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刺心臟的玫瑰(四)

朱洛很快的甦醒過來,即使繃帶滲血,還是笑笑的帶他們打完這個地下城。途中薇薇安意外的溫馴可人,朱洛說什麼都好。

他們終於通過了暑修最後的畢業考。

當晚一如往常,齊聚在世界盡頭小酒館喝酒。賽特看到薇薇安拉了拉朱洛的胳臂,她們兩人一起走出酒館。

【Google★廣告贊助】

他有點擔心,猶豫著要不要出去看看。畢竟薇薇安心眼很小,今天意外的溫馴又很可疑。

考慮了一會兒,他還是追了出去。四處張望沒看到人,卻聽到薇薇安的尖叫。他衝了過去,臉孔嚇白了。

薇薇安像是忘記自己是法師,拔出王子匕首雜亂無章的亂刺。朱洛只是閃躲,但已經讓薇薇安刺了幾刀在胳臂上。

「…薇薇安,妳在幹嘛?!」賽特大叫,「吉爾!李察!快來人啊!」

還是李察衝出來才搶下薇薇安的匕首,她大哭大叫,說朱洛強暴她。

瞪著她連釦子都沒少半個的衣服,又看看一臉無奈的朱洛。酒館老闆搖搖頭,「又來了…朱洛,要不要幫妳密約翰?」

「老闆,麻煩你了。」朱洛疲倦的在台階坐了下來。侍女哄著薇薇安進去休息。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賽特問。

朱洛聳肩。「…薇薇安小姐喝醉了吧。」

騙人。薇薇安的酒量好得很,而且她整晚只喝了一杯啤酒。但不管怎麼問,朱洛就是不回答。

幸好約翰和強森很快的趕到,強森先把三個少爺哄到一邊,約翰滿臉羞愧的坐在朱洛身邊,不知道怎麼開口。

「…我很抱歉。」他很懊惱,朱洛正給自己綁繃帶。

「沒事。」朱洛笑笑,拍拍約翰的肩,「他們都可以獨當一面了,不負所託。」

「妳拒絕她是因為妳討厭驕縱的小姐?」

「噗。理由之一啦…」朱洛笑出來,「我喜歡女孩子,但不愛她們。」

「…妳也不愛男人。」

「誰說的?」朱洛淡淡的回答,「雖然是戰士,但我可是貨真價實的女人欸。」

「那個男人是誰呢?」約翰低低的問。

「那是很長的故事了。」朱洛眼上的淺疤閃著月光的銀,「而且我也忘記了。」

沈默了一會兒,約翰遞給她一袋金幣,被她推回來,「我只是喜歡冒險的感覺。你還是去看看薇薇安小姐吧。」

朝後揮揮手,她瀟灑的大踏步離開,隱沒在夜色中。站了好一會兒,約翰默默走上酒館二樓,薇薇安伏枕哭泣。

「哥哥,她侮辱我!殺了她殺了她!」她又哭又嚷,約翰也猜到幾分了。可憐的、高傲的妹妹,跟他踢到相同的鐵板。

他坐在床邊,思索著如何開口。「…朱洛有個綽號,叫做『穿刺心臟的玫瑰』。妳跟隨過她,就比較能夠了解。野地的玫瑰…妳懂的,不如庭院溫室種植的玫瑰豔麗碩大。小小的、色彩單調,不怎麼起眼,刺又多。但卻特別香。」

非常香,無須視覺都可以感受到那種狂野的魅力。漸漸的,被那嬌小卻理直氣壯的野玫瑰迷住,從花瓣到枝枒,最後讓名為「思慕」的刺穿透心臟,永遠拔不起來。

「這跟出痲疹一樣,出過就好了,沒什麼。」約翰安慰她,「她是個最棒的隊長,讓她帶過,你們才不會因為愚蠢枉丟性命。這點代價應該是付得起的…」

「…你說謊。」薇薇安啜泣,「為什麼你的痲疹這麼久了還沒好?」

約翰啞口無言。低頭看,完整無傷的胸口卻這麼痛。他知道,有枝看不見的野玫瑰,正在無形的傷口蔓延著危險的香氣。

「妳會熬過去的。」他輕輕的說,「每個中了玫瑰刺的都熬過來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