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亂彈(一)關雎(周南)

關關雎鳩 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 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 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 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 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 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 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 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 鐘鼓樂之

【Google★廣告贊助】

關關:鳥鳴聲。
雎鳩:魚鷹
荇菜:可食用水生蔬菜。
流:尋找。
寤寐:寤是醒著,寐是睡著了。
思服:思量、說服。
悠哉:憂思,哉是語助詞。
友:友善。
芼:選擇。
樂:取悅。


說到這篇鼎鼎大名的關雎,幾乎只要唸過小學的,對於裡頭的句子,可說是耳熟能詳。

不知道是因為此乃詩經的開宗明義呢,還是人對於「第一次」總有點莫名其妙的眷念,這篇情詩說是最被人耳熟能詳的詩經片段,當之無愧。就算沒讀遍整首,起碼幾個常見的句子不但散見於電影片名(「窈窕淑女」,超好看的!),連梁祝開口唸書就「關關雎鳩,在河之洲」。

瞧瞧,一本正經的四書五經,打開課本就是情詩,雖然毛詩序硬凹是「關鳩,后妃之德也,風之始也,所以風天下而正夫婦也。」,只能說,老人家想太多了,硬把流行歌曲凹成歌劇來唱了。

為啥孔老夫子一起頭,就把「關雎」擺到詩經之首,咳,咱們不去講究老夫子是不是突然想到幾十年前的小表妹或是隔壁家漂亮姊姊,心念一動,正好表達了最潛沈的蘊藉,讀詩便是。

(突然滿想去孔廟擲個茭看看,不知道會不會被揍。)


【蝴蝶版註釋】

魚鷹在河的淺洲應和著叫聲(春天到了嘛,總要春天的吶喊一下),懷春少年看著幽靜美好的少女(連話都說不上,每個少女別開口都很幽靜美好),不禁動了春心,很想把…咳,很想追求她。

河邊的野菜長得參差不齊,小姑娘翻來翻去的找著,懷春少年,看著漂亮美眉,真是醒著也想,睡著也想,想著要怎樣把到…咳,追求到她。

追求了半天,人家連甩都不甩他,睜開眼睛也想,閉上眼睛也想,想要怎樣誘騙…咳,說服美眉接受他的一番深情。煩哪,煩哪…煩得在床上翻來翻去(為什麼得在床上翻,和翻完以後床單乾不乾淨,咱就不知道了)。

河邊的野菜長得參差不齊,小姑娘裝得一本正經的採野菜,懷春少年乾脆把琴瑟搬來了,開始「春天的吶喊」…不是不是,彈著樂器表示氣質和友善。(嘿,學音樂的孩子不會學壞?)

河邊的野菜長得參差不齊(這樣採了又採,採了又採,還有啥可採的?)小姑娘開始得小心的選擇,省得一個不當心就採著了野草。(也對,這麼採呀採,河邊都快禿了),懷春少年春心蕩漾得要死,盤算了半天,還是大鑼大鼓的把她娶回家算了。


瞧瞧,這麼熱情洋溢的情詩,擱在四書五經的開卷,有些時候還真訝異老夫子其開明也無比。

說到愛情這玩意兒,五千年前,五千年後,老有始終如一的感覺。

話說筆者的朋友D君,長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黃金單身漢的身價,偏生性喜自由,雖說萬叢花間過,倒可點塵不沾身。

不沾身又不代表不沾心,偏偏三十歲那年突然被個十七歲的小姑娘迷得連魂都沒有了。

「阿翠,」他激動的把我抓起來搖,「真的,我從來不知道,一見鍾情的滋味像是被雷打到~」

我也覺得像是被雷打到…把我搖得頭暈也罷了,還狠狠的在牆上敲了兩下,腦子嗡嗡叫。

「我要追求她!年紀絕對不是問題~」

本來年紀也不該是問題,不過,他真的「琴瑟友之」,帶他的民謠吉他跑去對著小女生彈吉他唱情歌。

「她喜歡我唱的情歌!」他亢奮得要死,連忙逃離兩公尺以上,抱著頭,還考慮要不要拿安全帽來戴。小心翼翼的,我說,「那…那還真是恭喜了…」

「等我結婚再恭喜我吧。」他面泛紅光,抱著吉他,哇拉哇拉的唱古老的番文歌。

後來?

後來小女生真的被「琴瑟友之」了–她被某個玩團的學長把走了。

至於D君,我謹慎的拍拍他的肩膀(這次我戴了安全帽)。

(唉,我看見他的背後有著蕭瑟的秋風捲落葉。)

這證明了幾件事情。

第一、詩經果然是愛情必修學分。瞧,「琴瑟友之」是有用的。

第二、任何學問都需要靈活運用,隨著時代的變遷修正。

對於現代的小姑娘,玩團的帥哥當然比玩民謠吉他的歐吉桑酷太多了。當初 D 君若臉上塗上平劇的臉譜,跟日本視覺系藝人般抽筋似的玩電吉他,說不定就勝出了。

為了在愛情的路上繼續勝出,請記得秉持這種原則。

(不知道晚上孔老夫子會不會氣得臉發青的來托夢…)


【正常版註釋】

啼聲「關關」的水鳥,在河上的沙洲上。幽靜美好的淑女,是君子的好對象。

長短不齊的荇菜,左右著尋找著。幽靜美好的淑女,不論醒著或睡了都想追求。

追求不到,不論醒著或睡著都想著怎樣說服她。憂思阿,憂思。翻來覆去的不能成眠。

長短不齊的荇菜,左右著採摘。幽靜美好的淑女,彈著琴瑟來跟她表示友善。

長短不齊的荇菜,左右著挑選著。幽靜美好的淑女,還是鳴鐘擊鼓著將她娶回家吧。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