之前,我不會來找妳。但是我變強的時候,請妳讓我站在妳的前面,為妳擋住一切。」

無垢瞪著螢幕發怒,好一會兒,她突然覺得眼眶一酸。「…你是笨蛋!」

過了很久,才收到他的回訊,「對,我是。妳又不是今天才認識我。」

無垢哭了。

之後,雖然算不上甜蜜,最少兩個人(兩個神?)努力的認識對方,雖然是透過一種可笑的媒介。

***

「師傅,」劉非端咖啡給孟殷,憂心忡忡的,「若是無垢姊姊知道我們偷偷提示楊戩哥哥,會不會生氣啊?」

「生氣一定要意思意思生氣一下啦。」孟殷頭也不抬的埋首書堆,「不過楊戩會遭殃吧?做人還是厚道一點比較好…」

劉非把手蓋在書堆上,扳住孟殷的臉,「那,你怎麼知道這樣可以打動無垢姊姊?」

「…因為她是女生啊。」吃過那麼多女人的虧,所謂久病成良醫。

劉非滿眼迷惘,「…那是假的欸。就是網路遊戲的小人兒欸。就算當戰士擋在她前面又怎麼樣?」

孟殷笑了出來。聽說女孩子都比男生早熟,但他的劉非,還很純真。

「等妳長大就明白了。」他溺愛的摸摸劉非的頭髮,「不過不管是什麼情形之下,師傅都會擋在妳前面,是災是難,都要過我這一關。」

「…師傅,我起雞皮疙瘩了。你不要瓊瑤腔好嗎?」

(養蠱者 全書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