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姑兒 之一

蠻姑兒

我想事情會變成這樣兒,只能怪那個自殺的女醫生。

至於事情發生後我只會呆若木雞、和盤托出,都怪我只看過闇河魅影,腦筋轉不過來。坦白說,我若多看幾部穿越小說也不至於到這種地步,但我老妹只會說得口沫橫飛,來探病的時候一本也沒有,所以我才會在資訊嚴重不足的情形下,直到臨嫁前才恍然自己穿越時空了。

【Google★廣告贊助】

話說從頭,得從那個昏迷不醒的女醫生推到我的三人病房說起。

每個醫院都有個黑病房,就是那種鮮少有病患康復出院,通常是走另一條捷徑的那種。我在這個黑病房已經住了一年多,之前還能掙扎著斷斷續續的上學。上完高中就是我的極限了,因為我兩腿已經硬化到不能行走…真正行不得也哥哥。

在家休養了五年多,實在不成了…腿部的硬化已經蔓延到腰。這種罕見的硬化症很溫和,很少暴死的…一點點慢慢的吞掉,等硬化到了心臟,差不多也該樂返天國。拖到二十三四已經是爸媽竭盡全力的結果了。

我倒是還能接受事實,只是想到火葬不知道燒不燒得動,有點發愁。

這個黑病房沒人敢住,只有我安居樂業,也跟落地生根差不多…身邊只有幾套翻爛的漫畫和小說陪著我,還有很難看的電視。

所以當那個自殺的女醫生推進來時,看她沒有性命之憂,我把握良機,和護士小姐好好的聊了一通八卦,稍慰多日無人交流百無聊賴的孤寂。

這個女醫生看起來年紀輕輕,雖然不太漂亮,也算得上陽光佳人。我想就是那種第二眼美女。聽說她因為失戀喝了個大醉,非常有勇氣的割腕了。

大概是外科大夫的職業病,她割得真是乾淨俐落起手無回,但人倒楣真是連自殺都不利索,另一個醉鬼撞錯了門,用不地道的方式開了(聽說是用信用卡,現在的門鎖是怎麼回事…),進了浴室,看到一浴缸的血水嚇醒了,立刻撥了119,現在醫學技術高超,硬生生把她從鬼門關拉回來。

我聽了真是感慨萬千。我若是她,能跑能跳,還念到醫學院當了外科大夫,分手有什麼了不得的?路上大把的男人,砸都能砸一個回家,不喜歡再砸下一個就是了,需要那麼死心眼嗎?

瞧瞧她,再瞧瞧我。我除了能夠大嘆三聲無奈,只能說人過得太好就會自找麻煩,心魔百出。我若能跑能跳,就算失戀一千次,也同樣陽光向上。

男人比得上自己的兩條腿嗎?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想不開。

…我好像還比她小幾歲。

太自傷了,安眠藥沒起效果。正躺著發呆的時候,昏暗的病房突然亮得跟白天一樣。

我偏過頭看隔壁病床,腦海一片空白。

這黑病房我住了一年多,別說「那個」,連隻蟑螂都沒有,我還很遺憾命格太重,沒得特別的體驗。現在,一個半人半蛇(還是龍?)的猛男(?),面孔宛如斧鑿刀削,非常性格好看,正在低頭看那個昏迷的女醫生。

他伸手,女醫生飄起來…透明的女醫生,她的身體還在床上吊點滴。我猜是魂魄之類吧哈哈哈…

我居然沒尖叫,實在是心理素質堅強,不愧是日日生活在生死邊緣的模範病人。

他一把抱住女醫生…的魂魄,亮得刺眼的病房突然出現一個黑洞。他縱身,矯健的優游而入,我相信姿勢可以在跳水比賽裡拿到滿分…不好的是,那個黑洞沒有及時關閉,我發現我開始透明化…把我吊著點滴的身體留在病床上,並且被吸入黑洞了!

這下,不尖叫也不行了。但靈魂尖叫的效果很差,只引起樓下的野狗吹狗螺,沒引起任何人類的關切。

剛才那個詭異的場景,不管是妖怪(大概吧?)索魂,還是什麼異族愛情故事,都無法引起我驚恐或感動的情緒。我只絕望的想到周星星說的,「我是鄉民,只是站得前面一點。」

問題是,我並不想站得前面一點,別說站,我連爬都爬不出病房,你們的愛恨情仇關我啥事,你們失火你們的,為什麼要殃及我這條命不久矣的池魚?!

更重要的是,現在是什麼狀況啊?

我非常老套又沒創意的悲呼,「救命啊~」

別傻了,當然沒有大俠來救我。你以為人生處處是小說嗎?太天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