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歸隱之章 第七章

第七章 山雨

君心陷入一種強烈的不安中。水曜的居留和訊息讓他惶恐不已,他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渴望。

當然他知道,就算將靈魂碎片都收齊全,小曼還是只有一半的殷曼──另一半讓帝嚳吞噬了。他也知道,將大妖的魂魄硬納入人類的身體有相當的危險性…

但是他管不住自己奔騰的思惟。

【Google★廣告贊助】

他的小曼,可以恢復部份殘缺。而不再是現在這樣…每看一次,他就心痛一回。她幾乎失去一切…難道拿回一些什麼是不應該的嗎?

但是他又不敢冒險。小曼好不容易穩定下來,得到了珍貴的語言。直到現在,君心還常常在惡夢中驚醒,發著顫摸著身邊的小曼,確定她還在平靜呼吸,狂亂的心跳才能漸漸恢復平靜。

他想要去做,但是他又不敢。再說,水曜就住在鎮郊,他懷抱著一種莫名的恐懼看待這個法力高深的前輩。

他可能不相信任何人類了。之前他以為小曼已經失去一切,現在他才知道,小曼失去的不夠多。

深沈的無力感幾乎打敗了他…到底要怎樣?連殘缺無幾的魂魄也會被覬覦?你們到底想要怎麼樣?你們想把她壓榨到什麼程度才甘心?難道要到她粉身碎骨,魂魄散盡才甘願放手?

到底她做錯了什麼?!

誰知道那個道貌岸然的水曜是不是也藏著這種禍心?這種憤怒和懷疑在看到水曜尾隨著小曼時,達到最高點。

「妳想做什麼?!」來接小曼放學的君心大喝,意隨心轉的飛出髮針,幾乎射中水曜。

她有些吃驚的避開,望著地上微微震顫的髮針,心裡有些訝異。一個人類循著妖道修煉,卻有這種成績,不得不對君心改觀了。

「我只是想多認識她一點。」水曜不急不徐的說。

「離她遠一點。」君心將驚嚇的小曼粗魯的牽過來,「你們這些奸險的修仙者!」

「我沒有惡意。」水曜癱掌。

君心氣呼呼的看了她兩眼,對著小曼發脾氣,「可以跟陌生人說話麼?!我是怎麼教妳的?!」

嚇壞了的小曼哭了起來,「我、我…」她一緊張語言越發破碎,只是不斷的潸然淚下。

「她的語言是借來的。」水曜失去了耐性,「你一定要因為無謂的懷疑,將她的語言嚇跑?你不要忘記,她的語言是死人留給她的珍貴遺產,基礎非常脆弱。」

君心喘息了一會兒,覺得非常羞愧。他一言不發的將小曼抱起來,她將臉埋在君心的頸窩,哭得更厲害。

「…請妳不要接近她。」君心覺得非常沮喪。

「我還是會來的。」水曜冷淡的看看他,「因為你沒教她怎麼自保。」

剛出校門的明玥瞠目看看君心和小曼,又看看水曜。她跟水曜算是有點熟了…水曜自從來到小鎮,就到處修補爺爺留下來的結界和風水石。就算明玥跟在後面看,她也從不避諱,甚至還糾正明玥修道上的幾個小錯誤。

「…小曼,妳都要升四年級了,」她謹慎的遣詞用句,「這樣哇哇大哭不大好喔…」

四年級。他原本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大妖殷曼,居然淪落到跟人類的孩子一起升四年級。他再也忍不住,開始落淚。

這讓明玥更手足無措,「這個這個…君心哥哥,你幹嘛說哭就哭…我們我們,我們回家再解決好不好?」明玥緊張的推著這群大人,圍觀的鎮民越來越多了…哈哈…「呃,我們回家再說好不好?」

死拉活拉,讓大家回到文具店,但是水曜很快就起身告辭,君心只是抱著小曼不放,死都不開口。

這些大人怎麼這麼難搞…明玥深深的感到苦惱。

但是經過一夜的醞釀,第二天,被鎮民逮到的明玥更想昏倒。一向平靜無波的小鎮為了昨天小學門口的精彩演出,興奮的議論紛紛,最後演變成精彩的八點檔劇情。

根據所有的蛛絲馬跡,鎮民們信誓旦旦的以爺爺的名譽發誓,真相絕對是如此:

和妻子水曜離婚的君心帶著女兒小曼逃到小鎮定居,卻被千里追尋的水曜找到。水曜為了女兒和君心在校門口起了衝突,最後父女抱頭痛哭,水曜暫時罷手,但卻在鎮郊獨居,希望能夠有一家團圓的希望…

明玥瞪大眼睛,看著興奮不已的大嬸伯伯,感到一陣陣的無力。你們…幹嘛不去當編劇?一定會大受歡迎。

「不是這樣的…」她努力想爭辯,「君心哥哥明明就是小曼的哥哥嘛…」

「哎呀,那是煙霧彈啦。」賣菜的大嬸擠過來,「妳看他們年紀差那麼多!為了隱瞞他們的父女關係,所以才說是兄妹的…妳看他們連戶口都不敢遷,一定是為了怕被老婆找到啦!」

「…君心哥哥今年才二十六歲。」明玥真的要暈倒了,「小曼都十歲了…」

「十六歲就生小孩!」鎮民更議論紛紛了,「看不出來喔,店店吃三碗公飯…」「看起來崇小姐就是比他大嘛…」「該不會是女老師和男學生的不倫之戀吧…」

………你們想像力會不會太豐富了點?

「我就說不是了啦!」明玥吼了起來。

「我們知道啦,妳得幫他們保密。」「好精彩好感人喔,不知道後來會怎樣…」大家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

「小明玥,妳要小心喔,不要在裡面當第三者。」大嬸很好心的提醒這個準少女,「雖然君心是滿帥的啦。」

她再也忍不住了,「吼~我才國小六年級啊!」

這個驚天動地的大八卦在小鎮流傳很久,對於向來平靜無波的鎮民來說,這真是多年來少有的精彩故事,只是加油添醋到一個程度,已經直逼金色摩天輪的錯綜複雜了。

除了明玥,當事人幾乎沒人知情,但是倒楣的明玥卻常常被鎮民抓著問東問西。

「你們幹嘛不問他們?!」她真是被問到欲哭無淚。

「他們怎麼會跟我們講?」大夥兒一起對她翻白眼。

…那我會有什麼好跟你們講?!

事實上,她知道的也沒辦法講啊!難道她可以說,事實上小曼曾經是妖怪,君心是人類卻用妖怪的方法修行,水曜是來監視他們的修仙者?

這樣說的話,鎮民會送她去精神病院。

但是她知道的也就是這麼多。當然,經過最初的慌亂,君心不知道是絕望還是接受了事實,平靜了下來,只是更埋首修煉;水曜甚至天天去明玥的家裡,更有系統性的教導兩個小女孩修行之路。

春去秋來,小曼升上四年級,明玥畢業了,成了國中生。表面上變化並不大,但是他們三個人的修煉卻有了很大的突破。

水曜不擅長爭鬥,純粹是禪修入道,所以教導的幾乎都是防禦性法術。她發現比起明玥,小曼的天分更高一些。經過了幾個月的相處,很矛盾的,她越來越喜歡小曼,幾乎把她會的頃囊相授。

她卻總是告訴自己:這不是我喜歡她,而是給她點法術防身,將來才不會讓妖魔奪了她的魂魄給世間帶來災難。

但是她卻無法解釋的,也送了幾本典策給君心。在小鎮的生活…或許是她漫長的修道裡頭,最安穩平靜的時光。

水曜出生在一個顯貴而神祕的家族。因為天神的血統,使得他們這族多所異能,不管怎樣改朝換代,依舊備受禮遇。但是天賦異稟的水曜卻拒絕當神的媒介,她決定修仙的時候,引起家族很大的憤怒。

他們崇家應該是神的奴僕,怎麼可以這樣褻瀆而僭越的奢想進入神的領域?!在說服不了這個倔強的女孩時,崇家跟她斷絕了關係。

還是少女的水曜背起行囊,跟著師父行走天涯。來歷神祕的師父有著強烈的流浪癖,沒辦法在某地久留,她跟了師父,吃盡無數風霜,直到師父無故離去為止。

這是必然的。她很久以前就知道,喜歡無拘無束的師父並不喜歡帶著她,所以她很認真的學習,師父讓她跟了三十年,已經是很大的寬容了。就算一個人也還好…她依舊像師父一樣,不斷的流浪,不跟人類或眾生有瓜葛,堅心向道。

這是她第一次在同個地方住這麼久。也是第一次,萌生定居的念頭。更是第一次…無謂的喜歡了幾個人,很想親近他們。

這對她的修仙是有妨礙的…她覺得困惑,又有點徬徨。

***

半年多的平靜無事,君心的緊繃放鬆下來。他不再緊張兮兮的抓著小曼不放,小曼也有更多的時間可以獨處。

她的生活和一般的孩子幾乎沒什麼兩樣…經過了這些風浪,鎮上的孩子很自然而然的接納她,假日會拉著她和故做大人樣的明玥到處去玩。

小鎮上的居民幾乎都務農為生,到處都是大片大片的稻田。不遠處還有起伏平緩的小山,秀美的溪水環繞。他們常常呼朋引伴的去溪裡找石頭,或去山裡頭抓蟬,有時溯源到深山的小瀑布消磨漫長的夏日午後。

這天,他們在小瀑布那邊玩水,溼漉漉的幾個孩子爬到大石頭上晒太陽。

「欸,你們知不知道,上面還有個蝴蝶谷?」當中一個孩子這樣講。

所有的孩子都豎起耳朵了。

「我爸爸說,他去砍桂竹筍的時候,小瀑布上面居然有密密麻麻的蝴蝶!那不就是蝴蝶谷了嗎?要不要上去看看?」

大家起鬨著要去看看,小曼望著明玥,明玥偏頭想了想,似乎也沒什麼不可以。這鎮在爺爺的靈力保護下,又有水曜的修補和加強,應該沒什麼問題。

但是明玥卻不知道,這個小鎮的無形界限以小瀑布為準。再過去,就不算小鎮的範圍了。明玥爺爺認為再上去的源頭屬於自然泉精靈的領域,應該要尊重,所以沒有加上人類的結界,水曜也抱持著相類似的看法,泉精靈本來就護佑著小鎮,看不出有什麼需要干涉以至於冒犯祂的必要。

但是他們忽略了,在自然的眼中,一切眾生都是平等的。殺戮和和誕生都得到同樣的尊重。

這群孩子,在一無所知的情形下,跨越了界限。

嬉鬧中,他們攀藤扯蔓,爬上了源頭。

瀑布的上面是清淺湍急的小溪,水面上為數眾多的鮮黃小蝶正在啜飲溪水,引起孩子們的驚嘆。參天古木拱立,陽光從葉縫中穿過,樹蔭下佈滿光點,倒映著溪水,令人目眩。

踏著柔軟厚實的落葉,他們醉心於這樣的美景中。

「前面說不定更多。」孩子們興奮的提議,「往前面去看看?」

幾乎是沒有異議的,大家踏著厚實帶著點潮溼味道的落葉,往前走去。越往前,蝴蝶越多、越壯觀,飛舞於空的,吸吮花蜜或樹汁的,將看得到的地方都化為一片金黃。

多到令人畏懼的程度。他們不知不覺同時停下腳步。觸目所見都是鮮黃小蝶,數木花草都已經枯萎。甚至聽不到蟲鳴鳥叫…一片死寂。

有個孩子畏縮的退了一步,驚起了一群蝴蝶…這才看到剛剛蝴蝶覆蓋的是什麼。

一隻很大的動物。從還沒被啃完的毛皮看起來,大概是他們鎮長養的敖犬。這群孩子驚叫一聲,轉身就跑,被驚動的蝴蝶像是被刺激到了,突然瘋狂的開始攻擊這群孩子。

在尖叫哭泣中,明玥呆住了。她從來沒見過這麼恐怖的事情…密密麻麻的蝴蝶像是濃霧一樣將他們包圍,應該是吸吮花蜜或樹枝的口器無情的在他們身上鑽刺…她幾乎忘記怎麼思考。

在這危急的時刻,卻聽到清晰穩定的童聲:「急急如律令,奉行青天上帝大五郎諭令…」狂風大作,將蝴蝶掃開來,清出大約三尺左右的空地。

孩子們嚇得發抖,抱在一起,擋在他們面前的居然是沈默寡言的小曼!

我在呆什麼?明玥清醒過來,除了我,還有誰可以保護這群孩子?她緊急拾起一枝枯枝,在他們周遭畫了一個圓。

「不要踏出圈子!」她喃喃的開始祝禱,落下了堅固的防禦法術。

沒有人敢踏出圈子。因為這些殺人蝴蝶像是撞到無形的牆,在圈子外不斷飛舞盤旋,卻進不來。雖然每個人身上都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不斷的滲著血,最少他們保住了一條命。

「媽媽!」「爸爸!」孩子們不斷哭嚎著,恐懼幾乎要擊倒他們了。

「哭什麼哭?!哭管什麼事情…」明玥罵了起來,小曼卻按著她的手阻止她。

「其實我,也很怕。」她緊張時習慣性的語言破碎又發作了,「但是不是怕,就沒事。」

小曼仰起臉,發現陽光被數不清的蝴蝶遮住,四周像是詭異的黃昏令人畏怯。該向誰祈禱?她湧上了這樣的疑惑。

似乎沒有辦法。但是她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氣。那是她熟悉的,初來小鎮第一個結交的朋友。雖然「她」不能講話,但是當時的她,也還沒有語言。

「好…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她誠心而專注的唱著,「芬芳美麗滿枝枒,又香又白人人誇…」

她稚嫩的童聲帶著無比的虔誠,獻上了最深的祈禱。她的祈禱,感動了林子裡最古老的茉莉花叢。像是回應她的祈禱和讚美,茉莉花放出最強烈的香氣,吸引了噬血的蝴蝶,將它們安撫下來,紛紛落下,不再狂亂。

走吧。快點走…順著溪水而下…絕對不要離開溪水喔。

或許這並不是語言。或者說,沒有人聽得到。但是這群孩子卻感受到一種嬌弱的囑咐,深深的震動他們的心靈。他們緊緊靠著,跟在小曼和明玥的背後,小心翼翼的離開撲滿落葉的小徑,踏進溪裡。

溪裡滿是滑溜的石頭和青苔,但是他們顧不得會滑倒,只想趕緊離開這個恐怖的山谷。到了小瀑布的頂端,他們被湍急的水流沖得幾乎站不住,但還是有點猶豫。

小瀑布雖然不大,但也有一個大人般的高度,從上面跳下去…會不會太危險?

「我們從旁邊繞過去好不好?」有孩子提議著。

「不要!」有人哭了出來,「旁邊還有蝴蝶…咬人好痛…不要…」

大家毛骨悚然的想起那隻被啃食的只剩下一堆毛皮和骨頭的大狗。

「那就小心一點滑下去吧。」明玥決定先跳,「我先,沒事的話我就在下面接住你們。」

她在瀑布下的小潭滑了一跤,喝了幾口水。但是除了幾處擦傷,沒有大礙。

「來,」她鼓勵著,「沒事的,我會保護你們。」她像個姊姊一樣招呼著上面的小孩。

一個兩個,膽子比較大的跳下來,但是幾個年紀小些的女孩在哭,小曼也還沒跳。一種莫名的預感讓她猛然回頭,她本能的舉起手臂,擋在咽喉前面,這才免去喉嚨被咬斷的命運。

一隻很大的、很大的怪物,大小像個大人一樣高,有著蝴蝶的身軀,卻有一張人的臉孔…獠牙露出唇外,一雙眼睛反射著奇怪的光,像是複眼。

他咬住了小曼的手臂,鮮血淋漓。

被這怪物一嚇,其他孩子跳下瀑布,發聲喊,沒命的往前逃。

「小曼!」明玥狂叫著,她沒辦法從瀑布爬上去,旁邊的小徑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蝴蝶。「放開她!你這妖怪!」

小曼在流淚…卻不是因為痛楚或恐懼。那怪物的翅膀充滿了鱗粉,不斷的飄到她眼睛,讓她流淚。

不過沒有毒。她莫名的湧起這種想法。只要沒有毒,她說不定還有機會。

那蝴蝶怪物鬆開了她的手臂,六隻肢體抓著她,湊近看了她很久,突然欣喜若狂。「我…找…到…了…」他狂笑,「給我…給我妳的魂魄…」他話還沒說完,突然挨了一記水槍。

那怪物痛得大叫,符水像是濃鹽酸似的侵入他的複眼,引起陣陣白煙。明玥發現符水奏效,連忙在他的另一隻眼睛捕上一槍。

那怪物差點抓不住小曼,想要衝上去結果那個該死的人類,卻被小鎮的界限擋住了。他睜著看不清楚的眼睛,頑強的拖著小曼往後退。

「可惡的傢伙!」明玥滿眼是淚,顧不得小徑上密密麻麻的蝴蝶,嘩嘩的跨過小潭,「把小曼還我!」

即將到岸邊的時候,卻被岸邊的枝枒勾住了衣服,怎麼掙也掙不脫。

神經病。妳上去會死。一個嬌脆的聲音響起,濃濃的酸甜味道蔓延。

「我就算死也不可以看小曼被殺死!」明玥粗魯的脫著衣服,「小曼!小曼!撐住啊!我馬上去救妳…」

…人類真是傻。嬌脆的聲音抱怨著。但我就是看不下去。

逃走的怪物冷不防挨了幾個「石頭」,翅膀受損,抓著小曼跌到溪水中。「多…管…閒…事…」他暴怒,發出尖銳的嘯聲,狂亂的蝴蝶衝過界限,像是一陣狂雲席捲了岸邊的樹叢。

那嬌脆的聲音發出慘呼,她的慘呼終於引起了泉精靈的憤怒。

山洪爆發,狂捲的怒濤將所有的蝴蝶和怪物淹沒,明玥伸出雙手接住被衝下來的小曼,在湍急的狂流中,她覺得她們一定會淹死…

不過比看著小曼在她眼前被吃掉好多了。

但是有雙手抱住了她們,將她們拖到岸邊,脫離洶湧無情的水流。酸甜的芳香洋溢,喝了不少水的明玥半昏半醒的抬頭,看到一張有些憂鬱的美麗臉孔。

她的頭髮是綠葉組成,開滿細碎芳香的小白花,她和昏倒的小曼趴在她的懷裡,一種熟悉又不可思議的香氣蔓延。

「欸,妳說,什麼樣的水果和愛情有關?」穿著綠衣的少女問著。

其實明玥根本沒聽懂她說了什麼。喝了太多的水,又受了太多驚嚇,她只分辨得出這熟悉的香味是啥。

「番石榴?」她自言自語著,然後昏了過去。

「唉,就算是受了一身傷得到個正確答案也還算划算。」昏迷前,她只聽到了這幾句,「其實我該跟泉水老大一樣,不要干涉人類的死活才對…但我又喜歡你們…」

焦心的君心和水曜聽了孩子們語無倫次的求救,尋來時小瀑布並沒有她們的蹤影。只看到大水蔓延的痕跡,君心差點昏了過去。

但是,他們最後在小瀑布兩里外的溪水邊,找到昏倒在淺灘的兩個女孩子。互相擁抱著,躺在番石榴叢下,那叢番石榴像是被蝗蟲啃過,幾乎沒有一片葉子是完整的。

狂喜的君心頻頻親吻著小曼流淚,水曜設法救醒了明玥。

但是水曜心裡,卻沈甸甸的。小曼手臂上的傷口,留著邪惡妖異的氣味。她望著西沈的太陽和遠方的烏雲,和帶著強烈寒意的風…

山雨就要來了。她可以嗅到那種厄運般的氣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