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棲梧桐 之二十一

能從蠟燭多頭燒的狀況下擠時間去探望鸝妃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連三皇子都好久攔不到娘娘請安了。

只是慕容鵷知道鸝妃真正的預產期,這個可憐的寡婦自覺安全之後,有些喪失求生意志。提心弔膽的慕容鵷特別排除萬難來給她寬心,求生產順利。

費了老鼻子勁兒才終於打探清楚前首酋的身世,雖然久不用,還真的是姓慕容的。拓跋是音譯,意思是「元」。所以是三百年前的遠親,慕容元。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遠親,好歹還是親戚兼同宗好吧?姓慕容不奇怪啊,一點都不奇怪。至於慕容元的氏族,雖然是個複雜的圖騰,北蠻用語發譯過來黏牙的念不清楚,但是意思就是「某種神獸頂著天」(吧?),慕容鵷拍板取名為「擎」,取氏族「托天」的意思。

皇后娘娘拍著胸脯保證,雖然沒辦法回到草原(鸝妃老爹殺了她老公),但是一定當成自己的孩子教養,而且將氏族的名字給孩子。

一解釋清楚,鸝妃就開哭了,哭得要多慘有多慘。她本來以為孩子保不住,保得住也可能變成奴隸,跟大燕宮女學說話,又好死不死聽到許多複雜的要命的宮鬥,開始擔心孩子會被人工的養不活。

結果忙得幾乎發瘋的皇后,跑來溫聲軟語的告訴她,沒事,親戚家孩子呢,收養應該的,連氏族的名字都給了,妥妥的。

「孩子一定會成為您和皇帝的劍刃!」鸝妃發誓。

很累的皇后娘娘擺手,「不用那麼辛苦,乖乖長大就好。」

慕容鵷原是好心,結果又被個巨大黑鍋蓋得頭昏眼花。

鸝妃「足月早產」,她皇后的光輝形象被抹黑不少。氣得快吐血。結果還是得把血嚥下去,表情不怎麼美妙的讓賠笑的皇帝帶著,探視新生兒,是個男孩。

畢竟還是得做給人看,燕蠻國際友好的「聯姻果實」,總得表示一下。

雖然慕容鵷名下有大把的孩子:三個庶子,兩個侄子,兩個姪女。每次來請安加上乳母宮女都聲勢浩大,但她真的沒見過新生兒。

看起來有點可憐,紅通通的,眼睛都沒睜開,瑟縮發顫的哭,聲音跟小貓一樣。只有一點點大,都擔心是不是有問題。

然後,他抓住了慕容鵷的小指,小嘴蠕動著。

這一刻,註定了他成為豐帝和慕容后一生中,最特別的孩子。甚至連之後慕容鵷親生的獨生女,都沒有越過他獨特的地位。

第一次總是最讓人難忘。明明知道這孩子跟他們的血緣關係稀薄到接近沒有,卻是第一個從未出生關懷到出生,第一回讓帝后明白了新生命的神奇。

豐帝雖然早有三個庶子,但是在年少執拗時,連一眼都懶得去看。這是他第一回抱起嬰兒,深深的被撼動了。

慕容鵷的感覺更複雜,更深沈。她早就領悟過來,豐帝何以如此的深層理由。這個孩子更代表了阿豐對她無比沈重而且執著的愛意,寧可自污若此…

執著到「戴綠帽當擋箭牌也無所謂」的地步。

--於是正常世家女慕容鵷也被開啟了奇葩思維的新領域,往不正常的電波系狂奔而去。

豐帝登基後,宮中誕下小皇子,真是可喜可賀,臣庶同歡。

雖然是早產,皇后娘娘實在有點…(你懂的),但不是非常健康嘛。這件喜事真的是非常重大,甚至是豐帝脫離「新皇」的第一步。

一個男人嘛,能夠誕育下子嗣,表現某種「男子氣概」,那身體就沒有大毛病。弱了點而已嘛,行的,宮裡什麼醫藥沒有,養得好嘛。

最少盧宰相安心不少--多爭取了養成未來太后的時間。

北蠻那邊還在內鬨,畢竟新首酋的聲望值遠遠不如前首酋。聽到女兒生了南燕皇帝的兒子,也樂了。南燕不打過來就好,不然這頭還在打,南燕又來發瘋,不大撐得住。

首酋臉皮也夠厚,差使節來求賞--之前沒要嫁妝太虧了,現在是不是給點賞?女兒都給你生兒子了!

使節團被鴻臚寺灌蟋蟀似的灌了幾個月的酒,都忘了去跟間諜接頭,最後抱著宿醉未醒的腦袋,樂顛顛的拖了一堆奢侈品和幾尊佛像和佛經回去了。

(結果鹽鐵糧食一毛也沒給。)

百姓倒是覺得這是個好兆頭,多子多孫有沒有?皇帝加總都有四個兒子了多喜慶啊!

大家都很歡樂,連背了黑鍋的皇后娘娘都嘴角抽搐兩下,還是眉開眼笑的抱著越來越白嫩可愛的阿擎傻笑。

萬幸慕容家的美人基因實在強而有力,明明沒有什麼血緣關係,慕容擎的輪廓居然有點像豐帝,還有慕容皇室常有的雙眼皮兒,連作偽都不用了。

慕容駿對他這傻閨女實在萬般無語。又不是妳生的,不要樂得這麼傻行不?

結果一大堆想安慰的話都堵在胸口,悶得快憋不過氣。

「想得開就好。」慕容駿悶悶的說。

「兒有什麼想不開的?」慕容鵷奇道。

慕容駿張了張嘴,突然覺得自己像白癡,非常俐落的遷怒,「就不該將妳交給長房教養!人都賢慧傻了!」

慕容鵷已經日益電波系的思考迴路,居然沒辦法和她老爹恢弘大宇宙思維調到同個頻道。

「說吧。」慕容駿悶悶的,「找妳阿爹來幹嘛?」

慕容鵷肅容,「阿爹,我仔細想過了,之前的軍功什麼的應該為您請…」

於是皇后娘娘被國丈爺按著揍了一頓。

慕容鵷護著臉倉皇逃跑,「阿爹打我幹嘛?!」

「我捶死妳這坑爹又坑本家的死丫頭!不要跑!」老爹爆發了,「教妳讀史都讀到哪個爪哇國去了?!」

最後大燕最尊貴的女人被她老爹收拾了。

氣哼哼的國丈爺開罵,「好的不學學壞的,現在就知道以權謀私了?將來如何是好?愚蠢!跟妳老爹還耍花招?想把慕容府都綁到妳這輛車?開始玩權謀了?」

「阿爹兒沒有這個意思。」慕容鵷委屈了。

「捶妳就是告訴妳,連這個意思都給我摁死了!想都不要想!兒啊,妳和女婿現在是大燕的當家人,但是家天下絕對是最差勁的!妳重用了外戚,喔,那宗室來討權,妳給不?太妃的娘家也來討,妳要不要敷衍?侄兒姪女的舅家?

「這個口子一開,好了,全讓皇親國戚包圓了,妳嫌世家這包袱還不夠重是吧?馬的科舉是幹什麼吃的,天下取士是為啥?公天下妳懂不懂?不懂我拿三車史書把妳給埋了,省得慕容府因為外戚這身分被妳給坑到滅族!」

愚蠢的鵷姐兒抱著英明阿爹的大腿哭。

「其實阿爹是不想被官作吧?」終於轉過腦筋的慕容鵷猜測。阿爹其實還滿煩人事往來的。

然後榮獲慕容雙煞之一的穿顱手,被打得眼淚汪汪。

原來當皇后還是沒有免死金牌…照樣還是會挨老爹的揍。天生的種族壓制,妥妥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