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初相遇 第十章

第十章

第二天,館長一早就起來梳洗,叫醒他們兩個。

跟尋常的人類一樣,館長帶他們去吃早餐,到百貨公司的童裝部,替殷曼買衣服。

百貨公司的小姐看到一個清麗到不可思議的小女孩,讓人抱著,美麗的不像人間的小孩。爭著上前逗她,只見她睜著一雙明亮清澈到有些令人發毛的眼睛,想逗她的大人,心裡都有些凜然,反而後退了幾步。

【Google★廣告贊助】

館長趕緊挑了幾套童裝,殷曼伸手去接,衣服卻都掉在地上。掙扎下地想撿起來,她卻又跌了一跤。最後是館長將她抱入更衣室換衣服。

殷曼有些愴然若失,一個五六歲的小孩,臉上出現那種愴然的神情,實在讓人覺得很不協調。

「殷曼,妳現在是個人類的孩子。」館長一面幫她穿衣服,「人類的幼兒期很長,妳不用覺得害羞。」

「…我明白。」她溫和的回答,笨拙的試著幫自己扣釦子。

館長順便幫她把長頭髮綁起來,一個再乾淨簡麗也沒有的小女孩,就這樣出現在眾人面前。

等得有些不耐煩的君心張著嘴,看著粉雕玉琢的小殷曼,不知道為什麼,馬上臉紅起來。

她…真的很漂亮。

算算年紀,他和殷曼的外貌起碼也相差了十來歲。以後…殷曼都得由他來照顧了呢。不管是吃飯、穿衣、還是…洗澡…(喂喂,洗澡可以省略吧?)

帶她去上學,不管做什麼都在一起。

但是…一個中學生的零用錢養得起小殷曼嗎?他突然沒有什麼把握。看了一眼默默讓館長抱著的殷曼,他下定決心。

大不了去打工就好了啊。就算得輟學工作養活她,那也不算什麼。要緊的是…他可以一直跟殷曼在一起。

這麼一想,他開心了起來。殷曼只看了看他,垂著頭繼續沈默。

逛了一整個上午,他們都累了。就近找了個餐館坐下來吃飯。殷曼努力的拿起湯匙,拿了好幾次,湯匙一直掉到桌子上。

君心把湯匙撿起來,「小曼,我餵你。」

殷曼想要搖頭說不,卻拗不過君心的熱情,只好張開小小的嘴,一口一口吃下去,只是有些淒然。

「我吃飽了。」殷曼說。

「吃這麼少?」君心看著還剩了大半盤的兒童餐,有些兒不滿意,「要多吃點才能快點長大呀。」

殷曼苦笑著,「…我不喜歡肉的味道。」

君心正想訓她不該偏食,轉思一想,「對了,小曼,妳吃素對吧?難道妳是不想殺生才不吃肉嗎?」

望了他好一會兒,殷曼噗嗤一聲笑出來,「君心,你這話說得好笑。吃素難道不殺生麼?難道動物是生命,植物就不是生命?」

被她這一堵,君心有些訕訕的笑了。只是一旁聽著的館長發起呆來。

這…這個樣子,殷曼真的能夠當人類嗎?她看得太透徹,反倒阻礙她當個真正的人。化人到現在已經快一天一夜了,她卻連拿把湯匙都困難…想來是飛頭蠻沒有身軀,她像是裝了義肢的人,無法指揮自己的身體。

身和心,她都不像個真正的人類。

趁著君心去洗手間,她低低的勸,「留在我這兒吧,殷曼。君心無法照顧妳…」

「謝謝妳的好意。」殷曼柔柔的笑,「我會沒事的。」

等君心從洗手間出來,殷曼伸出手,要君心抱她。這夜他們不好繼續打擾館長,找了家旅館住了下來。館長雖然有些擔心,終究還是告辭而去。

殷曼破例對君心說了許多話,君心抱著她坐在窗台上,看著重慶打翻珠寶盒似的閃閃華燈。

「…你太不喜歡人類,卻太親近妖怪了。」殷曼柔白的小臉有著過度早熟的憂心忡忡。她的手還不太聽使喚,笨拙卻憐愛的一遍遍摸著君心的臉,「你不能拿咖啡廳的那起熟客當樣本。所謂物以類聚,狐影吸引來的自然是比較友善的眾生。但是跟人類一樣,眾生還是有好有壞,只是眾生單純些、直接點。你不當討厭自己的同族…」

君心享受著她憂心的囑咐,順從的,「好的好的。我再也不會這樣了。若是我又露出討厭人類的樣子,妳就提點我一下。只要妳開心,我怎麼樣都可以…」

殷曼像是為難似的一笑,淡得幾乎看不見。她溫柔的、笨拙的吻了吻君心。

讓一個五六歲的孩子吻了…君心卻覺得自己的心幾乎跳出胸腔。很多年前…殷曼還是大妖飛頭蠻時,他們初相遇,為了救他一命,殷曼吻過他。

穩重的殷曼、使小性子的殷曼、嬌憨的殷曼…到孩子一般的殷曼。不管她變出多少面相,都是他心頭銘誌至深的影子。

刀刻不去,水淹不沒,火燒不見痕跡,怎麼都無法磨滅的影子。

就算…就算她成了前世那少女骷髏的模樣,他只覺得心碎,依舊愛她如昔。

「記住了,不要討厭自己的眷族。」殷曼靜靜的,「有族民可以相依,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妳說什麼,我都會記住。」君心愣愣的望著她,「妳去哪裡,我都會跟。因為我愛妳呀…我真的真的…」

瞅了他好一會兒,殷曼張開小小的手臂,依偎在他肩上,看不清表情。

這天晚上,君心覺得很滿足。向來不讓他靠得太近的殷曼,靜靜的偎在他身邊,熟睡著。其實,他沒有什麼褻瀆的想法。他只是希望,可以跟她相偎著,永眠到世界毀滅。

這才是他最大的心願。

醒來時,他有些不知道身在何處。靜靜的山月從窗外照了進來,滿地的沁涼。

「…是嗎?如果是這樣,真的沒有辦法了…」館長遺憾的聲音響起。

君心張開渴睡的眼睛,看到狐影和館長都站在他床頭。他伸手往床畔一摸,撲了個空。

他的心如墜冰窖,深深的冷了起來。

「…小曼呢?」他不敢相信,低低的問,「小曼呢?!」

「聽我說…」狐影眼底滿是悲感,「我將殷曼送到安全的地方閉關了。」

君心跳了起來,一把揪住狐影,他眼睛快要噴出火來,「還我!快把小曼還我!你怎麼可以帶走她?你怎麼可以?!她是我的,我會照顧她!你怎麼可以把她帶走?她在哪裡?」

「她從來都只是自己的,不會是你的!」狐影也大聲起來,「你沒辦法照顧好她的…撫養一個小女孩不像你想的那麼簡單…」

「她是我的,我的!」君心激動的大跳大叫,「她一直都是我的呀!我去工作養她!我會把她照顧得好好的…就像她照顧我一樣!她是我的,我是她的,本來就是這樣…把她還我,還我!」

「你做不到的。」狐影反過來抓住他,「你做不到。因為封天了…諸神眾魔都歸於本位,只能從有管理者的都市出入。你懂意思嗎?這樣一來…有管理者的都市就成了真正的國際大都市,移民和過客是現在的好幾十倍!管理者沒辦法時時刻刻盯著那麼多眾生…殷曼在都城反而危險。連我都沒辦法收養她…你?你這樣一個道行法術都上不了臺面的人類?!」

狐影忿忿的將他一擲,「你好好想想,是該發小孩子脾氣的時候麼?她若不是為了你的安危,怎麼可能流著淚離開你?!」

她…她哭了嗎?

君心心頭一酸,也跟著哭了起來。「我沒有她不成啊…我只有她而已啊…我什麼都不要了,什麼都不管了…我不怕死,就算死掉也沒關係…但是不能沒有她啊…」他語無倫次的哭喊著,像是失去母親的孩子。

「修仙吧。」狐影沈重的呼出一口氣,「你修仙吧!你若還想見到殷曼,就好好的修仙吧!將來可以在天界遇到她…不過百年光陰而已!怕什麼?你若是初心不滅,你總是會見到她的。」

像是看到了丁點的希望之光,在絕望的絕對黑暗中,這樣的薄弱。但這是他唯一的光源。

「修仙就一定可以見到她嗎?」君心不斷啜泣。

「…一定。」狐影靜靜的看著他的眼淚,覺得很疲倦。人類的哀傷感染力太強,總是令人疲倦。

「館長…」狐影揉了揉眉間,「這小子拜託妳了…實在很抱歉,將這樣的重擔…」

「交給我吧。」館長抱著痛哭的君心,輕輕拍他的背,眼鏡後面的眸子像是什麼都了解,「狐仙,你還有事該辦。」

他緩緩的關上門,臉孔滿是憂鬱。他不喜歡人類的悲傷。滋味太苦了,讓他這敏感的狐仙,特別難受。

沒有搭電梯,他逕自走到樓梯間,在樓梯上,殷曼靜靜的坐著,翹首望著小窗射進來的蒼白月光。

「…他很傷心。」狐影撤了圍繞在殷曼身邊的結界,將她抱起來。

「我也是。」殷曼小小的臉孔沒有表情,只有兩行冷淚蜿蜒而下。

「或許…」狐影還想掙扎,君心言語無法表達的哀傷直接衝擊到他的心底。那很苦,很黑暗,很辛辣,像是要跟著流淚。他都不太相信自己說出來的藉口,這些困難又不是不能克服的。

「不行。」殷曼悲苦的笑了笑,「…那孩子…太依賴我了。繼續這樣下去,對他的修行有妨礙…」

「殷曼!」狐影想抗議,卻被殷曼打斷。

「若是我死了呢?」殷曼垂下頭,「不過幾年光景,他依賴我已經依賴得太深了…若只是男女之情,那到好辦。激情如朝花夕露,三年五載,肌膚相親耳廝鬢磨,終究有淡的時候,那時他終會棄了我,取了別個她;偏偏又不是這樣。他將所有良善面的情感都歸諸在我身上…眼前不過幾年,就這個樣子…若是多拖個十年八年,他怎麼自拔?」

攤著看自己依舊有些顫抖的手,殷曼的聲音也跟著顫抖起來,「我成了人身,妖力是一點也沒有了,一切都要重頭來過。你看看我…看看我…我的靈識和身子哪裡像個正常人?連要掙扎著活下去都有疑問了,你說我這修仙的路能成麼?多少大妖都敗在化人之後。若是我死了呢?若是我在他面前死了呢?」

她勉強壓抑著情感,卻壓抑不住內心陣陣的慘痛,「現下他只是傷心些,終究有個目標,就算修仙不成,也去病延年。我若在他跟前死去,他的心不要碎了麼?早知道會給他添上這些情障,當初就不該救了他。救了他又讓他一生折磨…我這是做什麼呢…?」

殷曼別開臉,稚嫩的臉孔卻有著早熟的哀慟,卻是種奇特的詭麗。

狐影默然,滿眼是淚,只是強忍著不流下來。

妳說君心將所有良善面的情感都集中在妳身上,妳又何嘗不是如此?妳將所有對族民的感情,對父母的愛,對恩人開明,所有的一切,都投射在君心身上。

像是妳的親人、妳的孩子、兄弟,又像是妳的哥哥、父親…

「…妳懂得捨了。」狐影安慰的抱緊她。

殷曼沒有說話,只是乏力的偎在狐影的肩上。望著月影,隨著每一步晃動著。

她落下了淚,一點一滴的濡溼了狐影的衣裳。映著月,晶瑩的像是水晶一樣。

(第一部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