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子 之一(十八)(斷)

當然,她和趙姨娘的仇就宛如凍底玄冰,再也解不了了。

但是趙姨娘想對付她,卻愕然發現這個奴婢簡直是無處下口。自從林氏赴京以後,老太太就不那麼常叫她去說話,少了趙姨娘坑她的機會。而且這死丫頭,不貪財不抓權,不要說自侍身分,連聲音大一點都不曾過,鮮少與人說話,連要抹黑都沒得抹黑。

唯一勉強可以抓到的弱點,是喜巧不避男女之諱,陪著六爺在園子裡瞎逛。她要當家的三夫人管管,許氏冷淡的說,喜巧是丫環,丫環服侍六爺是應該的。她跟老太太暗示喜巧不安分,結果老太太反問她,喜巧都站在屋外和小六講話,是哪裡不安分。

一直拖到過完年,喜巧十六歲了,她才找到法子對付。

【Google★廣告贊助】

她皮笑肉不笑的跟老太太說,如今六爺這樣的年紀了,親事又難找,真要收個屋裡人才是。不顧太太黑透的臉,她點名了喜巧。

沒想到老太太居然有點意動,更讓喜巧想不到的是,老太太私下把六爺叫去問,他居然不吭聲。

表面上,喜巧泰然自若的關在屋子裡抄經書,事實上是把六爺關在門外,展開長達十天的冷戰。

剛開始,文從真是氣翻了,賭氣自過自的,結果越熬越難受,每次轉頭喊喜巧,只喊到一片空氣。三天以後,他去敲門賠罪,只得到喜巧一聲冷哼,他又大怒而回。

熬了十天,他越想越氣,越想越委屈,跑去書齋院子怒吼。早就憋到想殺人的喜巧終於拉開大門,指著他的鼻子痛痛快快的罵了十五分鐘,他被氣勢和倒豆子似的,卻一句也聽不懂的話搞矇了,只能瞪著她。

別說六爺委屈,喜巧才是氣到發抖。

想想別人穿越,不是成王成侯,就是富甲天下,不是在大煉鋼廠,火槍火炮,甚至發展物理化學數學,成就千秋萬世的大業,右拳打日本,左腿踹大不列顛,好不快哉。最不濟也吹個玻璃,賺到腦滿腸肥。

好吧,女人穿越吃虧些。再不然也左攬秦始皇,右抱天可汗,最差也是惹得數字軍團為之若狂,從大阿哥到十四阿哥一網打盡。

誰能比她穿得更委屈、更低調,更夾著尾巴做人?

沒想到這麼委屈、這麼低調、這麼夾著尾巴,在這小鼻子小眼的陳家泥塘,也可以一石疊起千堆浪…趙姨娘想盡辦法想把她打下水,靠著奴僕下人還幫著遮掩,咱可沒什麼好處給人呢…結果幫著罩著的所謂「好朋友」,居然人家挖坑他幫推,真要當他屋裡人不成?

男人果然都是混帳黃子!

「…罵完了沒?」文從悶悶的問。

「還沒!」喜巧大大的哼了一聲,「是我瞎了狗眼,真以為你是我的朋友!」

「不是朋友,我做什麼這麼犧牲?」他一副壯士斷腕的模樣,「我不是要收妳當屋裡人。妳這種性子,嫁誰都會被揍。不如我犧牲點,娶妳當正妻吧。」

喜巧揉了揉額角,「…你娶個丫頭當正妻,還想登閣拜相?」

他安靜了一會兒,「沒有妳,我連走都走不了,還提其他?既然不能聘妳當幕僚,我想還是娶了妳吧…不然我真不敢想像…心裡也沒底。」

喜巧忍了忍,還是怒吼起來,「你今年三歲喔?還要我抱著背著把屎把尿?!」她很不客氣的拿掃把把他轟出院子,惡狠狠的關上了院子的門。

頭回知道什麼叫做氣病了,她當晚就頭痛腦熱,非常古人的臥病不起。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