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玩伴 第七章

芳心翻了翻白眼,發現她一點也不了解男人這種生物的大腦結構。

表哥一大早就來,連說帶念的讓她耳朵長繭,接著就很熱情的說要邀請永群吃飯。吃飯就吃飯,怎麼出去吃頓午飯吃到傍晚才回來,兩個人全都鼻青臉腫?

【Google★廣告贊助】

「芳心,妳餓了嗎?」永群就算黑了一隻眼圈,笑容還是很好看,只是有點滑稽,「晚上我們叫披薩好了。表哥,要留下來吃飯嗎?」他把腫得像豬腳的右手藏在身後。

邑聲的臉頰腫脹的像是得了腮線炎,一面翻冰箱一面沒好氣的回答,「你看我像是可以出去吃飯的樣子嗎?我要夏威夷披薩。」嗤牙咧嘴的把翻到的冰袋按在臉頰上。

「你們幹嘛打架?」芳心沈了臉。

「哪有!」兩個男人一起叫了起來,互相瞪了一眼,永群溫柔的哄著,「沒打架啦。剛好表哥學過跆拳道,我也練過幾年,切磋了一下。這些是摔倒跌傷的。」

最好是摔倒的。邑聲白了他一眼,悶聲給自己倒了杯開水。

永群也覺得不太好受,不過激烈的「切磋」一場,還真得到不少有利情報。

首先,他確定這位表哥對芳心的疼愛保護早就超過手足之情。感謝六等親的規定,表哥大人就算再怎麼愛芳心,也只能對著她管頭管尾,沒有競爭資格。至於芳心的三任前男友…倒是讓他意外了。

不是年輕有為的醫生,就是企業家二代,連上回他見過的那個愛哭的趙朝嘉,居然是個副機師,開飛機的。

他絕佳的記憶力搜尋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議。這些都是賣像極佳,婚姻市場搶手的黃金單身漢。

打累了的兩個人,攤在地板猛喘。這裡是邑聲常來練武的道館,教練很大方的開了個小教室給他們過招,打完一場以後,邑聲不得不承認,表妹這任的男朋友不是軟腳蝦。

「…他們為什麼要跟芳心分手?」永群有些想不透。

「有的嫌芳心太獨立,有的說個性不合,有的說落差太大。」邑聲咬牙切齒,「靠,藉口一堆,提分手就提分手,芳心又沒抱著誰的大腿哭。分手了又爬回來糾纏,真是看到極煩…」

邑聲惡狠狠的抓住他的領子,「小子,你給我聽好。芳心心好,我可不怕當惡人!你若對她不好,當心我找人來蓋你布袋!聽到沒有?!」

「在我心目中,芳心是天下最好的女人。」永群挑了挑眉。

的確,他是這樣想的。

不管從任何方面來說,芳心都是個最佳情人。

她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做什麼事情都有商有量,從來不亂發小脾氣。或許她對家事是一點天分也沒有好了,這點小小的缺陷根本算不得什麼。

跟她在一起是多麼有趣…再怎麼平凡的生活,她也找得到小小的趣味點。回到台北,她每天都會帶著永群穿梭在大街小巷,一家趣致的古董店,一攤好吃的豆花,某個看落日最漂亮的屋頂。

若是和她在一起,漫長的人生旅程像是開滿了遍地的奇花異卉,到處都是生機。

長假或許會結束。但是…

他已經不能夠沒有芳心了。

***

「我要回去工作了。」枕在芳心的大腿上,永群有些喟嘆。長假剛開始的時候,他無聊的生不如死;但是長假就要結束,他也覺得痛不欲生。

呻吟一聲,他反身抱住芳心的腰,貪婪的嗅聞她懷裡的香氣。等他開始工作,就不能跟她時時刻刻膩在一起了。

芳心呆了呆,其實她的假期早就結束了。但是她既沒打電話回公司,公司也沒人打電話來詢問。

也對,她該考慮之後的事情了。

「有工作了嗎?」她輕撫的永群的頭髮,「我也不能成天待在家裡了…真的跟女人沒有關係吧?」

永群懲罰似的用力吻她,弄得她嘴唇微疼。「唔…永群!你咬我!」

「妳以為…我在做什麼的?」也該攤牌了,他對這種關係越來越不滿足,更貪心一些,他想升級,最好能夠綁住她一輩子。

不知道她喜歡哪款的鑽戒?

「你很可以不做什麼。」芳心親親他的額頭,「打發時間就好,我會去賺錢。」

他不喜歡這個答案。「妳居然叫我吃軟飯!其實…」

「我不在意這個。」她的眼神闇了闇,「呵,若是要一起生活,誰賺錢重要嗎?」

芳心是真的不介意的。永群照顧著她的心靈與生活,除了她想避免的婚姻約束,他們其實已經是個小小的家庭了。誰主外誰主內,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兩個人可以生活在一起。

「我在意,而且很在意。」永群笑了起來,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名片,「請多指教。」

她看著那張名片,突然大腦的運作停止了。看了好幾遍,這真正了解了名片的職銜和公司。

他是赫林的總裁?那個旗下包括了國內一流會計師、律師事務所、商業徵信公司…政商兩界呼風喚雨的神祕企業?

汎美和赫林有生意來往,她對客戶的來龍去脈總是功課做得很仔細。

芳心的臉孔蒼白,「…你是赫林的總裁?」

永群覺得不對,「芳心?對不起,到現在才告訴妳…妳一定嚇一跳吧?我看到小廣告的時候,剛好我也在放長假。我不是存心要騙妳的…」

「…我明白。」她垂頭望著名片,表情依舊空白,「我明白,是我一直誤會著。」

「芳心…」她這樣冷靜反而嚇到了永群,「我對妳是真心的。我希望對妳好,我是真的愛妳。我只是…只是不知道怎麼開口…在我對妳還沒有把握的時候,我不想嚇跑妳。」

「…嗯。」芳心勉強的笑了笑,「太突然了點,所以我被嚇到了。沒想到我又喜歡上這麼了不起的人啊。這算是一種宿命吧…」

「我和之前那些王八蛋不一樣。」他既焦灼又憤怒,「芳心,對我有信心一點!」

芳心怔怔的望他一會兒,笑了起來,「幹嘛這麼急?一頭汗做什麼?沒事的…呵呵,我只是嚇嚇你,誰讓你嚇我?」

永群鬆了口氣,緊緊的擁住她。只是他沒看到芳心的表情變得恍惚。

很熟悉的對白。所有的愛情都是一種慘酷的輪迴…是嗎?第二任男朋友也跟她說,「我和那個王八蛋不一樣,妳要對我有信心!」然後他遇上另一個柔弱愛哭的女孩子以後,跟她分手了。

跟朝嘉一起的時候,他說,「我和以前的王八蛋不一樣,拿出妳的信心,如果妳愛我的話!」然後他嘴裡說愛她,轉身就跟不同的女人上床,她不停的忍,不停的等,直到他遇上了另一個柔弱愛哭的女孩,也跟她分手了。

每一段感情,她都將自己丟進去徹底燃燒,當她愛著一個人的時候,就再也看不到任何異性,眼中只有他,那個讓她愛戀的他。總是努力經營,細心呵護,但是最後的結果都一樣。

他們爭著離開芳心,卻在遇到挫折的時候,回頭來找她,理由倒也一致,「再也找不到比她更愛自己的女人。」

或許他們都認為,芳心是「最佳情人」。但是她從來不想當什麼情人第一名,她只是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能夠相愛的男人而已。

她只能安慰自己,這些男人都太好了,所以競爭激烈。若是跟個普通人呢?或者比普通差一些些…或許她就能保有自己的愛情了。

但是永群…卻連說出來的話都一樣。呵呵…她慘笑了一下。

這種悲慘的輪迴到底要到哪一天?她突然覺得好累,好累…

長假終於,結束了。

永群回到正軌,馬上忙得不可開交。但是他不想放棄和芳心的共同生活,他問,「芳心,妳要跟我住,還是要我搬來跟妳住?」

他們之間沒有祕密了,而芳心居然輕易的原諒了他,讓他開心極了,卻沒有注意到芳心細微的變化。

她好脾氣的想了想,「我搬去跟你住好了。」

永群笑開了,「我也喜歡妳搬來。妳會喜歡陳管家的,她的手藝好得很勒…」

芳心笑了笑,提起一個簡單的行李就搬過去。

永群的家是個更大的套房。簡約的黑白設計,空落落的,很有陽剛的味道。有個小廚房,卻沒有客廳。看得出來屋主不打算在家裡招待任何客人。

但是芳心一去就覺得親切,一樣是四牆皆書,一樣有書本隨意的擱在床上或桌上,有種凌亂的親切。

「就這些行李?」永群有些訝異,簡直比旅行時還簡單。

「又不遠,隨時可以回去拿。」芳心敷衍著,她聳聳肩,「反正你這邊應該什麼都有。」

他警覺的注視芳心一下子,她卻無辜的看著他。

應該只是懶惰吧?他放下了心。他親愛的芳心,對於身邊的瑣事實在不太擅長。

「我會早點回家的。」他親了親芳心,出門了。

等大門輕輕關上,芳心的笑容也跟著消失。她望著永群留給她的鑰匙,沒來由的覺得累。

她不明白自己。不是因為痛恨愛的慘烈輪迴,所以決心放棄愛情了嗎?為什麼又把自己陷入這種境界?

「花錢,真的比較輕鬆。」她喃喃著。媚艷的臉出現一股悽楚茫然。

為什麼每段愛情的開端都這麼相同,結束也是沒什麼兩樣?

她趴在床上久久沒有動彈。這是宿命還是缺陷?為什麼她的愛情都要相同的開始,相同的結束?她沒有信心,永群會有什麼不同。她願意搬來,是因為她學不乖,離不開。

如果那個可悲的結束來臨時,她只要提起行李就可以走了。

……最少現在她是幸福的。低落了一會兒,她安慰自己,起碼現在還是挺有趣的不是嗎?等到要分手了,關係變得索然無味了,那時候走就是了,沒什麼。

一切都…沒什麼。

***

芳心還是辭了汎美廣告的工作。她很明白總裁不希望她回去,而她又不打算回汎美養老──總裁幫她安排了個「好」職位,榮任總務部部長。

謝謝。她這個年紀養老還太早。

她應徵了幾個工作,卻選了家專作外包企劃案的小工作室。大概是這家小工作室幾乎什麼都作,上到公家機關案子,下到廣告印刷承包,無所不接,合了她喜歡變化的個性。

一進去,衝著汎美廣告前副總裁的頭銜,老闆馬上丟了個大案子給她:靈谷塔美化工程,她笑到差點岔氣。

不過,她的古怪思考倒是別開新徑。別人弄這類的企劃,通常都把靈骨塔弄成公園就算了事。她除了規劃一個花木扶疏的大公園外,還利用靈骨塔的頂樓,弄出個視野絕佳、三百六十度觀景的咖啡廳。搭配從捷運接駁的免費公車,和原本規劃得宜的停車場,業主看這份企劃書,眼睛都直了。

開了幾次會,居然讓這個匪夷所思的案子過關。業主唯一的要求是,芳心要全程監督。

說真話,作這個案子的時候,芳心是開心的。她每天把所有的精力都耗在這裡,暫時可以遺忘對於未來的不安。

永群忙,她也忙。往往回家的時候,只來得及互相擁抱著訴說想念,歡愛後就沈沈睡去。沒有爭吵,也不會摩擦。她甚至是慶幸這樣的忙碌了…

說不定,相處也是有配額的。節省著用,他們說不定真的可以一輩子都在一起…愛情的厄運可以無限期的延展,不用去面對。

每天蜷伏在永群的懷裡睡去,傾聽他有力的心跳。她懷著一種狂喜卻略帶感傷的心情,仔仔細細的,將這份溫柔與甜蜜,深深的收藏起來。

***

有了長假的充電,或者是因為有了愛情的滋潤,永群精力充沛的回到工作崗位。章爸爸默默的看著他的改變,卻沒有說破。

如果只是愛情遊戲…男人嘛,總是需要愛情來當勳章。這樣的話,作父親的不方便干涉。但若是婚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尤其是赫林的總裁,婚姻是絕對身不由己的。

他們章家顯赫好幾代,可以一直上溯到遷台。這個龐大的家族,憑恃著對於政商、黑白兩道的良好關係和韌性,靠著對於時代變遷的敏銳嗅覺,慎選姻親,才有今天的局面。

行事非常低調,低調到不受任何媒體採訪。事實上,媒體也不太清楚這個家族和他們的企業。外人的目光幾乎都集中在幾個家族控管的子企業,比方說敬業會計師事務所、理琯商業徵信公司等等,都是各業界的佼佼者。

他們章家含蓄的在這些企業佔著不大的股份,卻分別由親族掌握大部分的股票,實際上的經營權,都歸赫林所有。

章家的龐大事業打理起來不容易,維繫下來就更不簡單了。若說這個小島還有貴族階層,無疑的,章家就是貴族中的一員。

然而貴族,是沒有婚姻上的自主權的。有的只是利益交換。

章爸爸望著第六次拒絕「吃飯」邀請的兒子,深思著。

他有三個兒子,前兩個為了該死的愛情叛逃了。就剩下這一個,他得謹慎一些。畢竟時代不同了,當父親的人實在沒有太多優勢。

「爸,你有什麼事情直說好了。」永群讓章爸爸的目光看到有些發毛。

「兒子,就只是吃飯而已,為什麼要這麼抗拒呢?」章爸爸語氣非常和緩,「放假之前,我們都討論過了,現在你有什麼疑問嗎?父子家有什麼不能說的?你對我安排的名媛佳麗有所不滿?我的名單很長很長,你總會找到喜歡的。」

永群警覺起來,他知道該來的還是會來。「…爸爸,其實我們眼光要放遠一點。」他壓根就不想娶政客的女兒或黑道大哥的妹妹。他很清楚父親的意志宛如鋼鐵。

不過很不幸的,三個兄弟裡頭,他最像父親,尤其是鋼鐵般的意志。

「哦?你是說我選擇的候選人顯得沒有遠見?」章爸爸滿臉和藹可親。

永群打疊起十二萬分的精神,跟父親交手實在很吃力,「時代在改變,政治世家和黑道世家其實都不長遠。我們赫林走到現在屹立不搖,憑藉的不是政商或黑白兩道的關係,而是經營手腕。是不是可以把名單的眼光放遠一點,比方說,女企業家?或者是總裁副總裁?以家世背景選擇章家的下代女主人,實在有點冒險。」

「你認為你母親不合格嗎?」章爸爸含笑,「若是讓你母親聽見會不高興的。她是天道盟本家出身,你認為她擔任章家的女主人不合格嗎?」

永群心裡暗罵一句老狐狸。當年他老爸是自己迷戀上母親的,只是恰好母親在選媳名單裡而已。他們婚後可是花了十倍以上的力氣才相愛的,這個怎麼一樣啊?

不過想到母親,他心裡一陣陣的發冷。外人只稱讚母親高雅氣質出眾,卻不知道母親私底下火爆性子,動不動就抓著菜刀出來追兒子。他們三個兄弟幼年實在嚇怕了,現在看到母親還會發抖。

「我可沒這麼說!媽媽是很好的,爸爸你運氣好,才在候選人名單裡遇到這高貴、優雅,揉合感性和知性於一身的美好女性…」永群趕緊吹捧自己的媽媽,省得惹來橫禍。

章爸爸含笑的看著他落落長的吹捧,「好了。你媽媽有多好,我最清楚了。你會這樣建議,是不是你發現了遺珠?還是你跟兩個哥哥一樣,也愛上了普通人家的女兒?」

他很遺憾的拍拍永群的肩膀,「兒子,你兩個哥哥都誤會我跟你媽媽了。愛上普通人家的女兒又沒什麼。就算要結婚,也沒有什麼關係的。我相信我兒子的眼光,看上的不會是泛泛之輩。只要她堪為章家下一代的女主人…我們怎麼會反對呢?」章爸爸和煦的看著永群,「有這個人了嗎?」

永群幾乎要托盤而出,但是又覺得有點不對。他知道父母親屬於「開明專制」的君主,表面當然是開明溫和,願意傾聽兒子或部屬的心聲。但是心機深沈,最後總是要導向他們要的結果。

「其實我還在觀察當中。」永群笑笑,心裡有些警惕。

「婚姻大事,的確要謹慎一些。」章爸爸拍拍他的肩膀,「所以多看看也沒什麼不好。明天我和黃董有飯局,你也來吧,可別拒絕我了。」

沈吟片刻,永群搖頭,「爸爸,明天公司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飯局我就不參加了。」他可不想參加變相的相親大會。

「沒關係,你也不要太累了。」章爸爸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沒想到輕鬆過關,他吁出了一口氣。或許沒那麼難?也說不定是他想得太艱困,到底芳心是這樣可愛、這樣能幹。連那種平平無奇的案子都可以做出成績來…

他想到那個靈骨塔上的咖啡廳,唇角不禁有了笑意。

為了想要早點回家,他卯足全勁把工作趕完,回家的時候,他到樓下的花店買了把白玫瑰。要不是挑不到他滿意的戒指,恐怕連戒指都一起帶回來了。

他回來的實在有點早,不過七點多而已。他想芳心大概要到八九點才到家,他還有點時間可以燉個藥燉排骨,這些天她忙壞了,瘦了一大圈,看在眼裡,說不出的心疼。

讓他有些意外的是,一到家就發現芳心呆呆的坐在床上。

「芳心?」他驚喜的把花湊上去,「妳今天這麼早回來。」

接過了玫瑰,她是很想笑一笑讓永群放心的。但是她的嘴角卻只能勉強往上彎。

「發生什麼事情了?」永群覺得事態嚴重。芳心一直自我控制的很好,從來沒看過她不開心。

「沒什麼…」她茫然,更多的是困惑,「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我突然被開除,老闆哀求我離職,卻不說原因。我以為是我負責的案子出狀況,但是一切都很順利…這個案子月底就可以驗收了。」

她皺緊眉,簡直不敢相信,「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芳心知道不對勁,但是她只能發冷的抱住自己的胳臂。

投入這麼多心力,就是等待完成的那一刻…但是突然什麼都沒有了。

永群的心冷了下來。他不願意相信…但是…

「…沒關係,工作再找就有了。」自己都覺得這樣的安慰很空泛,但是除了緊緊抱住芳心,他居然不知所措。「來我那兒?妳可以在我的公司找到適合妳的工作。」

她振作了一下,「呵,你在說什麼?我還不用這樣的裙帶關係吧?」芳心摸摸他的臉,「沒事的,你不用擔心。憑我的能力,還怕找不到工作?要對我有信心一點。」

永群默然。他對芳心有信心,但是對自己的父親,沒有信心。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