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刺心臟的玫瑰(六)

沒想到她會來。

莫羅望著和茉莉談笑的朱洛,覺得喉頭緊縮,異常乾渴。

她連換件衣服也沒有,就穿著陳舊的鎧甲。她手上的那面大盾,還是當初為了慶祝她封頂,他們殺到血精靈那邊,從守衛手中搶過來的。

【Google★廣告贊助】

這麼多年,她都沒有換,還是那面沈重的盾。

幾年了?他幾乎記不起來。朱洛離開他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死了。

他年少就發了終身誓。他的身世很高貴,但這種高貴只是災殃而已。身為庶出的次男,他不像哥哥可以繼承爵位,但得預備著萬一出意外時可以繼承,又怕他謀奪家產。

他被送到大教堂,發了終身誓。或許從那個時候起,他就懷著深刻的怨恨,伺機要報復這個高貴卻惡毒的家族。

真正的權勢其實不在俗世。進了大教堂幾年,他領悟到這點。宗教才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勢,這才是他最該有的機會。

是憎恨支撐著他,一直都是。即使外出磨練,他既無仁慈也無悲憫,不管對敵人還是隊友都是如此。

直到他遇到朱洛。

一開始,他對朱洛的印象並不好。她並不是美女,在力求完美的莫羅眼中,實在很難忍受如此中性的女人。她一點教養都沒有,連刀叉都不會用。據說,她還是被極東方的蠻族養大的,所以她手上的刀模樣特別奇怪。狹長的宛如劍身,卻又微微上翹,只有單面開鋒。

一個沒教養的高大蠻女。

但漸漸的,他們都被她吸引。被她散漫自由的心靈,爽朗的笑和明亮的眼睛,燦爛如夏日的笑容征服了。

尤其是莫羅,簡直連呼吸都為之所奪。

她是夏天閃著金光、耀眼的風。他完全不敢相信,這風居然願意為他駐足,並且環繞著他。

什麼都忘記了。不管是終身誓還是憎恨,報復或野心,通通忘記了。他是那樣的迷戀朱洛,迷戀到完全沒辦法移開目光,只能隨著她轉。

別陷下去。他僅存的理智提醒著。難道你忘記了你的誓言?

但他薄弱的理智還是崩潰了。就在朱洛為他擋了一刀,卑劣刺客的匕首險些要走了朱洛一隻眼睛,還差點帶走她的生命的那個時候,他的理智崩潰了。

他失神的為朱洛療傷,裹著繃帶的朱洛笑著,「別擔心,沒瞎啦。你沒事就好。因為…我很喜歡你啊。」

一個字也說不出,什麼話也說不出口。他顫顫的扶著朱洛的臉,流淚親吻她滲血的繃帶,和沒有受傷的眼睛。她慢慢閉上那杏型的貓兒眼,伸手擁抱他。

他毀壞了終身誓,就在那一天。

很懊惱、後悔。畢竟他做了那麼多努力。但他卻也覺得很滿足、快樂,因為他真正的得到了帶著香氣的風,他的朱洛。

抱著睏倦的朱洛,他輕聲說,「…別把我們的事情告訴別人。」

懷裡柔軟的女人僵硬起來,她茫然的抬頭,「什麼?」

「…我將來要當主教,然後要升大主教。」他沈默了一會兒,「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只要沒有人知道。」

「有人知道的,你和我。你宣誓的聖光也知道。」她坦白清澈的目光卻讓莫羅憤怒起來。

「妳懂什麼?妳什麼都不懂!妳知不知道我爬到今天的地位就花了多少努力?妳知不知道我媽被毒死只因為她懷了第二個孩子?妳什麼都不知道,妳也不知道我的仇恨與怨毒…妳只會怪我!我根本不想發生這種事情…這將是我唯一的污點!但我不在乎,只要能夠…」

她坐起來,微偏著頭,看著莫羅,像是在看一樣她無法理解的事物。「這樣太麻煩了。」她穿上衣服,不急不徐的,「太麻煩了。我們忘記這件事情吧,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朱洛!」

她止住了步伐,回頭看看莫羅。「沒關係,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當然也沒什麼好說…再見。」

沒有怨恨、憤怒,或者其他情緒。她還裹著紗布的臉孔只有一種深刻的不可思議。

直到隊伍崩潰,朱洛也一直很緘默。誰也不知道他們發生什麼…但莫羅苦澀的發現,還是有人知道。

他自己知道。而且為了失去朱洛,付出非常慘痛的代價。痛苦不斷的折磨他,像是即將乾渴而死的人。「朱洛。」他走上前。

「莫羅。」她含笑點頭,喝著酒。

「…還恨我嗎?」他輕輕的,用兩個人聽得到的聲音說。

她愕然了一會兒,「要恨你什麼?」她搔搔頭,「又沒發生什麼事情,你神經唷?」拍了拍莫羅的肩膀,她迎向茉莉。

他像是被絞碎般疼痛,連同靈魂一起。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