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姑兒 之八

我趴在三公子的背上睡到天亮,在王家引起冷調奢華的轟動。

說冷調,是因為每個人都很冷靜。不管是三公子的婆子丫頭,還是我的婆子丫頭,應該說舉家上下都很冷靜。三公子不准人叫醒我,讓我趴在他背上睡到自然醒…相對於我面對滿屋子等著伺候的丫頭的震驚,連三公子在內的每個人表情都超級冷靜。

【Google★廣告贊助】

說奢華,經過這事兒以後,禮物像是下雨一樣扔下來。件件昂貴,每每誅心。看得我冷汗直流,眼眶含淚。我錯了,王家沒個好人。他們誤會我這小蘿莉(就算只有身體)被小正太(委實有點超齡)吃了,所以個個慷慨解囊,人人奮勇爭先。

等王熙鳳搞清楚啥事也沒發生(是說你們有沒有人性,他的腿才截多久啊?!),非常當機立斷的要我搬去三公子的葳蕤院,並且親自指揮。

這年代就流行幼馴染嗎?王家果然沒一個好人!

等我苦著臉進了三公子的房間,他看著我,居然有點哀傷。「…如果妳不願意搬來…」欲言又止,淚光閃閃,很完美的噙著憂傷又寬容的笑。

停停停!這年代不時興「好可憐」攻擊啊!尤其是含淚聖母笑正太…

「我沒不情願。」我垂頭喪氣,「只是,三公子,到今天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說起來悲憤莫名。抱也抱了,摸也摸了,也讓他癱軟無力過(笑的,你們在想什麼…邪惡!),但我居然…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微張著薄薄的唇,驚愕的看著我。明明不是多帥的人啊,為什麼有這種終極絕殺正太表情…

「…我姓王。」蒼白的臉孔慢慢紅了起來。

廢話!

「名柏隱,字仙心。」他小小聲的說,垂下眼簾。

「那我該叫你柏隱還是仙心?」我問。

他居然別開頭,耳朵紅得發軟。我說你這個臉皮怎麼突然厚突然薄,這樣我不適應啊!

「仙心好了。聽起來很飄逸。」我當機立斷。

等了半天,他才小小聲的嗯了一聲,臉還是沒有轉過來。

我突然發現一個事實。三公子王仙心是個腹黑傲嬌。如果我節節敗退,東躲西藏,他的腹黑屬性就會百分之百上升,傲嬌屬性降低到等於零。如果我勇往直前、義無反顧…情形就相反過來。

這個事實讓我心情大好,立刻踢掉鞋子爬上床,他嚇了一大跳,「妳、妳做什麼?現在我可…不疼…」

「我又不是你的止痛劑。」我大剌剌的說,怪笑著摟住他的脖子,在他耳邊用最甜膩的聲音喊,「仙心~」

別說他抖了一下,我自己抖得更大。

…不行。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我不是這塊料。這不是七傷拳,而是法術反彈,殺敵一萬,自損一萬五。

我倉皇滾鞍下馬…下床,但腳還沒著地就讓王仙心小弟弟撈回去。

完了。雖然我料敵甚準,但我實在不是那塊料啊~

他乾脆半壓著我,嘴都快貼在我耳朵上了,「安平…我記得妳還沒有字對不對?」

我慘叫,「你說話就說話,別往裡頭吹氣呀~」

他居然很故意的貼著笑起來,這不是吹更大嗎?!

「字琳琅,好不好?跟妳笑的聲音一樣…」他聲音很低很低…這年頭的小孩怎麼這樣,基因太不好了!

「都好都好,放開我呀~」我只能繼續慘叫,雞皮疙瘩已經快滿出來了。

他是放開我了,但放開我之前,咬了一下我的耳墜子。等我暈悠悠的滾下床逃跑時,不但忘了穿鞋子,臉孔應該跟茄子的顏色相當。

他居然在我背後笑得挺開心的。

我決定午餐要延後兩個小時。這次我要開講滿漢全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