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未必寂寞 第三話(二)

第三話 香染上海 之二

到了工廠,發現工廠還在興建中,已完工的廠房就開始運作了。攤開以前做的成本會計,她皺了皺眉毛又舒了開來。

冤枉人家沒做事可不對,這是半中間把人家卡斷的,算不得人家的錯。

新官上任三把火?沒搞清楚狀況,這火莫名其妙。

士氣低迷倒是被火燒完了的。認識了幾個大陸的員工,她還沒打算給什麼壓力,先想辦法看懂這些資料再說。

簡體字看起來有點吃力,但是她還是打開電腦一面聽著助理的講解。

「小惠,妳先別怕,告訴我,妳覺得妳們之前做得如何?」

那女孩明眸皓齒,雖然畢業不久,卻有著上海女人的大方從容,「當然是好的。」

染香點點頭,「我也這麼想。其他部門不配合,又不是妳們的錯。我們來想想看,怎樣將這成會做下去。」

小女孩極有心也極好強,一面講著,一面回答染香的問題,偶爾被考倒了,染香卻笑著要她不要急,慢慢來。

等小惠下班了,她還看了一下子資料。「沈小姐。」她探出頭來。

「怎了?」

「不要太晚,會沒得公車回家。」

公車?她這才想起來得自己搭公車回綠園。闔起帳本,走到門口,發現那討厭的老闆居然在門口堵著她。

「有事?」第一天上班,應該不至於就把她開除吧?

「沒事。順便來接妳回去。」繞過大半個上海的順便?

不想理他,「和上司關係不好,將來會很不順利唷。」他冷冷的,帶著跋扈的聲音在染香背後響起。

染香深吸一口氣,拉開他的車門,粗暴的坐進去。

「這才是乖女孩。」還沒說完,染香突然拉住他的領帶,用力的吻他。

那是令人恐懼的吻,他這輩子還沒被這樣侵略的吻過。這樣深沈又兇暴,像是靈魂也要被侵略一樣。

趁他還沒被勒死前,染香鬆了手,他的心裡卻有一點點倀然若失。

她打開車門,咳了一聲,吐了一口口水。蹦的一聲關上車門,臉上冷冷的笑很是絕艷。

「乖女孩?老闆,我下班了。下班以後乖不乖不幹你的事。上班乖就得了。」她踱踱踱的走出幾步又走回來,「還有,你接吻的技巧很爛,想把女人,先磨練好自己的技巧。」她用力拭淨自己的口紅。

看著她的背影,他大笑,說不出是憤怒還是慾望。

***

瞪著天花板,她注視著屋頂有些潮溼的水痕。

氣了大半夜,現在氣是平了,心底卻有一點點微微的悲哀。這年頭,什麼不墮落呢?連付出勞力賺錢,都得陪笑應酬老闆,跟舞女或酒家女有什麼兩樣?

除了收入不能比較以外。

她想到祥介溫柔孩子氣的臉,心裡一陣揪痛。手機再也打不通,打去他家,永遠都不在。

遺忘居然這麼迅速。

洗了臉,睡吧,她告訴自己,睡吧。明天又是另一天。

明天還是相同的一天。不過她把滿腔的忿恨都擺在工作上面,精力旺盛的驚人。成本會計最需要資料迅速確實,其他部門提供的數據有些延遲,整個成本會計組就得拼命趕上去。

看著填得亂七八糟的表格,染香派小惠去溝通,結果紅著眼睛回來。

「他們說,沒有空填這娘兒們的資料。」她咬著嘴唇。

染香沒有答腔,輕輕拿過那疊表格,其他的女孩子都擠到窗邊,看著他們的新主任跟生產線班長說話。

班長頻頻揮手,嚷叫起來,只看到染香一直懇求著,那班長更不可一世,聲音越發的大。

她杏眼一睜,指著他也罵了起來。聲音潑辣乾脆,連珠炮似的沒有停歇,即使罵得這麼兇,臉上的表情還是沒大改,甚至掛著淺淺的笑。

「她在罵人。」小紅小小聲的說。

「我聽不懂她在罵什麼。不過,對,她在罵人。」小惠張望著。

「我只聽懂了fuck you.」

大家都有點尷尬的笑笑,對於這個願意替她們出口氣的上司,多了幾分好感。

隔幾天,送來的表格整整齊齊,這一場吵架,反而不打不相識,班長還請染香回家吃飯。

「夠嗆!」班長朝她翹大拇指,「的確是我們怕麻煩。不過一點點麻煩可以讓大家工作順利,既然是染小姐要的,我們不配合也不行。--我可不想再被罵。」

但是鄭國興就擺足了一張臉給她看。


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