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路西法 番外篇—冤家(上)

還在魔界的時候,他就聽說過那個迷糊的小魔女了。

真不知道伯爵夫人為什麼會把她留在身邊——其他的魔女都這樣議論著,說到她兩光的法術和迷路的「專長」,人人搖頭。

不過,他也只在很小的時候見過她一次——皮膚黝黑得發亮,笑容卻像陽光般燦爛,一點心機也沒有,跟一般魔女的陰沈成了明顯對比。

「你叫白帥帥啊?」她咚咚咚的跑過來,很不淑女的咧嘴大笑,「好好笑的名字喔。」

「妳的名字很好聽嗎?」白帥帥沒好氣的問,「妳叫啥?」

「我是墨墨黑。」

這回換他笑出眼淚,卻冷不防挨了她一記強而有力的左勾拳。

「笑什麼?!沒禮貌!」

兩人扭打起來,直到被伯爵和伯爵夫人拉開,才恨恨的住手。

伯爵和伯爵夫人為了王位繼承問題失和了好幾萬年,除非有重大事件,才會在皇宮碰頭。所以,他和墨墨黑在那次之後,就再也沒見過面了。

直到魔王一怒將王子貶入凡間,不知道為什麼,伯爵推薦了他,伯爵夫人推薦了墨墨黑,兩人一起到人間監看,等時機成熟,就把王子接回來。

「閣下……」面對主子,他惶恐的低頭,「這樣的重責大任實在不是能力低微的我可以勝任的……」

「白帥帥,沒有關係的,我相信妳一定可以把任務完成。」伯爵陰柔的嗓音擁有惡魔特有的魅惑,「盡力就好。那女人派了個小魔女和妳搭檔,好好做吧。」

等白帥帥出去之後,伯爵臉上漾起陰森的笑容。

就因為妳能力低微,所以才派妳去的,他在心裏冷笑。

伯爵渴望王位已經渴望了好幾萬年,若不是那低賤的女人生下了王子,他該是王位繼承人。

如今,唯一強而有力的競爭對手是自己的妻子。對於這點,兩人已經僵持幾萬年了。

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如何阻止王子回來。

他深深畏懼魔王的殘暴無情,所以不敢使用太激烈的暗殺手法。但是,派個無能的部下去迎接王子,到時萬一出了什麼差錯,會受到懲罰的是白帥帥,而不是他這個高潔的伯爵大人。

鮮紅的唇,湧現陰美的笑顏。

跟墨墨黑搭當沒多久,白帥帥就在心裏大歎倒楣。他是個用功的小惡魔,努力啃過所有魔法學院的書,但囿於天分,一臨陣就手忙腳亂,死記的咒語就是施展不開來。

墨墨黑和他相反。這個成天只知道玩的小魔女什麼都不背,只記得幾個粗淺的咒語,臨危又會突然蹦出來亂使用。

甚至有一次,她召喚地獄犬召喚到一半停下來,還問:「欸,你記得要怎麼叫它聽話的咒語嗎?」

幸好他手腳快,千鈞一髮從地獄犬的嘴裏搶下她,不然他不知道要怎麼拿半個魔女跟伯爵夫人交代。

「驅逐病魔需要用到地獄犬嗎?」他氣得大吼,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讓地獄犬心不甘、情不願的聽話回去,兩個人身上已到處都是傷。「妳打算牽那條該死的狗去救發高燒的王子?萬一它一口吃了王子怎麼辦?」

「人家……人家不忍心看王子受苦嘛……」她淚眼汪汪的,「那麼可愛、那麼粉嫩的小嬰兒,卻發燒燒得小臉紅通通……那可惡的病魔又不聽話,硬是纏著王子不肯走,人家、人家……」

「妳這個魔女真是笨到有剩!」白帥帥就是拿女人的眼淚沒辦法,「魔女不是擅長治病嗎?」

「我……我配的藥……」她面有難色,「連噴火獸都不敢喝……」

真是被她打敗。「原來毒死黑麒麟的就是妳!」

「欸,我是要救牠欸!怎麼知道配方出錯……牠、牠又那麼不堅強,一下子就死了……」

能毒死號稱魔界第一名騎、驍勇善戰的黑麒麟,也算是一種才能吧,

「求妳以後別做飯。」白帥帥疲倦的抹抹臉,「我寧願天天吃麥當勞。」

跟她搭檔,不死恐怕也只剩半條命。

讓他們守護王子是個好主意嗎?他突然懷疑起來。

人類是多麼令人驚異的生物,他們的一生,是這樣的匆匆忙忙。才沒多久時間,王子從小小的嬰兒長成了俊美的少年,外貌已經比他們兩個都來得成熟,連心智也是。

理論上來說,他們應該是守護王子的。但是,有時候白帥帥會懷疑,他們到底是來守護王子,還是來害他的。

墨墨黑亂七八槽的法術,和自己練習時強大、臨陣時全忘光的魔法,常常讓王子陷入危險。

掌管人間的大惡魔常氣得揪著他倆的耳朵大吼,「聽著,妳們膽敢在王子身邊施法,我就把妳們踢回魔界流放!」

萬一在自己任內把王子玩掛了,完蛋的不只是這兩個小王八羔子,連自己都要被貶去守地獄之門了。

「但是王子有危險欸!那輛公車衝過來……」墨墨黑爭辯著,「大人,妳鬆鬆手,我耳朵好痛……」

「公車不靠站怎麼載人?!妳們到人間多久了,連這點常識都不知道!居然弄翻一輛公車!幸好王子命大,剛好忘了帶課本往回跑,否則要是弄掛了王子,妳們誰要負責啊?!」大惡魔使盡力氣大吼。

人間要管的事情已經太多了,是誰派這兩個搞笑的特使來扯他後腿?他究竟做錯了什麼?嗚嗚嗚……

「不准再施法!」再吼一聲,把他們一屁股踢出大門。

只是,第二天看到週刊,他差點沒昏厥,那兩個白癡上封面了!白帥帥和墨墨黑騰空飛到五樓的模樣,被照得清清楚楚的!

魔界和天界有過協議,雙方行動不可讓人界發現,如今發生這種嚴重違規的事,害得他先是被天界的人間大天使嚴重關切,連魔王都驚動了。

「我說過……不准施法吧?」把那兩個死小鬼抓來,大惡魔氣得渾身發科。

「我們……我們……」白帥帥吞了吞口水,「我們只有監視……」

「為什麼沒有隱身?!」在他的怒火之下,兩個小惡魔身形縮得小小的。

「因為……因為……」墨墨黑畏縮了一下,「因為大人叫我們不可以施法。」

他發誓,若不是因為這兩個死小鬼是伯爵家的人,他一定兩掌劈焦這一對小惡魔!

他從牙縫中擠出字來,「等妳們任務完成後,我會上公文請大王將妳們流放到血池!妳們兩個儘管再出錯,魔界還有很多流放的好地點!」

將他們扔出大門,大惡魔把臉埋在掌心。

「王子殿下,妳趕快回魔界去吧。」堂堂一個大惡魔竟嗚咽起來,「妳再不回家,我就快回老家了……嗚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