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子 之一(十二)

「那孽畜回去可鬧了?」陳夫人淡淡的問。

「回奶奶,六爺回去只有點不高興,請了喜巧小姐來說話,氣就平了。」海棠低眉順眼的說。

「什麼小姐?」陳夫人輕喝,「不過是三太爺摔靈守孝的丫頭,配稱什麼小姐!」

海棠沒說話,只是將頭低了些。

陳夫人皺緊了眉,「文從還是沒收房嗎?」

海棠的臉紅了起來,咬著唇,含羞的搖了搖頭。「…六爺…還念佛。」

陳夫人沈重的嘆口氣,「這孩子從小就跟著老太太…難免。我把文從交給妳了,仔細點,有人作耗,就來跟我說。」

「…謹遵太太吩咐。」海棠細聲回答,福了福,才掀簾子出去。

一時之間,屋裡靜悄悄的,偶爾有炭爆的聲音。陳夫人的臉沈了下來,「這丫頭心太大,看起來好,其實不安分。」

陪在一旁的陸嬤嬤笑,「少爺是正經人,只是氣性大了點。」

「何止氣性大,簡直要翻天了。」陳夫人搖頭,「他那性子還是拘在我身邊的好,當官要委曲求全,他也不是那塊料。這次是腿,下次呢…」她的聲音越來越低,心底隱隱作痛。

陸嬤嬤笑道,「六爺吉人天相,老天爺會保佑的。咱們這樣的人家也不等銀錢過活,有個進士身分,也夠清貴的。隔個幾年,奶奶也該抱孫子了…」

陳夫人輕笑,「也得先有媳婦兒才行。別人早妻妾成群,咱們家的卻沒半點動靜。這孩子真是的,這麼認死禮的。」喝了口茶,「那個叫喜巧的,看過了沒有?」

陸嬤嬤遲疑了一下,「回奶奶的話,看是看過了…跟海棠講的倒是兩樣。」

「哦?」陳夫人彎了嘴角,「怎麼個兩樣?」

「不好說…過年才十五,已經吃齋念佛了,還供個小佛堂。原本她該出孝了,到現在還孝服在身,一點首飾也沒戴。」

陳夫人正色起來,「沒出孝?」

「沒呢。這年紀的女孩子誰不愛花愛朵?她屋裡像是雪洞似的,臉上也沒半點胭脂。說她狐媚子哄人…」陸嬤嬤苦笑了一聲,「那丫頭姿色實在平平。但問起來,上下都說好。我那孫女夏梅,還喊她先生,尊敬的很。」

陳夫人沈吟了一會兒,「不是說文從老找她講話嗎?還攢撮著他出去做官?」

「這我也問了。書齋和六爺的院子就隔了道牆,幾個丫頭跟她學識字算帳,六爺也悶,不跟她講話跟誰呢?她脾氣是孤傲些,但也勸得住爺的脾氣。園子裡走走是有,在屋裡講話還開著門。」陸嬤嬤遲疑了一下,「聽說喜巧這丫頭是有宿慧的,早晚課不誤,不是擔個書齋,早就剪了頭髮當姑子去。」

「嬤嬤,妳怎麼看?」陳夫人笑著問。

「哎唷,老身哪裡知道?」陸嬤嬤也笑,「但這麼點大的丫頭,講話卻一點也不露怯,我去的時候,手裡拿著針線,就沒有停過。」

陳夫人心底納罕。她也信佛極深,逢山拜寺,陪著老太太念了好些年的經。年紀輕輕就青燈古佛,倒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後來她趁著去探望文從的時候,拐去見了喜巧。端著主母架子進去,卻擦著眼淚出來,交代帳房多勻一份香油錢給喜巧。

文從訝異極了,問起來,喜巧卻笑而不答,一副莫測高深的樣子。

當然他也不知道,喜巧心底非常感嘆。

原來一個優良神棍的基本,就是龐大而優秀的情報系統。瞧,幾句話而已,就掙了一個月二兩的香油錢。可惜她的情報系統只限於陳家,若是給她個黏桿處,富可敵國也不是夢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