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盤古 之五

等春笙經期過去,她堅持跟盤古去抓海豹…卻怎麼都沒想到海豹居然住在土裡面。

…所以事實上是特大號海豹型的土撥鼠?

發現海豹型土撥鼠分布非常廣闊,幾乎有土地就有牠,而且繁殖力超強--她親眼看到盤古眼疾手快的探入土裡,單手抓出上百公斤的海豹,一拉出土有三四十隻小號海豹立刻破土而出…然後又四散鑽入土裡,快得只有一眨眼。

【Google★廣告贊助】

看盤古一肩扛起海豹,春笙終於知道他是怎麼把傷口弄裂的。雖然他不在乎的舔了舔肚子的傷就算了。

盤古不願意讓她幫忙,春笙只好去採集自己要吃的食物,省得盤古忙得傷口再惡化。

結果盤古非常傷心。

雖然語言依舊不通,但是看春笙背著一條魚和半筐果子回來,盤古沈默的坐在火堆邊,那麼大的塊頭卻有種瑟縮而哀愁的陰影。靜靜的看著她,看得春笙滿懷罪惡感。

盤古再不肯給她吃海豹肉了。他似乎固執的認為就是因為吃了海豹肉她才生病。所以他想為她摘果子找鳥蛋和捕魚。可是春笙卻都自己去做了。

趁他去打獵的時候,都做了。

明知道語言不通,春笙還是說了。她堅信就算語言不同,但是語言的情感和表情,一定是可以懂的。

「別這樣,你的傷還沒好啊。」她溫柔的說,一面搗著大薄荷葉,「傷口一直裂不容易好,我怕怕啊。」她拉著盤古的手拍拍自己的心臟,然後慢慢的將成了糊糊的大薄荷葉敷在傷口上。

可能是懂了,盤古又響起咕咕嚕的聲音,只是顯得低沈,緩慢,無精打采。

春笙妥協了。

她拖著一大陀樹枝跟著盤古去打獵,等抓到海豹的時候,堅持讓盤古將海豹擺在樹枝上,然後只要掮著綁在樹枝上的繩子拖回來就好,施力點在雙肩,最少不會讓腹部受力太重。

之後她去撈魚摘果子,盤古可以幫她背筐籃。

這樣,盤古就高興了。日漸痊癒的尾巴小心翼翼的小幅度歡快的擺動。

真可愛。春笙想。

--如果知道盤古在想什麼,她可能就不覺得真可愛了。

一個月後,盤古的尾巴完全痊癒。

那條比盤古的身高還長很多的尾巴,猛力的在地上拍擊,揚起塵土、輕微地動,一尾巴掃倒了一棵一人圍抱的樹。

…難怪要養這麼久啊。超強力尾巴。

肚子和手臂的傷早養好了,只是傷疤處沒長鱗片,整體看起來有點坑坑疤疤。但春笙已經覺得很好了。

當初可是暈厥了幾日,發高燒,腸子或內臟都要掉出來啊。能癒合該滿足了。

盤古倒是不太滿意,總是會去舔沒有長鱗片的地方。

有天午睡,她醒來沒看到盤古,卻沒有太在意。既然會把她一個人放在草坡這邊,一定是離這兒不遠,附近安全。

即使如此,她還是下意識的警戒起來,摸了摸腰上的折刀,確定木矛就在她伸手能即之處。

意識到自己在幹嘛,春笙有些自嘲的摸了摸鼻子。

明明盤古在身邊,安全絕對沒問題了…可是她還是犧牲了僅有的一條內褲,拿了鬆緊帶做了一把彈弓。

可以的話,她其實是想做把弓。但是這個困難度就大了,她拼命回想,只記得也能用竹為弓臂,絞纏麻線為弦,她嘗試過,卻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不對,射程短而且力道也小。

彈弓簡單多了。她小時候也非常野,玩彈弓是把好手。殺傷力是小,但是攜帶方便,彈子隨手可得。準頭夠的話,打打小動物,必要的時候也能打大型動物的要害…比方說眼睛。

如果盤古離開了,她總要能保護自己才行。他終究痊癒了。

她發現自己越發多愁善感了。

不過儘管春笙有顆玻璃少女心,但她面對人生的基調還是有點歡脫的樂觀,頗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豁達。要不然,她也沒辦法在這異界獨自生活一整年。

所以盤古出現在她眼前時,她完全把傷春悲秋扔到九霄雲外,迎上前去。

盤古有點興奮,又有點焦躁。

她也說不上是從哪看出來的。春笙一直喜歡貓狗,雖然她家老貓過世以後她就再也不養,但是隨便一隻野貓流浪狗都能玩得很好。

只能說她有種直覺,能夠敏銳的感受非我族類的情緒吧。

(貓奴可能比較能理解)

但還是敗在語言不通的這點,只覺得盤古特別黏她,可一摸到他沒有鱗片的地方特別不自在,不但會閃躲,還會把尾巴塞到春笙的手裡,讓她覺得有點莫名也有點好笑。

日將西斜,春笙爬上巢居剛剛躺平。盤古不喜歡爬樹,但是爬得挺俐落。他不用繩子,直接靠手腳的爪子就能借力輕鬆的躍上來。

通常盤古會側躺,一面滾著咕咕嚕,一面把她圈在懷裡。春笙都習慣性的跟他的尾巴玩,這是他們的小遊戲…別指望這個見鬼的異界有什麼夜生活。

但是今天似乎不同,盤古堵在洞口站著,頭幾乎要頂著天花板。

「盤古?」春笙想要起身看他到底怎麼了。

然後突然被一把撈起來,扛在背上。她還沒搞清楚到底是什麼狀況,盤古已經一躍而下。

…兩樓高啊大哥!!

春笙尖叫了一聲,用力的抱住他,他的咕嚕歡快響亮起來,往草坡上直跑,那速度…風刮在臉上像打臉,在高速公路應該會被開罰單。

「盤古!你玩什麼?」春笙想拍他,可惜空不出手,被風嗆咳了兩聲,「上面除了石頭什麼都沒有啊!」

巨石雜佈,沒有食物也不安全,她逛過一次就再也不去了。

盤古將她往一個石頭的洞塞進去,那個比巢居還大的石頭已經掏空。

她踉踉蹌蹌的站穩,在昏暗的光線中,看到鋪滿了麻草的石床。當然,也不會有其他傢具,別奢望了。

這是自然生成的?好神奇。大自然果然是包羅萬象。

參觀完了,她讚美了一下。盤古覺得有趣帶她過來看?其實她比較喜歡在白天來看,這個時間點太危險。

但是盤古不讓她走。還拿石頭把洞口堵住了。

現在她察覺了另一種危險。

大致上就像男生帶女生去他房間…那一類的危險吧。

「…盤古!」她覺得應該嚴厲點,但是出口的聲音卻這麼軟。

盤古的尾巴小幅度的、歡快的晃著。

他搶婚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還有員工旅遊要靠大家了(小聲)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