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十二

就是還把自己當升職的豐王妃,慕容鵷乍聞百官聯名懇請充實內宮、早封妃位的奏摺,很傻眼了一下。

大哥,拜託喔,大燕多處民亂,偌大國土,有澇有旱,邊疆報奏還不太平。皇家形同滅門,只有身耽多年宿疾的豐帝勉強撐住門戶。

你們若上門來說想立太子以備不時之需,她雖然不太開心還能諒解…

【Google★廣告贊助】

很當一回事的要求立幾個有名分的姨娘?哇靠,還能不能更不靠譜點?等她知道「充實內宮」之議,吵得國事都快癱瘓,比啥都來勁…她頭都大了幾圈。

這好像是我家的事情,跟你們外朝的百官有什麼關係?再說吧,你們捅這個事,簡直是在我家夫君心底捅刀子…讓她又更愁了一點。

豐王爺…不不,豐帝,她夫君,其實秉性脆弱點多病點,該有的功能還是一應俱全。只是馬達不太夠力,偶爾會熄火。一個月她頂多只讓夫君滾兩次床單,再多都不敢了。

可這年紀的人,又復可心戀深時,哪裡會肯。房事不過多了幾次,他老人家的心臟就差點熄火,把她嚇得淚流滿面。還是王爺的豐帝才不甘不願又鬱鬱的節制,心下深恨,引為奇恥大辱。

硬要給他小老婆,這不只是催命,更是催心了。

看豐帝鐵青著臉讓內侍扶進來,她臉也跟著變了。拋下看了一半的奏摺就上前去接手,餵了豐帝幾口熱水,他臉色才緩過來,揮手讓身邊人都退下。

人還沒退乾淨,在外繃得很好的豐帝一臉委屈,滾到鵷姐兒的懷裡,喊,「鵷鵷,他們欺負我。」

早就知道他表裡不一的鵷姐兒把著脈沒說話,確定還算安好才嘆氣,「誰讓你幾個哥哥都不爭氣。」連奪嫡都把自己命賠上,留了這麼個大爛攤子。

偏頭想了想,「民間不安,秀女小選就算了。四妃八嬪,還是從百官裡擇優選之…」

豐帝冷笑一聲,「他們就是打這個主意,不然何必跟我吵。好像朝廷只剩這麼件大事,還不是為他們的榮華富貴。」說著更覺委屈,又復氣憤,「內宮編制又不是死的,不滿編的比比皆是。」

慕容鵷靜默。但是你爹和幾個伯伯個個超編啊,現在的內宮還塞滿了先帝妃嬪,鬧得可兇,還沒打發乾淨。

「妃位總是要的。」她遲疑半晌說。

但是豐帝雖會滾在慕容后懷裡撒嬌裝痴,內心是非常有主意的人。「誕育有功,趙李可堪為妃。」

哇靠!皇上您還好吧皇上?!趙李兩位壯士您搞不好都記不清長怎樣,更不要說踏一踏她們的房門。您這擺明了立倆擺設啊皇上!江壯士呢?您怎麼不提江壯士啊?您對她真是十餘年如一日的痛恨,誰說您不記恨的我跟誰急!

「…皇上,您不需顧忌妾身。」想了半天,慕容鵷嘆氣。

豐帝一整個不好了,仰起芙蓉玉面,盈盈欲泣,「鵷鵷要遠我?我先是鵷鵷的阿豐,才是鵷鵷的夫君,最後才是大燕的皇帝。」

看他一副梨花帶淚,慕容鵷全身上下都不好了。沒好氣的將手罩在尊貴的皇帝臉上,「你夠了,明明是狐狸,裝什麼小白兔。除了坑我,你還會什麼?當年我鑽狗洞都該逃了這樁婚事,可惜千金難買早知道。」

於是尊貴的皇帝破涕而笑,硬是跟皇后娘娘膩了半天,才血魔兩滿精神奕奕的去御書房為他的抱負理想捨生忘死,留下慕容鵷抱著腦袋疼。

這事,不好安排。但是未來鳳帝的慕容后,雖然還不到十八,還是相當程度的顯現出她的精明才幹來。

趙李兩姑娘是秀女小選選進宮的,是為宮婢。賣身契是當年的七王爺逼她們倆簽下的,沒有過官府,燒掉就沒了。官面上能查的還是在宮的花名冊,就算是管灑掃的粗活,依舊是元后賜下的宮人。

家世吧,上數三代也是清白人家,何況雖然沒上世家譜,趙李在地方上也是大族。未出五服的族兄弟掃一掃,也有幾個秀才舉人。更好的是,趙李兩族各有一個同進士出身的族伯叔在京候官,慕容府稍加一把力,也就補了八九品的京官。

行了。元后所賜,潛邸舊人。出身「地方望族」,「官宦之家」。再加上生了二皇子三皇子,誕育有功…封個妃位不怎麼出格了。

至於江壯士…很遺憾,到現在豐帝還不肯鬆口,江家還是宗室府記檔的奴才,慕容鵷再厲害,也扯不出合格的出身,連個嬪位都掛不上。硬封了個朝容,豐帝還擺了兩天臭臉給鵷姐兒看,讓她很無奈。

結果消息才傳出,江朝容在半路上硬攔豐帝大鬧一場,豐帝捂著心裝震怒病倒,一傢伙把江朝容撂到什麼品階都沒有,掛了個「宮人」,心裡快意得要命,還倒床上哼哼的頗像回事。

慕容鵷啞然,心裡默默的替江宮人點了默哀的蠟燭。妳設計誰不好,設計一個心眼比篩子還細還密的病狐狸…這樣的「簡在帝心」簡直是坑自己不償命,順便還坑了自己家人親戚和兒子。

雖說無嫡立長,可被皇帝懷恨,連帶的也看不太上大皇子。慕容鵷不得不再嘆一口氣,同樣這麼教養,但二皇子和三皇子對她卻是十足的恭敬和孺慕。可大皇子…表面倒是恭敬了,私底下卻非常跋扈,沒事就愛欺負他兩個弟弟,還挺蠢的被豐帝逮著兩次,頗有那門抽風貨的風範。

至於她出個嫡子…真是越來越不敢想了。不說她沒有壯士們的易孕體質,她祖父花了十七年才得一子,她爹也成親五年才有一女,家族生育史非常慘澹。她愛憐稟性脆弱的夫君,也沒打算硬榨出一個子女。

再說吧,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個大燕朝居然已經到了危急存亡之刻,比政德帝在朝更為淒慘。雖然恆寧帝把大燕禍害得不輕,好歹還有個架子在。豐帝接下這個皇位,卻連架子都沒有了。

還是她老爹入宮,詢問之下才知道,二十年前還有徽州師爺充朝野幕僚,勉強還庶務嫻熟,拉起個架子。結果二十年間皇權更易動盪,肅帝又是個精神分裂的抽風貨,除了皇權兵權兩大逆鱗,其他接近不管,上下還不發瘋似的撈錢。

徽州師爺朝奉錢又貴,嘴巴不閒還愛勸諫,哪個喜歡用。當然撿又便宜又志趣相投能撈錢的無行文人用了,以至於連最後的防線都崩塌了。

這種爛攤子,送她她都不要,還遺禍自己的孩子?生不出來還是件幸事,誰愛誰接吧。

問題是,這燙手山芋就要爛在她和豐帝手底了。

舉目四望,前朝豐帝百官還認不全,當朝七個宰相,只有首輔盧宰相比較熟,其他六個都在裝鵪鶉。更不要提自己的心腹和勢力,連事情都不知道該交給誰做。

又不是當了皇帝就天賦樹亮了起來知道怎麼點,朝臣百官底下還有數值能夠參考,知人善任。要能登基立刻大治的,除非同時開了慧眼天眼的外掛,大概還需要開個陰陽眼。

後宮也不安生,慕容鵷每天要照三餐點心帶宵夜的嘆氣。先帝的妃嬪大大超編,既然免了殉葬,有子女的封個太妃出宮奉養算是熬出頭,被沾過沒子女的入護國寺出家,沒沾過的發還自行婚配,應該算是德政了。

但是後宮還是鬧。太子加五王,死光了,魏妃妥妥的太后飛了,帶頭鬧呢。年輕貌美的還乖乖回家候嫁,皇后賞榮耀添妝,讓京城世家婚姻市場再起波濤。年紀大點的覺得再嫁無望,皇后年輕,還不跟著可勁的鬧,誰捨得榮華富貴的生活,去青燈古佛。

這還沒完呢,別忘了豐帝的三個異母姊姊還活著,沒事進宮表演公主打滾撒潑,那真是一整個熱鬧。

果然抽風貨的後宮,只會使勁的抽風,這風氣真是烏煙瘴氣。

慕容鵷真的煩了。她和歷代的皇后不相同,豐帝倚為臂膀,前朝的政事,她得幫著看奏摺出主意。後宮又得仗她這個年輕皇后打理,簡直是一個人當兩人用,兩邊擔子都很重。

瞧著百姓快要活不下去了,這些金枝玉葉還在那兒揪著雞毛蒜皮不放,佛都生火。趁著誥封兩妃的機會,無情的打擊先帝妃嬪,該挪地方了,別以為這任皇帝跟肅帝兄弟那樣不講究,有機會再伺候一任天子呢。

要出家的乖乖出家,不想出家的回家也任得妳們。又不出家又不回娘家的,沒事兒,先帝旁邊的附墓還空著,想要跟著先帝去的,白綾鴆酒弓弦任妳挑,如果覺得這麼死創意不夠的,大夥兒還可以商量,這點體面還是願意給的。

想鬧吧,潛邸帶進宮的五百娘子軍堵著門,聽說都是見過血的,當真殺氣騰騰。捧著白綾鴆酒弓弦的虎視眈眈,捲著袖子,像是要代勞先帝妃嬪各種死的樣子。

結果只留下五王遺孤的四個先帝妃嬪,魏妃乾瞪眼也沒能留下,只能哭哭啼啼的回娘家,沒想到五十幾快六十的人,居然又嫁了第四任丈夫,還是慕容宗室的某老郡王,據說年少已垂涎,到老終償夙願,瞬間轟動整個京城。

傳奇啊。她都不敢仔細算太子的年紀了…五王和豐帝,都是先帝未登基前生的。這個排行老三的太子是怎麼回事,想都不敢想。只能說,魏妃是個傳奇。

慕容鵷感嘆,還是照例送了一份添妝。

但是她沒有想到,這朝真正的傳奇不是魏妃四嫁,而是據說懼內的豐帝有兩位「艷妃」。

瞧瞧吧,豐帝終其一生四妃都沒滿額過,真正受百官朝賀、見得著面的,只有雍容鳳姿,氣勢凜然的慕容后,之後的鳳帝。除了有個白癡敢說鳳帝眼睛太小,誰不覺得那是美麗的鳳眼啊!容貌真的沒得挑了。

後宮那兩妃,一個是趙瑤妃,一個是李瓊妃,據說還是豐帝親封的妃號。只是後宮妃嬪,哪個男子能見到啊,無親無故,連命婦都沒見過。

望文生義,還能不浮想聯翩?如瑤似瓊,哇靠,美玉似的兩妃啊,能不艷麼?

流言初起時,慕容鵷望著充滿八卦期待的命婦,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卻沒答應讓她們拜見瑤瓊兩妃。

等趙瑤妃和李瓊妃戰戰兢兢的拜服於地,滿臉搞不清楚狀況的惶恐,慕容鵷望著在後宮太心寬以至於體積也非常寬心的兩壯士…不知道該不該戳破朝野美好的幻想。

阿豐就是個扮兔子的可惡黑狐狸。她默默唾棄。難怪親封妃位時那麼興致勃勃,笑得那一整個春花燦爛。

原來在這裡等著。

她只能扶額。然後後悔當初沒有鑽狗洞逃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