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之七 解冤(五)

這麼一交心(?),玉錚對我沒那麼兇了,說她能撐幾天,是因為這個房間經過父親加持的緣故。

我恍惚記得世伯提過,她的父親夏濤,雖不如她天賦這麼優秀,但也很驚人了。世伯不太願意教玉錚,說不定教過她父親。

趕緊找著房間四周,果然大門門楣之上,畫了一個奇形的符,只是已經殘破。我趕緊翻出黃紙,依樣畫葫蘆。

【Google★廣告贊助】

「不是這樣…妳撇錯了!」荒厄在我肩膀上怒吼,「妳腦殘手也殘啊?抖什麼抖?吼…妳勾和捺都不會分是吧?妳的國語老師會一頭撞死!」

看我在那兒鬼畫符半天,荒厄忍受不了了,一把搶走我的毛筆,讓我的手心一把墨,「滾遠點!我當初是造了什麼孽附了妳的身,我要附也該附妳旁邊那個惹禍精…」刷刷刷的開始畫起來。

但她的話讓玉錚抖了一下。

「果然是子姑神,厲害得緊。」我趕緊一頂高帽戴上去。她真的連尾巴都快翹起來了。

隨著之前的舊符補強,忙了半天,時間已經四點多了,氣氛開始變得沈滯。

手心捏著汗,我又打了幾次手機,但世伯還是沒有接。但門口猛然一響,把我和玉錚嚇得跳起來,我撲過去打她床頭的電話…

這次世伯接起來了。「…蘅芷?」

「伯伯!」我大叫,「玉錚這兒出事了!」我怕不知道幾時斷線,呱哩呱啦把這兒出的事情通通告訴他。

「符呢?她父親畫的符呢?」世伯的語氣很凝重。

「我補強了…呃,應該說荒厄弄好了。但我不知道有沒有效,之前的都毀了…」

世伯好一會兒沒說話,我緊張得手滑,幾乎都握不住話筒。

「蘅芷,這是妳無法處理的。」他深深吸口氣,「現在的時刻妳還走得了,快走!我會馬上趕過去…」

「…那玉錚呢?」我愣愣的問。

「我不能讓妳賠上這條命,快走!」世伯很兇的趕我,「立刻離開那個屋子!」

我本來覺得委屈,轉思一想,我明白了。玉錚可是他至交的女兒啊,是他從小疼到大的孩子。原本我以為,我只是他萍水相逢,不得已「愛屋及烏」的人。

平常別人遇到這種事情,不管我辦不辦得到,還是會求我先擋擋吧?我是「靈異少女林默娘」嘛。

但是世伯…世伯卻拿我的性命當第一優先。我覺得…好像沒什麼遺憾了欸。

「蘅芷?妳聽到了沒有?妳再待在那兒…我、我就逐妳出門牆!」世伯的聲音更焦灼了。

「…伯伯,你趕快來吧。」我擦掉眼角的淚,笑著說,「我一定會撐到你來為止,請你快來!」我把電話掛上。

「…為了幾句貼心,妳就要賣掉自己的命。」荒厄喃喃著。

「紅顏酬知己,寶劍贈烈士。」

「現在妳還有心情跟我掉什麼書包啊~」

不想理她,我轉頭跟玉錚說,「伯伯趕過來了。」

她愣愣的看著我,「…妳是怎麼打通的?」

沿著她的目光,我看到電話線早就拔了起來。搔了搔臉頰,「…精誠所致,金石為開?」

「是喔。」但她馬上離我三尺遠。

我也只能乾笑兩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