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路西法 第四章(下)

「我相信巧思。」無淚的悲哀,比痛哭一場更蝕心,「你什麼時候才要停止?我的助教、學生……甚至是鄰居的女兒……妳什麼時候才要停止?你對她們甜言蜜語,甚至出言相邀。你把女人的友情看成什麼?你是很帥、很迷人,但不是所有女人都見色忘友的……現在,你甚至對巧思出手,你究竟想怎樣?」

「妳……全知道了?」崇華大吃一驚,「我只是開玩笑的……」

「愛情這種事是不能開玩笑的。」她絕望的神情看來十分惹人憐惜,「你不是開玩笑的,我知道,你只是無法控制自己……所以到處尋找新的獵物。你將時間都投資在我身上,只好把目光調向我周遭的女人……」

和崇華在一起,她得到的是幸福也是心傷。幸福有多少,心傷就有多深。她總是安慰自己,崇華已經很努力了,他總會慢慢的改過來,所以,不管得知多少真相,她都默默的承受下來。

只是……她已經瀕臨極限了。

崇華想擁抱她,她卻冷冷的背轉過身。「讓我靜一靜。」

「妳……」一把火猛然襲上心頭,崇華也火大起來,「我已經很努力、很努力的控制了呀!為了妳,我徹底放棄過往的自由,妳還有什麼不滿足的?那些女人也真是的,為什麼嘴巴這麼不牢靠?妳情我願的事情,何必弄得人人皆知……」

「夠了!」豔然捂住耳朵大叫,「夠了夠了夠了!你走吧!不要再踏入我的生命!我受夠了,我和妳不是同類……我玩不起,也不會玩!你去找巧思吧……或者任何願意包容你的女人……我不行,我做不到……」

情緒一旦崩潰,她終於聲嘶力竭的大哭起來。崇華想抱住她,她卻猛烈掙扎,隊是發狂的困獸。

在她的怒氣和眼淚中,崇華發現她熱情野蠻的一面,並為之深深著迷。他確信,再也沒有其他女人能給自己相同的感覺。

有憐愛,有欲望,想要毀滅她,卻更想要好好呵護這個略帶潔癖、外表嚴謹卻又內心火熱的女人。

「妳愛我……妳非常愛我……」一遍一遍的在她耳邊細語,「妳逃不掉了,因為……我也同樣的愛著妳……」

筋疲力盡的臥倒在雪白的床單上,豔然不發一語,悲哀的發現崇華的確說中了事實。

到底還能忍受到什麼時候?她不知道,

只是……相互擁抱時,她知道自己已經中毒了,而這種毒的名字,叫「崇華」。

「我下會再這樣了。」崇華輕輕吻著她的鬢髮,「相信我。」

他低沉的嗓音,像是惡魔的甜蜜誘惑。

但是,崇華並沒有守住他的諾言。

他們一再重複同樣的流程——背叛、發現、吵架、絕望而熱情的做愛、原諒,然後再背叛。

漸漸的,豔然不再和他爭吵了。短短一個學期,這位拘謹而嚴肅的老師,從清秀佳人漸漸蛻變得光華四射,美得令人不敢逼視。但是,眉宇間的輕愁,卻讓她有種盛花將凋的哀豔之美。

她和崇華的事情仍然保密,不知情的學生和年輕教授投來愛慕的眼光,卻因為她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客氣態度,而不敢接近。

崇華很喜歡這種狀態。他美麗而才華洋溢的女友,受眾人愛慕卻又神聖不可侵拒,而在關係保密的狀態下,他仍保有狩獵的自由。而且,豔然總是會原諒他的。

這讓他安心的狩獵各式各樣的女人,因為他總是可以回到豔然的身邊,唯有她才是自己的最愛。

這種狀況是最好的,他有把握一直延續下去。

直到學期終了那天,豔然和他並肩走回家,豔麗的彩霞盈滿天際。

「我們第一次一起回家,也是在這樣美麗的天色下。」他笑著對豔然說。近來他安分了一小段時間,在女人間周旋,畢竟也會累的。

「是呀。有始有終,真好。」豔然給了他一個略帶哀戚的微笑。

雖然哀傷,卻是那麼的美,美到讓他看呆了,忘記深究她話中含義。

「今天我得回家吃飯。」出門前,母親再三叮嚀,家裏有客人要來。

「嗯。」豔然表情未變。

「是真的!」他不知道為什麼發慌了起來,「這次是真的,我並沒有……」

「我知道。」她截斷了崇華的解釋,溫柔的摸摸他的瞼,「我相信你。」

她將腳踏車停在公寓樓下,「那,再見了。」

晚風撩起她的發絲,夕陽將那一頭秀髮照得閃閃發亮,她的笑容絕美,苗條的身影看起來弱不勝衣,像是要隨風而去,

這最後的景象一直留在他心坎裏,揮之不去。

第二天,他再也找不到豔然。

「終於……終於可以回家了!」白帥帥和墨墨黑兩人抱在一起大哭,眼淚亂噴,「我們可以接王子回魔界了,太好了!」

像是被他們的真情感動,烏鴉滿天亂飛,嘎嘎叫著,為坐在電線悍上的兩個小惡魔慶賀。

「喂!妳們兩個小鬼是怎麼爬上來的?!」氣急敗壞的聲音讓興奮過度的兩個小惡魔回過神來,剛好跟爬上雲梯的消防員面面相覷。「太頑皮了!我要通知妳們家長!還不快過來!」

他們還來不及抵抗,就被虎背熊腰的消防隊員拎起,直接送到派出所。

「妳們的父母親呢?」青筋直冒的警員瞪著這兩個不知死活的小孩,「實在是太亂來了……」

白帥帥硬著頭皮打電話給他們在人間的監護者,等了數十分鐘,沒想到……他們老闆的老闆的老闆……居然親自大駕光臨!

兩人抱在一起劇烈發抖,魔王的眼神都快在他倆身上刺穿好幾個大洞了。

「我家的孩子頑皮,麻煩各位了。」嗓音這樣輕柔,卻讓白帥帥和墨墨黑抖得更厲害,連警員看了都有些不忍。

「哎呀,小孩子淘氣,也不要太責備他們。」反過頭來幫這兩個可愛的孩子求情,「只是爬上電線杆真的太危險了,下次別再這樣……」

皮膚黝黑的俊逸男人露出魅惑的微笑,「我保證沒有下次了。」

走出派出所,魔王臉上的微笑仍在,只是卻罩上了一層寒霜,「嗯?這次該流放到哪裡?又要流放多久呢?」

「大大大大大……大王……」白帥帥慘白著臉,「我們是因為王子快要回家了,太高興了才得意忘形……」

魔王冷哼一聲,「那個不肖子終於幹盡了壞事?他不是說就算轉生為人,也絕對不會作惡嗎?他幹了什麼偉大的壞事?搶劫?殺人?放火?引發兩國交戰?」

「啟啟啟啟……啟稟大王……」墨墨黑結巴得很厲害,「王子……王子欺騙女人的感情。」

「沒用的東西!」魔王怒喝一聲,路旁的消防栓立刻炸開,水花噴濺,映著陽光,彩虹乍現,天色卻陰暗了下來。「我堂堂大魔王的兒子,居然只會幹這種壞事?!」

「王子已經很厲害了……」白帥帥趕緊把善惡錄拿出來,「他欺騙了一百個女人的感情欸!已經達到為惡的最低標準了——」

「沒用!我欺騙的女人何只一百的N次方?」他一把奪來善惡錄,一路翻著名單,隨即大怒地把善惡錄一丟,「一百個?明明只有九十九個!」

白帥帥灰頭上臉的把善惡錄撿回來,發現原本排在最末的名宇「胡豔然」消失了。

「怎麼會這樣?」兩個人異口同聲。

「夠了!妳們這兩個沒用的東西,給我滾去血池流放到天毀地滅!」魔王掌心的電光啪啦啦輕響。

「這不能怪我們呀!是王子的天使遺傳太強了……」

「對嘛對嘛,誰教大王誰也不愛,偏偏愛上天使……」

完……完了!兩人慘白著臉,妳看看我、我看看妳,心裏暗叫不妙。這下子不用流放了,連命都沒了,還流放什麼啊!

兩個小惡魔緊閉雙眼等了好一會兒,卻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偷偷睜開一隻眼,只見消防栓壯麗的水柱依舊嘩啦啦宛如水舞,魔王正若有所思的望向天際。

在天際那端,有著他唯一無法欺騙的女人。

什麼也沒留給他,只留下擁有一半天使血統的魔王繼承人。

「盯著他。」魔王語氣疲倦,「等他惡貫滿盈,再帶他回來。」

一直等到魔王離開許久後,兩個小惡魔才癱軟的坐在地上。

「為什麼我們會沒事?」白帥帥虛弱的問。

墨墨黑拚命搖頭,淚眼汪汪的。

兩人滿腹愁緒的看著善惡錄,「王子……求求妳趕緊欺騙那女人的感情啦!」一起放聲大哭,「我們要回家啦!再這樣下去,我們這兩個小惡魔都要發心臟病啦!嗚嗚嗚……嗚嗚嗚嗚……」


感謝您若您願支持我們網站運作經費,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