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鉤 第二部(七)

不顧村人的阻止,靜嚴獨自一個人去了據說鬧鬼的河村。

說慘,也的確是慘的了。村裡冒著屍體的惡臭,還活著的村民兩眼無神的坐在門廊前望著,像是半瘋似的。

他並不是什麼有道行的高僧,雖說打小兒出家,那是因為家裡窮得養不起他。但是當了和尚,他也是本本分分的吃齋念佛,守戒了一輩子。師父圓寂前把寺院傳給他,是因為他的謹守本分,而不是因為他有什麼了不得的作為。

【Google★廣告贊助】

若真說他有什麼長處,就是那一點不忍的慈悲吧。

人呢,死了就死了。誰知道有沒有極樂世界、十八層地獄?活著的人才是最可憐的。所以要守喪,要盡哀,將來才可以真的從失去親人的傷痛恢復過來。

靜嚴一戶戶的敲門,耐心的解釋半天,半瘋的村民才讓他進去,替死者更衣,念經超度,帶著悲痛過度的村人安葬。他甚至自己拿起鏟子幫著挖墳,放下鏟子又肅穆的念起經來。

甚至芙蓉舊家那對狂笑不已的屍鬼,都在靜嚴溫和的勸戒和誦經後沈默下來,這位鬚髮俱白的老和尚,親手幫他們收殮安葬。

或許是因為他的篤定,也可能是因為他溫和的開釋,這個被怨鬼糾纏的村子漸漸的清醒,也漸漸的不再有人被活活嚇瘋、嚇死。靜嚴大師也靜靜的聽著,聽著村民哭訴怨鬼的來龍去脈。

「有果必有因。」靜嚴大師教訓著,「以人為祭這種敗德事情,怎麼可以這麼繼續?哪個神明不是寬大為懷,慈悲善良的?哪有這種殞喪人命才得庇佑的神?真有這種神明,人哪還活得下去啊?自此以後,這等惡習不可再有啊…」

這個平凡而樸素的老和尚卻療癒了一村的傷痛。村長奉請他到家裡作客,他卻只在幾乎荒廢的山神廟掛單。

這山神廟緊臨著河神祠,相較於氣派的河神祠,這山神廟顯得非常寒酸,只有個廟祝休息的小房間。在怨鬼肆虐的期間,年老的廟祝被活生生嚇死,這廟就更陰森森的空蕩起來。

靜嚴倒是隨遇而安,終日忙碌,回到山神廟,還是虔敬的做完晚課才就寢。

這夜,睡到朦朧,聽到窗外有人低語,還有女子的哽咽。

他揉了揉眼睛,看這月亮,大約是子時前後。這麼晚了,怎麼還有姑娘在窗外閒逛呢?

披衣踱了出去,只見一院的月色粲然,光亮如水銀閃爍。

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隨意,亦可長期支援)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