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亂彈(二)桃夭(周南)

桃之夭夭 灼灼其華 之子于歸 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 有蕡其實 之子于歸 宜其家室
逃之夭夭 其葉蓁蓁 之子于歸 宜其家人


夭夭:茁壯美好。
灼灼:如火般紅豔明亮。
之子:這個女子。
于歸:于,此刻。歸,出嫁。
室家:家庭。家室、家人,其義相同。
有蕡:蕡(ㄈㄣˊ),繁盛。有蕡,蕡然,形容桃實。
蓁蓁:蓁(ㄓㄣ),茂盛。

【Google★廣告贊助】

頭回念詩經給兩個兒子聽,就是這篇「桃夭」。實在深愛這篇的音韻之美,所以忍不住念給孩子們聽。

結果,小兒子格格笑著,一溜煙跑進廚房再跑回來,「媽咪,是這樣的『逃之夭夭』嗎?」

忍不住嗤得笑了出來。

(我還真的看過有人把這兩句話弄混了。)

此桃非彼逃也。雖然「落跑新娘」偶有聞之,這首詩還是很單純的賀嫁詩。

至於毛詩序裡說的:「桃夭,后妃之所致也。不嫉妒,則男女以正,昏姻以時,國無鰥民也。」拜託,不要什麼事情全跟「后妃」搭上關係(除了后妃天下沒女人了?),而這麼簡單的詩,也能卡上這麼複雜的序,真的也夠了。

不過,「宜室宜家」這樣通俗的成語,卻從這首音韻極美的詩化出來的,所以,拿來當入門欣賞,是很適宜的。


【蝴蝶版註釋】

桃樹繁盛茂美,桃花若火繁盛的在枝頭燃燒,如桃花般嬌美的女子,要出嫁囉~一定能讓婆家興盛起來唷~

(真命苦,嫁人還得保證婆家興盛,比神明還靈。)

桃樹繁盛茂美,桃實豐美碩滿的掛在枝頭上,那個豐滿健美的女子,要出嫁囉~一定能讓婆家興盛起來唷~

(更命苦了。這個影射厲害。搞啥馬上花落結果,還結一大樹?年頭生一個,年尾生一個。一輩子十幾個小孩是古人的常態,馬上桃花凋零成一大片。男人怎麼不自己去生看看?)

桃樹豐盛貌美,桃葉豐盈茂密的幾乎看不到枝頭,那個壯盛豐美的女子,要出嫁囉~一定能讓婆家興盛起來唷~

(連桃實都沒了…暗示女人一生的青春哪…唉…)


其實,就意境而言,我不太喜歡這篇的精神。

用桃花,桃實,桃葉來比喻出嫁女子的容豐貌盛,順便善祝善禱一番,希望她能使夫家興盛(這樣才能一生幸福)。

老實說,女子出嫁於最美最嬌豔的時刻,然後在將來可預見的未來中凋零頹敗,基本上就充滿鬼氣森森的氣息。

祝禱人可不管這些,他著眼的,還是這個桃花般嬌豔,桃實般飽滿,桃葉般生氣勃勃的美好女子,能適合這個家庭,對這個家庭貢獻一生。

然而在意境上,這篇桃夭的豐美,卻是訴之不盡的。

從「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這句開始的三句並列句,用「灼灼其華」這樣四個字,就能將桃花盛開,欲焚天際的光景,生生的重現在眼前;用「有蕡其實」將語氣稍稍煞住,再用「其葉蓁蓁」將桃樹茂盛,生機勃勃的模樣,塑造出一個美麗、健壯、富生命力的女子出現。

可以注意一下,詩經中出現的女子,幾乎都是壯盛豐美的居多,用來形容女子的,多是桃樹,荇,蒹葭之類,即使是靜女篇的女子,也會「自牧歸荑」,和宋之後贏弱而纏足的小女子是不同的。

或許在春秋中葉的前五六百年間,父權社會仍去古未遠,母系社會中的強健女子仍能活躍於社會中有關。然,這樣的女子基本上難以屈服,所以漸漸鼓勵嬌弱而無主見的女子為主流,到宋時,發展到禁錮的極致,索性殘廢了女人的天足。

相對於祝禱女性宜其室家的桃夭,日後卻將桃花視為曖昧的代名詞,將命帶桃花女人視為賤命,這還真的是一種,非常深沈的諷刺。

就像筆者的朋友 S 小姐(瞧,我又出賣了一個苦主),一出生,就讓某鐵板神算大筆一揮,認定 S 小姐一生桃花不斷,父母聽了原本就不喜,長大起來謙沖有禮,大方溫柔,當然男性朋友比女性朋友多甚多。父母親又更厭棄了,就賣力疼那個命裡沒桃花的哥哥。

結果那個哥哥結了兩次婚,每次都生個幾個小孩給老爹老媽去拖磨拉拔,那個命裡帶桃花的妹子,反而有了一卡車義氣的青衫之交,不但孝順父母,還幫著養哥哥的小孩。

「結婚?我有病阿?」 S 小姐不只一次的嗤之以鼻,「你看過我哥哥打嫂子的狠勁沒有?那破爛男人不養家,只會讓女人懷孕的。」

不過 S 小姐倒是非常喜歡「桃夭」這首詩,還做了點設計,成了她的桌面。

仔細想想,她也算是宜其室家,只是「宜」了自己的「原生家庭」。

五千年過去了,繞了個彎兒,女人又重回壯盛豐美的style。

值得嘉獎。


【正常版註釋】

茁壯美好的桃樹,開滿鮮豔花朵,那位女子要出嫁了,必能讓夫家興盛。
茁壯美好的桃樹,結滿豐美果實,那位女子要出嫁了,必能讓夫家興盛。
茁壯美好的桃樹,長滿繁盛葉子,那位女子要出嫁了,必能讓夫家興盛。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