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盤古 之六

第二天一早,盤古在石洞外,用尾巴猛擊地面,朝著天空發出嘹亮的聲音,像是猛鷹高鳴,直抵天際般。

被吵醒的春笙,黯然的扶著腰,趴在石床上恨恨的捶了兩下。

該死的外星人,體力好了不起啊?

【Google★廣告贊助】

第一次嘛,新娘子總是很難有什麼肉體上的愉悅。更何況,從各方面的數值來看,一個地球男人的戰力值如果有5,那盤古大概有10028戰力值。

春笙這樣的女壯士就算佼佼者(愛好爬山溯溪、有跑步習慣),戰力值也頂多10,在盤古面前還是弱柳扶風,非常閨閣弱質。

還有能力捶床,一來她一喊痛盤古就難過,二來是新婚夜的儀式成份比較大,盤古沒等到春笙的「發情期」(排卵期)就把她辦了,所以斯文很多。

最重要的一點。

盤古就氏族而言,還是未成年少年。

至於翻年完熟10028戰力值的盤古,和每個月都有「發情期」戰力值只有10的柔弱女壯士…這麼可怕的事實,春笙還不知道,我們也不要多想了。

這個時候的春笙,捶完床想到昨夜翻雲覆雨…還是會害羞,心裡也蜜孜孜的。她不否認自己鬆了口氣,最重要的部份哪怕語言不通也沒有誤解。

盤古的親暱是這種喜歡。

然後就覺得有點發愁,不知道他的部落和家人能不能接受像她這樣的外星媳婦。接下來思維就開始往大宇宙航行了…非常擔心會不會上演婆媳過招三百回外星版之類…

其實她最壞的打算是,盤古吃完就跑了。這類的事情在她生活周遭都快聽爛。結果她睜開眼就聽到盤古在外面鬼叫。

大概、應該…他是很開心吧?

只是春笙低估他開心的程度。

從這一天起,她過了幾天「足不著地」的生活。完全被當公主一樣供起來。

盤古把她背著抱著,好像完全忘記她有腿這個事實。一刻都不肯跟她分開,走到哪都要帶著她。

哪怕去提水呢,都要背著她,尾巴尖還小心翼翼的抵著她的背,怕她摔了。

魚烤好以後,撕一小口一小口的餵她,野果也是湊在她嘴邊,一面餵還一面摸她肚子,確定已經飽了才停止餵食,這才把剩下的吃光,專心的吃他那驚人的烤海豹。

然後春笙驚異盤古的記性。他完全記住了春笙的活動範圍,甚至光用看得就知道陷阱的意思和所在。

本來沒搞懂他為什麼要摔打尾巴和在樹幹磨蹭,看了好幾回才恍然大悟,盤古這是,在標記地盤呢。

之後她發現在地盤內行動非常安全。大型獵食性動物完全撤出了他們的地盤。

「結婚」之後,盤古完全負起養家的責任。

這個吧,春笙覺得男人有擔當值得鼓勵,而且聽說男人的自尊傷不起…那不傷好了。

只是她不知道,盤古是個比她想像還要好的男人。

他的新婚禮物很別緻,是一個掏得光滑的石鍋。就在她眼前,盤古玩兒似的,把個西瓜大的石頭掏空。

她撲過去看他的手,盤古溫馴的隨她擺弄。

這是哪國的爪子啊?刨石頭跟刨豆腐一樣…難怪他不怎麼使用工具,有這種超能力誰需要工具啊?!

後來加贈的是一窩蛋和一個明顯是塊莖,但有一整個冬瓜大的…某種東西。

盤古幫她添好水,連柴都幫她拗成小段,輕輕推著催促她,握著一把小燐石等著。

她猜了半天,最後遲疑的把蛋放進水裡,盤古立刻一揉小燐石點火了。

…盤古怎麼知道水煮蛋的?他以前可是用蛋殼很多的火烤蛋招待她的。不過蛋殼雖然含有豐富鈣質,但她還是比較喜歡沒蛋殼的水煮蛋,沾一點鹽…人生太美好。

至於那個冬瓜大的塊莖,她研究很久。生吃沒什麼味道,但既然跟蛋一起拿來,應該是可以煮?煮了以後很驚愕的發現,會慢慢化進湯裡,變成濃湯。

…這是馬鈴薯吧?冬瓜大小的馬鈴薯?!

真是沒想到,居然在異界能喝到馬鈴薯濃湯,感慨萬千。奇怪盤古怎麼會知道的他根本不吃這個。

他不會噘嘴,所以也不喝湯。更何況,他是一整個肉食性,連魚都是當小甜點在吃,主食還是肉。果子對他來說就是無聊時的小零嘴。

看著熟練的編皮繩的盤古,春笙心底有種神奇的不可思議。

他真的很聰明。見過春笙使用繩子,知道繩子的好處和妙用,後來春笙開始用海豹皮編皮繩,捨不得她手痛,他就接手過去編,比她做得更牢靠結實。

其實是春笙開始捨不得用登山繩了。但是身邊沒有繩子她會不習慣,真是舊習難改。

她把整個事情串起來想,覺得,盤古應該是在什麼地方見過會喝湯、愛喝湯的人(?)。或者是另一個氏族,會用火,會用鍋,會吃馬鈴薯。

或者是雜食的更厲害,而且偏素食的氏族吧。說不定還相互通婚呢。

到現在,她還沒想過盤古的氏族沒有語言。她覺得一定是有,連蜜蜂都有語言呢。只是那種語言,她未必學得起來。只能說,她是被小說動漫教傻了的孩子。

想想吧,黑暗游俠崔斯特的種族黑暗精靈,還有繁複到肢體的手語呢。再說外星人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心電感應嗎?這是正常人類學得起來的語言嗎?頻道不對嘛!

語言不通盤古還是選擇跟她在一起啊,愛可以突破一切障礙,直到破碎虛空!

她非常浪漫並且安心的對自己點點頭。

然後她過了一段安詳得接近懶散的生活。這是她在異界難得的好日子。

她對海豹皮很有興趣,皮毛居然防水隔熱透氣,真是神奇。終於從編織麻草的辛苦歲月畢業了。

最重要的是,找對了正確方向,彈性就夠大,她一直研究不出來的弓終於有了突破點。只是箭還是只能選用磨尖的木頭,亟待改進,不過已經可以使用了,自保綽綽有餘。

盤古去打獵的時候,她試著蒐集常備「草藥」。

其實也只有兩種,一種不需提,就是大薄荷葉。曬乾後功效差不多,只是沒那麼香。作為家庭常備藥,這是很有必要多準備些的,總不能半夜拉肚子還摸黑去摘。

另一種就有點毛骨悚然了。

盤古痊癒後,疤痕上長不出鱗片,他去採了一大把毛茸茸的草,嚼爛了抹在上面…然後就腫起來了。

跟盤古生活了一段時間,春笙對他的肉體強度和破表的戰鬥力有了全新的體認,根本就是個人型裝甲人間兇器。家裡的石鍋是他在拿進拿出的,100度跟10度對他來說都差不多。

她曾經拿自己的愛刀試過他的鱗片強度…她決定不要用自己的愛刀以卵擊石。

然後這一把草讓天上鬼似的盤古腫得發亮。

這真的不是毒藥?

她好奇的摸了一下草泥。然後內心罵了一句草泥馬。

食指癢得發瘋,就算飛快的洗了又洗,最後還是腫得有兩倍大,並且痛得要死。

有時候放棄治療真的不是什麼壞事啊盤古…

後來盤古腫得發亮的地方結痂、脫落。底下有了細小的鱗片,很快就恢復了整身和諧的鱗片裝甲。

雖然她的食指到底也痊癒了,原本細小的傷痕也褪去。她相信這絕對是好東西,但她…真的沒勇氣吃這種苦。

所以她收集這種草的時候,都小心翼翼,還會特別戴上手套,如臨大敵。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