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夫記 之十二

但很快的,慕容燦的煩惱被迫解決了。

習慣定時定量的七公子,有回卻遭逢了七少奶奶因為不可抗力而高掛免戰牌…畢竟「碧血洗銀槍」不但對健康有影響,而且觸目驚心。

可要七公子再熬個五天七天的,已經規律成定律的他,實在憋不住。他最後去了柳姨娘的房。

【Google★廣告贊助】

但誰也沒想到,勤耕猛種,常常感嘆不為五斗米也得屢屢折腰的七少奶奶一點動靜也沒有,大半年才沾上一回的柳姨娘,卻懷上了。

家裡的大人都高興得不得了,連老爺都露出欣慰的笑容。雖然常恨他不爭氣,畢竟是自己的親骨肉,三房有後,這孩子才算是真正長大,有了傳承。

慕容燦以為自己會不在意…但她卻有種嗓眼哽著石頭的感覺。吐不出來,咽不下去。她在慕容府多年成為本能的表情訓練發揮了絕大功效,她笑得如此標準,完全符合一個賢良正妻該有的反應,即使她屢屢走神,誰也沒有發現。

果然,還是要很討厭他才行。就是不夠討厭,才會有這種如鯁在喉的感覺。或許,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把容錚視為自己所有,才會這麼古怪。

這樣不行。繼續這樣下去,我會活得非常難過。

小白渣受,絕對不是我的。一定要死死準準的認清楚這個事實。

因為慕容燦正在加強心理建設,完全靠本能應對,跑神的厲害,所以沒注意到七公子的異樣。

對於一個初次當爹的人來說,七公子的歡喜只有初聽聞的一瞬間,之後的感覺卻很古怪。

他居然覺得惶恐,繼之發虛,甚至隱隱有點害怕。

明明他沒做錯任何事。

柳姨娘是他名正言順的妾室,擺過桌請客開臉的,又不是花街柳巷的風塵女子。為他生兒育女那樣的理所當然,他根本不該覺得發虛。

但他心虛,虛得那麼厲害,甚至有些胃痛。

他望著慕容燦,看她那樣端莊賢淑的微笑,比尺量還標準。以往他們目光相接時,他總會故意挑了挑眉毛,笑得很壞,他那大家閨秀的娘子,會很不閨秀的翻白眼瞪他。

可現在,他們目光相接了,他挑眉,慕容燦的眼神卻直直的穿過了他,沒有焦點。

他的胃更痛,徹徹底底的害怕了。

明明他沒做錯什麼。明明娘子沒動手的打算,既不會揍他,看起來也不會罵他。可他害怕發虛的胃很痛很痛。

他故意誇張的挑眉,挑釁的笑。慕容燦的眼神終於聚焦,卻垂下眼簾,依舊掛著無懈可擊的笑。

這個時候,七公子倒寧願她破口大罵,又哭又叫,惡狠狠的收拾他一頓,甚至綁在床上打他屁股都好。

不要是這個樣子,別掛著那種討厭透頂的笑。

這個時候,他突然覺得這一切都很厭煩。柳姨娘很煩,她懷的那孩子,更煩。

但最讓人煩到厭惡的…卻是自己。

本來一切都好好的,好好的。熬過地獄似的新訓,他開始覺得日子很簡單又很有趣。他開始像個俠客,能夠跟娘子過幾招了。雖然常常被她嘲笑,被修理得很慘,可每天都有進步。

他那規規矩矩的娘子,果然只有皮是賢良的。跟她在一起多麼好玩,充滿刺激。在武場那麼威風凜凜,在床上是那樣媚人…雖然是兇悍的媚人。

可現在…都不好了。

「…阿燦。」他提心弔膽的輕喊。

慕容燦退了一步,很嚴肅正經的回他,「夫君。」

果然一切都不同了。明明她已經開始喊「阿錚」,現在卻狠狠地拉遠了彼此的距離。

「妳生什麼氣?生什麼氣?」容錚對她吼了起來,「那不是我的錯…那不是誰的錯…那是應該的,應該的!」

慕容燦沒有發狠的揚起她秀氣的眉,反而低眉順眼的後退一步。「夫君何出此言?妾身可是那般惡毒的妒婦?夫君有後,自此開枝散葉,子孫綿延,妾身歡喜都來不及,怎麼會生氣?」

表情、言語、姿態,都是這樣得體,這樣守禮、規矩。但他恨極了,生氣透頂。一把抓住她的手,卻沒想到慕容燦一點抵抗也無,讓他摔倒在地。

容錚愣住了。看著撫著手臂,皺眉不言,坐在地上的慕容燦,湧起一股強烈的難過和委屈。

「我沒有錯,我沒有錯!」他對著慕容燦吼,然後轉身逃跑。

他不是害怕挨揍才跑得這樣快。實在他不想讓慕容燦看到他滿面的淚痕,實在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和面對…連自己都沒搞懂的心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