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蠱者 第一部(五)

狂夢飄飛到那女孩的上方,注視著她蒼白的臉。然後轉頭惡毒的看孟殷…她頭轉身未轉,所以,她的頭靈活的轉了一百八十度,從背的上方怨恨的看著。

劉非第一次看到這種場景,嚇得抓住了孟殷的衣袖,簌簌發抖。

颼的一聲,狂夢憑空消失,化成一道輝煌的霧氣,沒入女孩的身體裡。

【Google★廣告贊助】

「原來妳也會怕呀?」打破窒息般的寂靜,孟殷笑得很歡。

劉非被笑得面紅耳赤,狠狠磨了幾下牙齒,卻更死命的抓著孟殷的袖子。

「狂夢只是作作樣子,她沒辦法作什麼啦。」孟殷拖了兩把椅子過來,「她不可怕,只是有點煩人而已。等等要來的才比較可怕呢…」

「還、還會有什麼?」劉非打著顫,乾脆抱住孟殷的手臂。

朝下困擾的看了看劉非,孟殷搔了搔腦袋。他這個暴力女學生面對小愛都毫不動容,又拖又踹又罵的牽回家…不怕會吃台灣黑熊的小愛,卻會怕狂夢…

「莫非妳怕鬼?」孟殷脫口而出,劉非馬上一聲尖叫,一把鑽進他的懷裡。

啊哈哈…她跟小愛還真的有點像。小愛聽到打雷也會嚇得跳上他的膝蓋發抖。但是你知道,兩公尺高的蜥蜴跳上膝蓋實在有點吃不消。

或許,越兇猛的雌性生物越有克制的法門,萬物相生相剋嘛。不過小愛跳上膝蓋和劉非鑽進懷裡…還是劉非鑽到懷裡的感覺比較好。

他很享受的抱著劉非,摸著她的頭髮,好香,又好軟。像是貓咪剛洗好澡,抱起來那股舒服勁兒。

其實女孩子真的很可愛,尤其是嚇得渾身發抖,不會打人的時候…

「鬼、鬼在哪?」她嚇得眼眶裡滾著淚水。這是她的死穴,非常非常非常怕鬼。

撓了撓頭,「呃…」該告訴她就快出現了嗎?萬一她昏倒怎麼辦?不對,剛幫她下了蜻螟蠱,她連睡覺都不能了,何況是昏倒。

這情形有點麻煩…

「怕鬼還來『夏夜』?」他有些歉意,「我不知道妳怕鬼,知道就不帶妳來了。」

不過有點來不及。因為,門開了一條細縫,發紅的眼睛在黑暗中閃爍如鬼火。

「你竟然…你們竟然…」乾澀的聲音像是刮玻璃般的刺耳。「你們竟然敢…」

劉非顫顫的回頭望,大腦輕輕叮了一聲,卻昏不過去。她只能瞪著門縫的血紅眼睛,和扁扁的、打爛肉醬似的身體擠過那條不到五公分的縫兒。

她連叫都叫不出來,死命抱住孟殷的脖子,簡直要掐死他。

嗯,她跟小愛真的很像。上次小愛因為打雷,讓他的脖子上了一段時間的護頸。

好不容易將她抓下來,塞到身後,但是劉非又撲上來抱住他的後腰,讓他連路都不能走了。

哎,女人。不管大小都是麻煩的綜合體。

尤其是女鬼,天。特別不講理。

不過對待鬼魂這樣的異常存在,對於不是道士的孟殷,只有兩種辦法。一是談判,二是賄賂。

他耐著性子,準備跟這個怨氣沖天的厲鬼談判。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