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鉤 第三部(三)

唐時感到一陣劇痛。這是從來沒有的事情,自從她成蠱之後,所有的五感都消失了,不知暑寒,無謂飢飽。

當然,她也沒有舒適或疼痛的感覺,只有無盡的虛無,和這片絕望虛無中,唯一還有感覺的強烈思念。

但是現在,她好痛。她跌跌撞撞的在芙蓉祠裡走著,連隱匿都沒有辦法,她抱住自己的頭,不斷的在地上打滾。

【Google★廣告贊助】

真正的痛楚不是身體…自從她成蠱以後,就有了不自然的強壯。而是那種尖叫似的、折磨靈魂的極度痛楚,像是回到那一天,她發現自己的手血淋淋的插在喜葉的胸膛裡。

那種痛到幾乎粉碎的悲慟。

「姑娘?唐時姑娘!」她在昏暈中,感到一雙粗糙又溫暖的手焦急的拍著她的臉,「怎麼了?妳要緊嗎?」

像是即將溺斃的人抓住唯一的稻草,她大口大口吸著氣,猛然的抓住那隻手,張大幾乎盲目的無神眼睛,「…喜葉,喜葉!喜葉,我好痛…」

「老衲不是喜葉。」靜嚴為難起來,「哪裡不舒服呢?唐時姑娘,我帶妳去找大夫…」

唐時銳利的指甲幾乎全陷入靜嚴蒼老的皮膚裡頭,一眼眼的滲著血。她漸漸的恢復神智,看清眼前這雙關懷的眼睛…

鬚髮俱白,神情慈藹的老和尚。

她感到極度的失望,也有一絲絲的安慰。灼熱的疼痛漸漸的冷卻下來,她吃力的鬆了手,發現滿手是血。

我…我又殺了他嗎?

她兇猛的撲到靜嚴的身上,摸索的在他身上找著不存在的傷痕。發現只有手上的血洞外沒有大礙,她暗暗鬆了口氣,神情漸漸悽楚下來。

「我不想殺你。也不要殺你。」她喃喃的,像是對自己說,「師傅,我希望你一直活得好好的…」

她掩面,悄悄的消失了蹤影。

靜嚴焦急得喊了幾聲,卻再也沒有得到唐時的任何回應。

她走了嗎?靜嚴古井無波的心,卻有了一絲異常的蕩漾。

事實上,她並沒有走。像是一種預感,一種惡毒的不祥,唐時靜靜的守在門口,雖然她不知道她在等誰,或等什麼。

但是很快的,她就知道了。

如眉的彎月有氣無力的懸在天空,像是一抹痊癒不了的天之傷。黯淡的月光讓周圍有種霧樣的朦朧。

鐸鐸的行聲,像是死亡躡足的腳步。

他站定,在朦朧的黑暗中,只有眼睛炯炯發亮,帶著一種清醒的瘋狂。他臉上偽裝的鬍鬚早就不見了,露出光潔如珠玉,卻令人毛骨悚然的美麗容貌。

他抬頭,望著隱匿行蹤,坐在柔細梢頭的唐時。「…終究還是找到妳了,貪狼。」明明是男子,卻有著比女人還柔媚的嗓子,但是聽到的人像是受了寒風刺骨。

幾乎凍結了唐時的靈魂。

她失神的望著這個漂亮男子,心裡卻混合著驚訝、痛苦、厭惡、狂怒…被徹底封印的記憶緩緩轉動,飛快的四散、組合…

「…帝嚳。」她脫口而出。

「哎呀哎呀,我得好好的說說天刑仙官。我明明要他把妳的記憶洗乾淨的。」這個盯牢了她一輩子的唐朝國師、偽造成道士的前代天神,獰笑著不在她面前多做掩飾。

唐時覺得空氣徹底稀薄了起來,她前生的回憶如潮水般湧來,幾乎讓她窒息。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