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九章(三)

穿過了泉底,依舊是泉。

向上望可以看見哀嘆哭泣的螭瑤,但是往下是深藍的虛無。他們在沈,不斷的往下沈。

這泉水這樣深幽,像是沒有盡頭的寂寞。

【Google★廣告贊助】

沒有生命,沒有聲音,就是一片虛無的死寂。往事不斷的在腦海跑馬燈,這是否,就是臨終的感覺?

君心抱著愛鈴,拉著小咪,不斷的往下沈。

越深就越暗,最後沒有一點光亮。只有沒有止盡的寶藍色。然而在這片幽暗中,有些光影閃爍。

許許多多的飛禽走獸、妖魔神靈,交會的穿過他們。連見多識廣的小咪都睜大眼睛,她不能夠了解…這些虛影是怎麼來的。

她甚至看到了楊瑾…將手足依舊虛弱無力的自己抱起來,然而床上沈眠的,是另一個自己。

還來不及看清,另一個虛影撲了過來。幢幢重重似鬼影出沒,上演著各式各樣的悲歡離合。

她甚至看到大笑的女郎,侷僂著背的努力畫畫的葉霜,和正在說書的飄飄。她看著這些栩栩如生的家人…胸口陌生的痛了起來。

原本呆滯的愛鈴頭一次抬頭,望著遠遠飄過來的幻影…牽著已經成為少女的她,爸爸媽媽從療養院接她回家。

接我回家。爸爸媽媽來接我回家了。「啊啊啊啊…」她發出尖銳的叫聲,用力甩開君心的手,衝向幻影,卻被寶藍沈滯的水流帶走。

這些,都只是幻影啊!君心伸出手想抓住她,卻被水流沖開。沒想到小咪也鬆了他的手,拼命的游過去抓住愛鈴,「那些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愛鈴,你爸媽已經死了!」

死了?

她腦海裡湧起不想回憶的片段…她「看到」小咪殺了她的父親,女郎殺了她的母親。

她的家人殺死了她的家人。

她可以怪誰?怪被操弄的父母?怪想盡辦法犧牲生命也要救她的眾生?

最應該怪的,是這可咀咒的體質和妖邪垂涎的我啊!我才是最不該存在的人,如果沒有我…大家都不會死,大家都會活著…

父母和眾生家人的慘死,引起她柔弱心靈的崩潰,她沈重如鉛,求死的意念讓她飄向黃泉…

這深幽沒有盡頭的泉水,是仙與非仙,生與死的交界。意念是唯一的羅盤,然而求死者,就會飄向死亡的黃泉。

這些幻影並不邪惡,只是每個人投射的記憶和懷念。當然,還有懊惱和悲痛。

湍急的水流中,小咪倔強的抓住愛鈴的手,她沒辦法忍受,沒辦法忍受她熟悉的人在她眼前消逝,她已經失去太多了!

「愛鈴,愛鈴!」她將眼神渙散,呼吸漸漸停止的愛鈴抱著懷裡,頑強的抵抗黃泉的呼喚,「難道妳只在意失去的人嗎?那我們這些還沒失去的,妳就不在意了?看著死人哭有什麼用?我們活著的人怎麼辦哪?我決不讓人奪走我身邊任何一個人…我不要!」

這是第一次,小咪的情緒爆發了。她感到自己像是火一樣燙,瘋狂的燃燒。這股透明的火焰順著自己,延燃到愛鈴的身上。在這個療癒和痛苦、生與死的泉裡,她和愛鈴面面相覷,竄起狂熱的火苗。

這股淨火讓無盡的黑暗褪去,照亮了九泉。她們愕然的看著彼此的封印被淨火燃盡,失去的記憶像是拼圖般重組、完整,兩個人的容貌漸漸一致…像是相對著鏡影。

碧泉的水流像是被火焰凝固住,宛如巨大的琥珀困住了小咪和愛鈴。她們彼此凝視,面容和記憶不斷的同步…

驚訝這樣的巨變,君心想要將她們拉出來…卻像是被無形的牆擋住。他望著…卻覺得自己無法呼吸。

小曼姐。她們兩個…和小曼姐一模一樣!不管是氣息還是容貌…完完全全都跟殷曼一樣…

「小曼姐?」他輕呼,眼淚不斷的流下來,「殷曼!小曼!妳怎麼可以丟下我不管…妳怎麼可以…」

他泣不成聲,雖然不理解為什麼他的小曼姐會變成兩個…但是對他來說,只要殷曼還活著,哪怕她成了怎樣的怪物,他都不在乎。

只要她還在這個世界上活著就可以了。

互相凝視的兩個殷曼轉過頭來看他,眼中有中濃重的悲傷,和翻滾的喜悅。她模模糊糊的知道,自己化人失敗了。前塵往事如夢一場,她想到重擊靈魂的悲痛,依舊是感到破碎而惘然。

她,終究只有肉體化成了人。不願意成為人的內丹,從她身體裡分裂出來,又成了另一個自己。

是什麼地方出了差錯?她借胎失敗,化人失敗,甚至一分為二,妖力也隨之減弱了許多。

她不是刻意將記憶也鎖住,不讓自己去想念君心嗎?為什麼又會和他重逢…這是上天的捉弄還是安排?現在的她該怎麼辦呢?

「我…不是妳。」內丹化成的殷曼露出茫然和痛苦,「但我也是妳。」她耳上的蝙蝠翅膀覆滿了羽毛,昂首望著幽深的泉,「妳若是殷曼,那我…是誰?」

她們兩人心裡都是一片迷惘,不知道如何是好。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