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 第八章

薄荷被應元的告白弄得有點發昏,她沒辦法說好或不好,連要溜走都忘記,只是呆呆的坐在他的懷裡,眼睛大張著,腦門一片嗡嗡作響。

她說不出來自己是高興還是不高興的…

狂喜?或許。深沈的恐懼?或許。說不定,她一直渴望可以聽到這句話,卻也一直害怕聽到這句話。

【Google★廣告贊助】

我們在一起吧。

良久之後,她微弱的出聲,紅腫的眼睛已經流不出淚,只有輕輕的嗚咽,「…你、你犯規了…」

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應元卻馬上懂了,他他深吸一口氣,很坦然的承認,「我是犯規了。但是為什麼我要壓抑呢?我是真的喜歡妳,想要保護妳,和妳在一起。只是拼命的否認,硬要塞進『好朋友』這種身分,那才真的不自然。」

他的大手握住薄荷的,她小小的、冰涼的手被溫暖的包覆著。「讓我照顧妳,好不好…」

薄荷搖頭,緊跟著點頭。她垂下眼簾,突然發現,無法流淚的悲傷,才是真正的悲傷。

「…我很想答應,但是不可以答應。」她的心很痛很痛…非常的痛。她就要失去熊先生了…她快要失去他了。等她坦白完,就要永遠失去他了…

為什麼你要犯規呢?我們不是有默契,要當永遠的「好朋友」嗎?

「…我不可以答應。」她吞了幾口口水,將哽咽咽了進去,「我不要將來你恨我。我並不是你想像中那麼好的女孩…我已經不好了,不可以嫁人了…」

她跳下應元的膝蓋,慌張的找著自己的皮包。再見,熊先生。永遠再見了…

「為什麼不好,不可以嫁人呢?」應元靠在門上,阻止她奪門而出,「妳殺人放火過?還是在台北車站放過炸彈?」

「你你你…你不要逼我!」薄荷哭叫起來,一直包覆在心裡的傷痕從來沒有痊癒,現在又惡狠狠地撕開了,「你、你一定要聽我說出來對吧?我、我不是…我不是處女了!不但這樣,我還…我還把孩子…」她說不下去,只覺得過往的哀傷發狂的撲上來,簡直要讓她窒息,她捶著應元,「讓我回家!讓我回家!我不要再見到你了,我再也不會出現在你面前了!讓我回家!」

應元嚴肅的看著又哭又叫的薄荷,有些無奈的將她抱個滿懷。「…這不是妳的錯。」

「是我不對,是我不好!」她緊閉著腫痛的眼睛不斷發抖,「為什麼我無法拒絕呢?為什麼我沒守住…?那個孩子…他沒有錯啊。為什麼我那麼自私…我再也無法愛任何人…」

語言是那樣的不精確,她不知道要怎樣表達自己的痛苦和歉疚。熱戀時,她不斷的告訴自己要理智。但是那個人…當她是那麼愛那個人的時候,他的所有要求,她都無法拒絕,不能抵抗。

終究是她軟弱的關係。就因為她太軟弱了,才會將自己最寶貴的「完整」獻出去,才會連累那個無辜的孩子…

「這種事情,難道是妳一個人就可以辦到的嗎?」應元拍著她的背,溫柔的抱著她,「如果有錯,也是兩個人的錯。更何況…那又不是什麼錯誤…」

他詞窮了。都二十一世紀了,居然有女孩為了這種問題痛哭傷心。身為一個男人,實在很難想像…

不過想起他那些主張「非處女不娶」的豬朋狗友…他稍微了解薄荷的感受了。

但是那樣的爛男人,畢竟只佔男人總數很少的比例。而他,對於用那片薄薄的膜衡量一個女人價值的愚蠢,向來抱著反感和噁心的感受。

想要保持處子之身?很好,這是妳(或你)的堅持。但是把這種個人行為弄得像是宗教般神聖不可侵犯,排除所有異己,令人感到厭惡透頂。

飲食男女,人之大欲。為什麼要聽從腐敗的宗教和陳舊偏執的社會觀念撥弄?人類的文明應該是往前進而不是開倒車的。

「我們還是好朋友。」應元專注的看著她,「妳可以好好想想。但是我的心意,並沒有改變。雖然我也交過女朋友,並不是處男,但是我對妳的心意是真誠的。如果妳一定要把我跟那些畜生相提並論,我會覺得侮辱而受傷。」

這一夜之後,應元果然不再提這件事情。他依舊用他有些耿直不諱的態度體貼著,依舊每天送薄荷上班下班。

薄荷知道,他在等。他在等她的答案。

她不知道…她只覺得好亂好亂…亂到不知道如何是好。點不點頭,她似乎都會失去熊先生…

沒錯,應元很有耐性。但是一個男人的耐性到底可以有多久?即使是熊先生這樣完全不同的人?

她真的不知道。

幾乎是歉疚的接受他的溫柔和陪伴…她終於正視他們之間的感情。再好的朋友也不會像熊先生這樣無條件付出的…他們之間早就不是「好朋友」的程度。

她憑什麼霸佔住熊先生的時間和心力呢?男人的青春也是有限的。

要走,她的情感捨不下;不走,她的良心受苛責。接受?她已經心力交瘁過一次,害怕面對感情的腐敗;不接受?

她…她已經愛他太深。

這樣的心神不寧雖然沒有影響到工作,卻讓她的體重急劇的下降。老闆娘看著這個得力助手,心裡打起了警鐘。

這女孩子又乖又負責,公司實在少不了她。怕的是…她結了婚就不做了,那可就很麻煩。看她最近這樣患得患失,倒像是在戀愛…女孩子嘛,再乖也會有幾次戀愛經驗,沒什麼。

但是戀愛歸戀愛,結婚又是另一回事了。

老闆娘忖度了一會兒,終於把她叫進辦公室。

「薄荷,妳也快二十五了吧?」老闆娘和藹可親的說。

原以為是公事,薄荷被老闆娘問得一愣。「明年我就二十五了。」

「也是該考慮結婚的時候了。」老闆娘點點頭,「這年頭男人壞心的多,老實人真的沒幾個了。妳一直在公司裡賣命,我就跟老闆講了,也得替薄荷留心一下。不然這裡來去的男人有幾個能相信的?讓妳去哪兒找好對象呢?剛好老闆的小弟研究所畢業了,也想找個好女孩認識。我想你們兩個倒是很登對的,禮拜六下午讓你們見個面,認識一下,怎麼樣?」

薄荷驚得臉孔發白,好一會兒才吞吞吐吐的說,「…老闆娘,我的事情還不急…」

「怎麼會不急?」老闆娘很獨斷的回答,「女孩子都是要嫁人的。妳一畢業就來這兒上班,我拿妳當妹妹一樣看待。妳的終生大事我該關心的不是?妳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家,老闆的小弟妳也見過幾次。人是沈默了點,不太愛講話,可是規規矩矩的讀書人,我們家家底又不錯,怕會虧待妳?就這樣決定了,禮拜六下午不上班,正好讓你們一起喝茶認識一下…」

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工作是她唯一的命脈,和生活的重心。她向來聽話乖順,從來沒有違逆過老闆娘。或許,在悲慘的母女關係之後,她有些移情到老闆娘的身上。

雖然同樣獨裁霸道,但是老闆娘比母親更願意公平的對待她。她付出多少努力,就會得到多少肯定。從某種層面來說,她可以大膽的反抗母親,卻很難同樣的反抗老闆娘。

這份工作不只是工作而已,老闆娘也不只是老闆娘。

但是,她想到熊先生。

「…我已經有交往的對象了。」薄荷低下頭。

老闆娘意味深長的看她一眼。嘖,小女孩沒見過世面,誰對她好一丁點兒就掏心掏肺。她怎麼能夠看自己的得力助手這麼傻?就算是私心,就算是怕她結婚跑了,到底也是為了她好。

「還沒結婚之前,多看看總是好的。」老闆娘淡淡的說,「又不是要妳馬上結婚,多認識個人不也挺好?就這樣,禮拜六一下班就一起去吧。」

薄荷急出眼淚,卻無法反駁,只是默默的離開辦公室。未來的一幾天一直心神不寧。

她該怎麼跟熊先生說呢?

拖了又拖,她還是無法說出口。剛好應元跟她說,「禮拜六下午我跟朋友有事情,不能接妳回家。妳記得要吃飯,晚上我再去找妳。」

薄荷暗暗的鬆了口氣,「我、我下午也剛好有事…」

「哦?加班?」應元隨口問了。

「…也算吧。老闆娘要我陪她出去…」她低下頭,不敢看應元。

懷著忐忑的心,她硬著頭皮上了老闆娘的車。

薄荷自我安慰著,人家都念到研究所了,哪會看上她這個高職畢業、長相普通的女孩子?她依稀對老闆娘的小叔有點印象,雖然不太講話,卻是斯斯文文,乾乾淨淨的順眼男人。

這樣的男人一定有大把女朋友了,只是兄嫂太操心,才會硬安排這樣的相親。

只是見個面而已。她不敢拒絕老闆娘,卻可以請那個人諒解。如果只是撥電話…她應該可以說出口。

雖然都打好主意了,到了咖啡廳,她還是喉嚨一陣陣的發乾。她是很害怕…非常非常害怕。如果可以,她並不想認識任何陌生人…

坐定以後,老闆娘跟她說了什麼,她都沒聽到。只是一杯又一杯的喝著冰開水,還是忍不住喉頭的乾渴。

「哎唷,讓我們等這麼久…」老闆娘笑吟吟的站起來,突然臉色大變。鼓足勇氣望過去…薄荷的臉孔也蒼白了。

推門進來的那個男人…她知道。那是老闆娘的小叔。但是為什麼…他的背後跟著熊先生?

「大嫂,」那個清秀的男人咧嘴一笑,「抱歉,我遲到了。這是我的男朋友…」他朝後指了指應元,「妳知道的。」

「…家齊!」老闆娘狂怒起來,「你存心讓我沒面子是不是?!怎麼把你的豬朋狗友都帶來了?你忘記爸爸還是因為你這種…差點氣病?你不是答應媽媽要當個正常的好人嗎?你今天是…存心再氣死我就對了!」

「大嫂,」家齊很嚴肅的看著她,「我沒有殺人放火,也沒有做什麼壞事。我當然還是個正常的好人…我不過愛的是…」

「你給我閉嘴…」老闆娘的話還沒說完,另一聲怒吼砸得每個人的耳膜嗡嗡作響。

「薄荷?!」應元瞪得眼眶都快裂開來,「妳在這裡做什麼?!」

恨不得鑽到桌子底下的薄荷,眼睛裡打轉著淚,手足無措的慌張,「…我、我只是…陪老闆娘來…」

「來相親是吧?!」應元快氣炸了,一個箭步衝上來,不但嚇得薄荷跳起來,連老闆娘都往後退了好幾步,「妳居然瞞著我來相親?!妳最少也該跟我說一聲吧?!」

老闆娘看看家齊,又看看應元,不敢置信的望著薄荷。「…這個大聲公…該不會是妳的交往對象吧?」

此時薄荷終於反應過來。老闆娘的小叔說…應元是他的男朋友?應元又打算和薄荷交往…廣義來說,家齊是薄荷男朋友的男朋友。

這是什麼跟什麼…她發現自己腦袋塞滿糨糊,不會思考了。

這團混亂中,家齊很感興趣的湊過來,「咦?這麼巧?妳是應元的女朋友?那我們都是一家人,不算外人了嘛!」他很熱情的過來握手。

「把你的手拿開,不要碰薄荷!」應元幾乎氣歪了,「妳說話啊!為什麼寧願跑來跟不認識的人相親,也不答應當我女朋友?我就比陌生人糟糕嗎?還是妳討厭我?只要妳說一聲討厭,我馬上走!」

「你那麼大聲幹嘛?」家齊拉長了臉,「嚇唬女孩子很有趣嗎?你沒看她快哭了?」

「旁邊站啦!沒你的事!」應元火大了,「說話!哭什麼哭?」

「也沒誰聾了,大聲就贏喔?騙人不會大聲啊?」家齊也拔高聲線嚷了起來。

老闆娘已經快昏倒了…她這個小叔有斷袖之癖,公婆頭痛不已,公公還氣到差點中風。家族會議商量讓他早點娶個老婆「矯正」這種傾向,她才想到薄荷。

現在卻亂成一團了!薄荷的男朋友居然也是小叔的男朋友,而且小叔居然為了薄荷和男朋友吵了起來…什麼跟什麼呀!?

「夠了!我受夠了!」老闆娘站了起來,「讓你哥去治你吧。我不管了,我再也不想管了~」她匆匆的奪門而出。

正不可開交的三個人愣了一下。家齊爆出一聲歡呼,「喔萬歲!這招果然有效!成功了成功了!將來我看還有誰敢幫我安排相親…」他歡呼著要撲上去擁抱應元,卻被暴怒的應元一把推開,差點兒撞上牆壁。

「…你、你怎麼可以這麼兇?」暈頭轉向的薄荷顫著聲音,「他、他可是你的男朋友欸…」

應元咒罵一聲,「誰是他男朋友啊?!我是被他抓來當替死鬼的!什麼叫做誤交匪類…認識他這個禍害就是誤交匪類!」

「你歧視我!」家齊橫眉豎眼起來。

「對啦,我歧視你這個匪類!」應元簡直快氣死了,「我真是上輩子沒燒好香,讓你這個匪類拖累了…」

「你…你不要騙我…」薄荷開始哭了起來,「你、你壞人!你有男朋友還…還跟我說…我討厭你!」她哇的哭出來。

「妳聽不懂人話是不是?」應元氣得臉發青,一出口就嚇壞了整個咖啡廳和外面行走的無辜路人,「跟妳說他不是啦!倒是妳給我說清楚,為什麼跑來相親?!」

薄荷啜泣著,「…我高興跟誰相親關你什麼事情?反正你都在騙我…」

「妳怎麼這麼番?跟妳說不是就不是嘛!憑什麼?憑我是妳男朋友!」

薄荷被他的超大音量唬得一愣一愣。欸?欸欸欸?她答應了嗎?他不是說…叫她回去好好想想?

「妳又沒有拒絕啊。」應元蠻橫起來比牛還頑固,「既然沒有拒絕,那就是答應囉。」

「…哪有這樣的…」薄荷愣愣的想著當中的關節,想不明白。

趁著她發愣,應元趕緊推家齊,「快啊!快幫我解釋…愣在那兒幹什麼?我都夠義氣來幫你了,你在旁邊看什麼戲?」

家齊嘿嘿的笑,「你不是說我是匪類?你看過匪類拔刀相助的嗎?嘿嘿嘿…我看你的女朋友跑定了…我們湊合湊合吧。雖然你不是我喜歡的型…」

應元差點把血管炸了。這個可惡的老朋友…

「宋家齊!」

一團混亂中,家齊開著他的車,將薄荷和應元載到他家裡去。實在他還很想繼續看熱鬧…但是咖啡廳的老闆幾乎哭訴跪求請他們離開,看在老闆長得那麼可愛的份上,他也只好帶走這隻野熊和小白兔了。

不過他實在滿訝異的。他和應元認識超過十年,很了解老朋友的個性。雖說應元是個外表粗獷內心細膩的男子漢,對於許多相異都抱持著開闊而容忍的心胸…

但應元應該很討厭這種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吧?他不是喜歡那種堅決勇敢,可以隻身到第三世界餵難民兒童吃稀飯的女性嗎?

幾時他轉性了啊…?

「妳說啊?!為什麼要跑來跟陌生人相親?妳不說個理由出來,我絕對不善罷甘休!」應元繼續暴走,那副猙獰的樣子恐怕連嬰兒都會嚇哭。

「你、你不善罷甘休又怎麼樣?」薄荷哭著反抗,「老闆娘要我來看看,我又不能夠說不要。相親…相親又不是要結婚,你、你吵什麼?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你明明都有了…有了要好的男朋友了…我又不會歧視你,你怕什麼…我們還是、還是好朋友啊…」

旁觀的家齊有些恍然,哦…原來是這樣啊…哭哭啼啼的背後,還有著這樣的心靈啊。

「我不要當妳的好朋友!」應元暴跳了,直到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沒有表面的瀟灑。開玩笑,薄荷是他的啊!怎麼可以隨便跟那些心懷不軌的陌生笨蛋相什麼親,結什麼婚?「我是妳的男朋友啦!妳將來要結婚也只能跟我…」

瞥見旁邊在偷笑的家齊,他滿肚子的氣都揚了上來,「笑什麼笑?牙齒白?你再不幫我解釋清楚,多年的朋友就做不成了!」

家齊慢條斯理的拍拍暴怒的老朋友,「哎唷,火氣那麼大幹嘛?解釋就解釋麼…對啦,應元只是我的老朋友,不是我的男朋友。我不喜歡肌肉男麼…我比較喜歡玉樹臨風的美少年,應元不合格啦。」

他笑咪咪的遞了面紙盒給薄荷,「不過呢,我得有個盾牌,省得家人老是煩我啊。既然應元不肯當我的代班男朋友…」他眼睛閃亮量的看著薄荷…

「妳要不要當我的代班女朋友啊?」

「…什麼?!」薄荷和應元一起叫了起來。

「哎,先不要抗拒嘛。」家齊溫柔的勸誘著,「我對女人沒興趣,對應元也沒興趣。算是幫我點小忙…誰讓我現在還是單身呢?現在的男人啊…」他托腮嘆了口氣,「怎麼可以笨得那麼理直氣壯呢?我真是愛死他們的身體,卻恨死了他們的笨腦袋啊~」

「絕對不行!」應元爆出青筋,將薄荷往他身後塞,「她是我的!就算只是名義上,我也…」

「你未來幾個月會很沒時間喔。」家齊點點他的胸膛,「我可以替你接送小薄荷啊。」

「不要隨便叫她的名字!」應元嘴巴還是很兇,氣勢卻弱了很多。

看應元動搖了,家齊趕緊趁勝追擊,「薄荷小姐,妳應該比較能夠體會我的苦處吧?家人老逼我跟女人結婚,但我的確志不在此,萬一吃逼不過,胡亂結婚了,豈不是害了人家女孩子一生?雖然我現在沒有男人,但是以後誰知道?萬一我命定的人出現了,妳說我該怎麼辦好?既然妳跟應元…請妳委屈一點,當當我的擋箭牌。以後應元忙起來,我也能幫接幫送,妳又多個不一樣的朋友,不是很好?」

薄荷原本就是心軟的人,被家齊這麼一說,不禁有些同情。她和應元原本就是同一流的人,從來不覺得同性戀有什麼了不得的。愛情只有愛上誰,性別原本就不重要。

她還在猶豫,應元粗魯的插嘴,「別亂遊說!會長我是絕對不當的…」

「你不當也沒關係,但你可是亞洲地區的代表,這次大會在台灣召開,你別跟我說你不管。」家齊笑吟吟的。

「…什麼大會呀?」薄荷怯生生的問。

「一個跨國際的學生組織…」家齊低笑一聲,「一群自以為菁英的國際井底之蛙。」

應元不耐煩的打斷他,「你別對薄荷胡扯!你別忘了你也在會裡!」

家齊聳聳肩,「我只是想看看這群人可以蠢到什麼程度而已。」

之後應元跟薄荷解釋半天,但是薄荷還是聽不太懂。畢竟這些說明裡頭充滿了英文,而她的英文大約連國中程度都沒有。

她只知道這個龐大的組織橫跨多國,許多人在學生時代就加入了,構成一個很龐大的人際網。每年都在某個國際都市召開會議,今年輪到台北了。

「我是亞洲地區的主辦人。」應元有些為難,「家齊是副代表。會被捲入這次的烏龍,就是我跑去跟他商量會議的事情…」

的確,就算有家齊幫忙,他還有工作,這幾個月會忙到不可開交。

薄荷研究似的看了他好一會兒,知道他在煩惱什麼。他…總是把薄荷放在第一位,總是擔心著她。

可以賭一下的不是嗎?她的熊先生…值得她賭看看的不是嗎?就為了此刻,為了他的心意。

「…好。」她怯怯的將手放在他的臂彎,「我當你的女朋友吧。」

這個情勢大逆轉讓應元昏了一下。欸?欸欸欸?他們剛剛不是還吵得不可開交嗎?現在是怎樣…?

「但是,我也願意幫家齊的忙。」她小小聲的說。

「…什麼?!」應元的聲音大得幾乎掀開屋頂。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