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未必寂寞 第一話(二)

第一話 三宅一生的真實謊言

之二

看見染香的房門口放著一雙並頭親密的鞋子,林雯會站住,凝望一下子,然後默默的走進自己的套房。

這一層四樓隔成四個套房,她和染香隔鄰而居已經快一年了。

寂寞的都市裡,四個女人的套房,總是會輪流傳出傷情的哭聲。

就在她徹夜痛哭的時刻,染香穿著睡衣,來敲過她的門。

「對不起…」滿臉鼻涕眼淚,她擤著鼻子,「我很抱歉…」猛然拋來一罐啤酒。兩個穿著睡衣的女人,在陽台喝了半打啤酒,她和著眼淚,染香卻只是默默的喝著漸漸不冰的苦澀。

就這樣熟了起來。沈默的染香鮮少提及自己的事情,但是染香高大英挺的男友,卻常在走廊相逢的時候,投來非常溫暖的微笑。

非常,溫暖。

和染香越熟,就越了解她的男人。那個在亦達當財務部經理的男子,全身卻一絲銅臭味也無。

熱愛咖啡和醇酒的他,常帶來珍貴的葡萄酒,裝在華美的水晶杯裡,邀她過來一起共享。

「好酒不該獨享。在開瓶的霎那,就已經完成了她的一生。我們該做的,就是虔誠的將她展現的此刻風華盡飲。」在林雯的杯子裡添加美豔的芳香,「不要客氣。染香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他的笑,眼角微微帶著成熟的紋路。不只一次,林雯必須非常克制自己伸出手的衝動。漸漸被他侵入。他的笑容,他低頭的姿勢,染香提到他時,眉眼強忍著又苦澀又甜蜜的凄美。越來越來了解他,眼光越來越離不開他。

望著自己孤單的鞋子,連走出去買煙的慾望都沒有。

***

「吳先生?」在宴會遇到他,要花很多力氣才能控制自己的狂喜。

「咦?好巧。」他微笑,仍然是那麼溫暖的微笑,「別見外了,叫我新傑就好。」

公司的主管熱情的介紹,「…林雯可是我們公司最美豔、最有才華的art 呢…」

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和自己一樣壓抑的火苗。為什麼要壓抑?愛情的領域,勝者為王。林雯在暗處擁住他頸子時,鮮嫩的唇饑渴的搜尋著他。染香?染香的存在,只是當自己替身,新傑愛情的原型,本來就該是我。

只該是我。

徹夜纏綿,新傑走出林雯的房間,發現染香倚在門口,身邊一圈煙蒂時,他迅速的翻起腕表,染香應當還在屏東老家,後天才會回來。

「你就是不會停止,對不對?」跟著出來的林雯,分不出這個「你」,到底是指新傑,還是林雯。

她驕傲的揚起下巴,「他選了我。」

染香的瞳孔裡染滿寂寞,「他誰也沒選。」

默默的,染香搬了家。林雯心底的一點點歉疚,也因為她的視若無睹,泯滅殆盡。

愛情的國度,沒有任何人有錯誤。林雯一再的告訴自己。她熱切的買了一對昂貴卻非常舒適的拖鞋,很快的,她再也不用看著自己孤單的鞋子,冷清清的擺在外面。

但是新傑卻也不曾再來。她衝進染香的公司,鐵青著臉對著染香大吼大叫,掃落她所有的文件。滿桌飛舞的紙張,雪白夾雜著墨色,在冰冷的空調裡瑟縮。

「他有妻有子。」染香冷靜的臉綻放溫柔的笑,雖然淡得幾乎看不見,「妳不懂?他什麼也沒選。妳?妳只是一個句點。」她站起來,輕輕拍著林雯的肩膀,「句點,就是沒有以後了。」她的笑慈悲得很殘忍,「妳說的,愛情的國度,沒有任何人有錯誤。」

林雯抬起滿臉的淚痕,「我會逼他繼續下去。句點之後還有句子的!妳呢?妳又是什麼?妳連逗點都不是,只是一個破折號!!不上不下的破折號!!」

望著咬牙切齒的林雯,染香只是靜靜的將辦公室的門打開。

之後,林雯一定會奮鬥不懈的,讓新傑注意到她的存在,即使毀滅他。

染香抱著胳臂,望著窗外紛飛的羊蹄甲。是的,夏天來了。只是在空調的極凍中,她的四季只剩下 20 度的冬末。連凝結的勇氣都沒有。

摀住臉,她沒有淚。

**

之後,林雯將事情鬧得很大。她打電話給所有的人,包括染香在內。在電話裡哭訴新傑的無情無義,甚至打電話給新傑的太太。

據說,新傑的太太只堅決的說:「小姐,我相信新傑。請妳不要再打擾我們。再這樣,我只好報警。」

崩潰的林雯,最後因為酗酒過度,被家人送到醫院去,這已經是兩三年後才知道的了。

為了消除孤獨,女人走了怎樣的狹路?

她不知道。

就像她默默的站在新傑的家門前,她不知道自己想些什麼,或者,不想些什麼。

能夠痛快瘋一場,是多麼幸運的事情。或許她羨慕林雯。她走進對街的咖啡廳。


感謝您若您願意贊助維持我們網站運作的經費,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