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子 楔子

啾:這是2009年的舊文,並且是坑,請慎入QQ

寫在前面:

多年不寫言情了,最近構思的都是很沈鬱的東西,寫著發悶。

雖然我的言情也水分甚多,情味稀薄,但管他的。

而且這年代的人不寫個穿越渾似跟不上時代,反正歷史早就被穿個千創百孔了,多我這一穿,不過是芝麻球上滄海一粟。

以為記。


楔子

「醒了醒了!」「該不會是詐尸吧…」

身邊吵鬧得令人頭疼,她眼睛還不怎麼睜得開,只覺得腦門腫脹發痛,咳了一聲,喉嚨底湧起的盡是甜腥。

「喪門星就夠老娘受的,還多你這個敗家子!」一個嗓音高亢的聲音震耳欲聾,「打死一個就是十兩銀子,你就往死裡整!…」

…不太對。這國語,怎麼聽起來這麼正,渾似「雍正王朝」啊…她雖然不愛看,也跟著老妹瞥過幾眼…

【Google★廣告贊助】

她用力睜開眼睛,臉孔的血液簡直都流到脖子以下,抬起胳臂看看,跟難民有比…問題是也太細太小了。

有隻眼睛腫著睜不太開,另一隻倒還沒問題。但她還真的希望是有問題。

瞧瞧周圍這些穿著「戲服」,氣味非常不妙的「臨時演員」…她心底狠狠地哀號一聲。

不會吧?!要穿也是她那成天做夢的老妹,怎麼也輪不到她吧?她要不是實在撿不到書來看,勉強找跟紅樓夢有關的穿越文瞧兩眼,跟她那成天幻想著穿去大清在數字軍團裡頭愛恨情仇的老妹不同啊!

想她從小史地兩誤,讓她老媽從小打手心打到大,還能把廣東和山東搬在一起當鄰居,春秋戰國和五代十國顛倒講,穿來作什麼?連她老妹都笑她看書是清水派--看了四十來遍的紅樓夢點滴不沾身,什麼都不記得。

到底她是穿來作什麼的?

這是夢,對吧?一定是夢…睡醒就沒事了。

但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眾主角穿來穿去也難免出差錯。尤其是尼羅河女兒佔了太多穿越的配額,大約把王室將軍大商賈的配額都佔完了,她這次穿得莫名其妙,倒楣透頂…

居然穿到一個十歲的小孩子身上,而且剛被人牙子買來,準備批發零售。

這小女孩據說是逃荒的,被老爸老媽賣了,大約餓得太慘,人牙子的伙食不太夠,朝廚房偷了個饅頭。差點就因為這個饅頭被揍到沒命。

她渾渾噩噩的醒過來,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不是穿過去就公爵貝勒,最差也是官家公子小姐吧?人牙子裡等著賣的小奴婢…這算啥啊?

不過,畢竟她穿越之前也快三十歲,總不是成天等著討皮癢的小鬼頭。她老媽管教甚嚴,打斷無數藤條,指望把她打上北一女和台大,結果都沒如願。

別的沒有,應付藤條的工夫倒有一點,也懂得看人眼色。

不說人牙子為了保護投資好聲好氣的敷藥看護,她又不哭不鬧的悶聲發大財。等傷好了,叫她行禮就行禮,教她學規矩就學規矩,要她講奴婢就講奴婢,毫無脾氣。

若不是長得不夠好,說不定還可以賣得高些呢。

人牙子的大娘沒口子的稱讚,她也笑笑的聽,心底也不無得意。在職場的底層被踐踏了六七年,果然還是有點用處。

最少穿過來不會硬要出什麼頭,也不會跟人過不去,結果是跟自己過不去。

大娘滿意她這麼省心,也沒把她一傢伙賣去見不得人的地方,很豪爽的賣去大戶人家掃院子。

雖然掃院子挺累的,但三餐比人牙子那兒好多了。她穿越前就是宅女,飲食穿著都不太用心,穿越後不用上班吃上司同事的氣,也不用聽老媽嘮叨婚事和錢的問題,倒是省事多了。

只是她還是有點發悶。

怎麼跟別人的待遇差那麼多…現在又是什麼時代,這是什麼地方啊…

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