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初相遇 第九章

第九章

第二天,館長開車載他們去那座尼庵。

庵前尼姑正在灑掃,殷曼合十問訊,「師太,請問主持在嗎?」

尼姑打量了她一下,「女施主,有何貴幹?」

殷曼沈吟了一會兒,「我是來找一個木盒子的。」

【Google★廣告贊助】

那尼姑驚愕的看著她,連竹帚都掉在地上。「…請進,請進!師父等您很久了…」

不一會兒,這小小尼庵大大小小的尼姑都穿戴整齊,迎接出來,一個年紀很大的師太捧個木盒子,恭恭敬敬的奉上,「女施主,地藏王菩薩托夢以來,一直都在等您呢…」

「…地藏王菩薩?」君心驚訝了。

「封號之一。」殷曼漫應著,接過那個木盒子。仔細一看,居然全無斧鑿雕琢,是天然生成的盒子。她不懂…這樹為何要費盡心血孕育出這樣一個天造地設的盒子,又為什麼非交到她手上不可呢…?

她打開盒子。

剎那間,她不知道自己看到什麼。只覺得無數尖叫哀鳴直衝腦際,亂烘烘的鼓譟喧騰著。她什麼也看不見、聽不見,感覺不到,那無聲卻巨響,無數黑暗情感的狂流…

沒有聲音的囂鬧,沒有感覺的痛苦。

這是否就是瘋狂的感覺?

君心看她簌簌發抖,連假身都快維持不住,幾乎要現出原形,他大喊,「小曼姐!」

殷曼這才驚醒過來,木盒兒差點兒掉在地上,還是君心搶起來的。

盒子裡只有一截手臂粗細的斷枝,和一捲幾乎腐朽的絹帶,絹帶上纏綿幾根極長的頭髮,就這樣。

「這是什麼?」君心困惑了,「不,或者該問,這是什麼意思?」

殷曼寧了寧神,仔細觀看這些,她發現自己居然有些畏懼,「…我不懂。」雖然不懂…但是她隱隱的知道,這很可怕,卻很重要。

「這棵樹呢?是從哪個樹取下來的罷?」館長是局外人,反而比較冷靜,「要去看看嗎?說不定有什麼線索。」

老師太點點頭,「這神木有三千多年了,前幾年有人來測過祂的年輪…可惜去年冬天無端的打雷,把祂劈了一半,怕是活不成了…在後山,施主們,請跟我來…」

他們繞到後山,果然非常雄偉,可惜已經開始腐朽。半邊樹身焦黑,那雷直入地底,傷了根本。

老師太指指猶然完好的半邊,「就是那塊樹皮朽了,這才找到這個盒兒。」

殷曼呆呆的看著瀕死的神木,「…沒有這麼高。應該…」她腦中出現許多紛亂的影像,她不曉得看見了什麼。

「老師太,謝謝。」她回過神,「我們看過了就回去了。」

女尼們雖然好奇,但是地藏王菩薩囑咐過的,誰也不敢留下來看,遂頂禮回庵了。

「殷曼,妳還好吧?」館長覺得她很不對勁。

她搖搖頭,棄了假身。用髮捲著斷枝和絹帶,她飛上極高聳的、樹皮腐朽的地方。樹皮的附近有個粗壯的橫枝,那斷口雖鈍了,她卻一眼看出來,和木盒裡的斷枝是一塊兒的。

她呼吸越來越急促,瞳孔不斷的放大縮小。

這樹沒有那麼高…頂多也只有兩人高罷?她知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知道,但是她就是知道…

絹帶繞過橫枝,猛然下墜…她聽到非常響亮的折斷聲,這樣震耳欲聾…那是她頸骨折斷的聲音。

為什麼沒人解她下來?好痛苦…好痛苦…她不是死了嗎?為什麼她還看得到自己的身體漸漸腐爛、長滿蛆蟲…漸漸只有白骨和破爛的衣衫飄揚…為什麼沒有人解她下來?

喀的一聲,她的身體獲得自由,墜落到大地的懷抱。

行走在幻覺和前世恐怖記憶的殷曼,再也無法飛行,她筆直的跟著幻影中的白骨,墜入君心張開的懷抱。

繼續做著惡夢,連同君心一起看著自己的惡夢。

她的身體自由了…但是頭顱呢?她的頭顱掉不下來。還沒脫盡的頭髮纏住了絹帶,她的頭顱繼續掛在樹梢搖晃,已經死去很久的她,魂魄讓這樣的慘死震懾住,離不開已經漸漸化為白骨的頭顱。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她已經快要忘記為什麼要掛在這裡…是雨?是因為她沒把雨祈下嗎?她忘了。她忘記了一切,隨著腐朽的速度,遺忘了自己的名字、一切,只有怨恨與日俱增。

是她的父母親手把她掛在這裡的。

她好恨、好怨哪…但是她想不起來為什麼恨,為什麼怨了…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她的眼珠已經不存在了,但是痛苦的白骨,卻只能用著空空的眼窩望著月。

放我下來…好痛、好難過…放我下來…

真的有神嗎?她祈禱了又祈禱,為什麼神佛默然?真的有魔嗎?只要能脫離這種痛苦,她願意入魔道…但是魔也緘默。

為什麼?為什麼?她用空洞的眼窩控訴的望著蒼天。她再也受不了了…

「人類的孩子,妳為什麼在這種地方?繼續呆下去,妳會變成妖異啊…」背著光,那張臉孔有著不忍的慈悲,「可憐的孩子…受盡折磨的孩子哪…人類真是殘忍…」

只有頭顱、雙耳上長著雪白翅膀的仙人,將她解下來,溫柔的抱在髮陣中。「可憐哪…我們生不出子嗣,想要憐愛個孩子都憐愛不來,為什麼人類這麼狠心,就這樣對待自己的孩子…可憐哪…」那張溫柔的臉龐,蜿蜒了兩行淚。

瞪視著仙人,滿腔的怨恨憤憎,居然讓這淚融解了。空空的眼窩流出血淚,那少女骷髏發出死去以來的第一聲哭喊。

她希望的也不過是…父親抱她下來,帶她回家。

「好心的仙人…」少女骷髏細聲,「請毀了我的魂魄。我不願意轉世…除非當你的女兒,不然我不願意轉世…我不要…」

那張溫和的臉孔凝視她很久,溫柔的將臉貼在白骨上,「父親帶妳回家。跟我回家吧。」

「父親…父王哪…」從惡夢甦醒的殷曼喃喃著,「你耗了多少修行,修復我這樣一個傷痕累累的魂魄…你囑咐這樹收藏我的悲哀,清洗我的痛苦…父親哪…」

幾乎耗盡所有,強項的隱瞞過六道輪迴,私自讓她降生在自己妻子的懷裡。「父親…母親…」

她飛了起來,重新被喚醒的悲哀怨恨充滿心中,她疾飛,越過這棵樹,不遠的山巔過去,就是那令人憎恨的前世家鄉…

凝在空中,她愣住了。

模糊印象中的貧窮破落山村早已不見,滄海桑田,林立著聳天的高樓大廈,車水馬龍。

是了。她怨恨的、憎惡的人們,終究和慘死的她一樣,都逃不過死亡的呼喚。在彼此遺忘的時空洪流裡,誰都是過客而已。

恨也罷,愛也罷,都消失了,都消失了。

她仰望晴空,只有「他」還存在。那個無情無緒,超然一切的萬物平衡,成就也在,毀滅也在。無以名狀,只好謂「天」。

我們都身在一疋極大的織錦中。舊錦已破,新錦續織。就算再怎麼燦爛輝煌,幽暗晦澀,也只是一經一緯。

她像是窺看到什麼,只是還不明白。就是因為不明白,所以敬畏。

「飛頭蠻和人類,蜉蝣和神仙,都沒有什麼兩樣。」她喃喃著。

從後面追來的君心和館長,只看見她飛凝於空片刻,突然往下墜落,成了一團亮白的火焰。

「小曼姐!」君心急著衝過來,只見她像是裹在髮陣中,滿頭烏黑的長髮成了銀白,她的臉孔在縮小,表情呆滯。

館長浸淫在書籍裡已半生,尤其苦心鑽研宗教神怪典籍。她雖然未曾看過,卻也讀過類似描述。「化人?成形?不好了…君心,幫她護法!」

她從手提袋拿出書,「蕊意,快幫我去拿武器來!」

沈睡在書中的人魂少女驚醒,如疾星般飛馳而去。館長深呼吸了一下,她向來已書為命,深居在圖書館中,足不出戶,所有的戰鬥都是紙上談兵。

沒想到,這一把年紀了,還有這樣的初體驗。

「急急如律令,拜請中天青孚神君,祭起眾天將,如律而行!」她手持書本,張起了結界。

君心抱著殷曼,望著天邊黑壓壓的一片。他知道,那並不是烏雲。

館長因為這城市的托付,所以擁有了能力。但是她畢竟沒有實戰經驗,所以張起的結界雖可抵禦來奪丹的大妖魔,卻無法抵禦穿過結界的小妖小怪。

而且這樣龐大的數量…想要維繫結界就很困難了,她實在無法分身去救。

君心趕忙喚出飛劍,上下交織成防禦陣,抵抗狂風暴雨似的攻擊。

一般妖怪化人,都會先找好借胎對象,然後入胎潛修,以母體為屏障,就是為了隔絕妖氣,避免奪丹的妖魔諸怪。但是殷曼卻等不到借胎,一時感悟,竟然克制不住的成形了。終究是因為她境界超前太多,一但水到渠成,就止不住了。

聞得這樣濃重的妖氣,附近大大小小的妖魔真是欣喜若狂。須知化人中的大妖毫無防禦,然而內丹已經完滿,奪得一顆就有千年道行,無須苦苦修煉,這樣的好機會,誰不踴躍?

這種時候,誰還顧得怕管理者呢?更何況這任的管理者深入簡出,沒有顯露過什麼大手段,這起妖魔就更囂張無畏了。

只是不知道這老女人居然有本事使出這樣強大的結界,大妖魔頻頻撞壁,久攻不下,只有身微道行薄弱的小妖還可鑽進來,卻又讓君心的飛劍一一剿滅。

修煉已久的大妖自然有些智識,當中一隻罔象退出鬥圈,居然將自己碎裂成千百隻小妖,鑽進結界。館長心裡暗叫不好,這罔象修煉八百年,最是狡詐,正要迴身來救,偏偏眾妖魔發了狂似的一起疾攻,她只能強撐住結界,暗自焦急不已。

君心戰到此時,已經稍稍摸出點頭緒。看到大量同質的小妖鑽進來,心裡已經有了防備。哪知道那些小妖們居然在結界內融合成一個大妖,十足九首,像是個很多頭的大章魚,偏又靈活的很,繞過多把飛劍,搶到他面前,眼見就要捲去殷曼…

只見黑髮凝成髮刃,居然架住了他的十個腹足。

罔象大吃一驚,連連吼叫,發雷閃電,卻讓眾飛劍抵禦去,君心心下倒是茫然,只是本能的驅使髮刃,和罔象角力起來。

他不知道,上回與狐玉郎爭鬥,內丹和元嬰更密切不可分,互相輔佐起來。他心底一急,居然驅策了妖氣的內丹,使出飛頭蠻特有的髮刃。只是他茫然不知所解,只能憑著蠻勁胡打,一時之間,難分難捨的滾成一團。

「館長館長,妳的武器來了!」好不容易突破重圍的蕊意,摀著被抓破的臉,捧著一個黑匣子來,只見她帶來的眾人魂與妖魔鬥在一起,館長的壓力也輕了許多。

「蕊意,幫我撐著結界!」她掏出黑匣子裡頭的兩把銀槍,咬著書,轟然一聲,對著罔象開了兩槍。

罔象吃痛的跳起來,鬆開了幾乎力竭的君心。他怒吼連連,山岡為之動搖,怒氣騰騰的奔向館長。

只見館長眼不眨,氣不喘,左右開弓,銀槍不斷的放出子彈,奔到她面前時,罔象不敢相信…

他明明將所有子彈都抓住了,為什麼這些子彈反而融蝕進腹足,在他身體裡燒起一把天火?

「請聽聽我珍藏已久的福音,」咬在嘴裡的書落在地上,本來看起來已經邁入中年後期的館長,在罔象眼中卻是那麼巨大、美麗,「阿門。」

她開了最後一槍,罔象遍體燒起熊熊的天火。

「還有誰想聽我的福音?」館長冷冷的面對群魔。

這個時候,群魔才意識到,他們面對的是,這魔性城市的化身,人類的管理者。瞬間如潮水般洶湧而退。

「…館長。」蕊意沒好氣的摀著臉孔。

「怎樣?」

「就告訴妳了,日本卡通不要看太多…」

「……………」

君心跪下來喘氣,他顫顫的望向自己懷裡…只見一個大約五六歲的小女孩,靜靜的睡著。

睫毛微微顫動,她睜開來。映著天青,在瞳孔和眼白的交界,竟有些嬰兒藍。

「小曼姐?」君心遲疑的喚著。

她微微一笑,掙扎著要起身,卻身不由己的往前一跌。君心趕緊抱住她,雖然久戰脫力,他還是驚喜的望著殷曼。

他的小曼姐,真正的變成人了。

「…別擔心,我會把妳養大的。」他溫柔的摸摸她柔軟的黑髮,緊緊的擁住她,「剛剛我好怕…好怕妳會被殺掉…若是妳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小殷曼微微一震,卻溫柔的抬起手,困難而笨拙的撫著他的臉。

館長撿起書,把槍放入黑匣子裡,只覺得兩條腿都跟果凍一樣。哇啊,都快五十了,這可是她的首戰。

「來吧,我們回去休息一下。」館長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我想這群死妖怪知道誰是主子了。」

疲憊的回到圖書館,君心摸到床就睡著了。即使睡著,還是拉著殷曼的手。

雖然這麼累,館長還是找出襯衫給殷曼穿,端了杯牛奶。「妳要吃點東西。」

小殷曼笑笑,卻顫著手端不起來,館長把她抱在膝蓋上,一點一點的餵她喝。

「殷曼,來當我的小孩吧。」館長輕輕的說,「妳需要一個人類家庭,直到妳成年。雖然我一直沒有結婚…但是我想要孩子很久了。在我的城市裡,沒有任何妖魔傷害得了妳…來跟我一起住吧。」

殷曼抬頭望著她,淡淡一笑,「妳是想要他的孩子吧?」

雖然不曾提起「他」是誰,已經開始步入黃昏的館長,臉孔突然泛起霞暈。「…我哪敢呢?他是仙人,我只是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類女子。」

但是,那抹飛過月空的影子一直纏綿在她心中。讓她裝不下其他人。

「我和他,都是妖怪。」殷曼稚幼的嗓音,卻有種淡淡的哀傷。

「仙人和妖怪有什麼不同?」館長湧起少女似的羞澀,「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

她們默默坐在月影下,白雲橫渡,像是替月亮蒙了層紗。

「我不能留在這裡。」良久,殷曼開口了。

館長愛憐的撫著她的長髮,「我懂。他是有福氣的。」笑著笑著,館長卻幾乎落淚。她等了大半生,卻一直等不到那個飛影。

殷曼搖搖頭,想開口說些什麼,卻沒說出來。「睡吧。妳也累了…」

館長的確覺得眼皮沈重。這場初戰讓她身心俱疲。「明天,我再帶妳去買衣服。我一直都很想替女兒買衣服…」她睡著了。

殷曼試著動動手腳,卻頹然的靠在床首。

望著月亮,她突然有點想念在夜空飛舞的日子。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