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厄III之六 師伯(五)

師伯住在我們這兒兩天才走,唐晨又抱著棉被過來,把房間讓給他們師徒。

「…我想你跟他們擠一擠還可以吧?」一面掛帘子,我心底一陣無奈。

「不行。太危險了。」唐晨沈下臉,「那個色狼萬一摸進來怎麼辦。」

【Google★廣告贊助】

那是客套話好不好?拜託你不要這麼認真…

但第二天,唐晨更幾乎氣炸。

師伯主動提議要去幫我看看學校風水。世伯搖頭,「蘅芷,別理他。你師伯收費是土匪級的。」

師伯含著食指,眼淚汪汪,「師弟,你怎麼這麼講?我也是看人收費的。」他害羞的扶著臉,「如果荒厄和小芷願意在我臉上親一下…我就幫他們學校做『人鬼分道』。」

朔睜大眼睛,「如果我親你一下,你也願意幫我做嗎?」

「朔!」世伯叫了起來。

「雲濤道長的本事,是非常有名的呀。」朔撐著臉笑。

師伯幾乎要樂歪了,嘟著嘴指著,「這裡這裡…」

朔笑著搖頭,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

「雖然有點偏差,但還是很不錯啦…」師伯熱切的看著我和荒厄,「小姐們?」

「親就親,怕你麼?」荒厄被師伯捧得超樂的,她嘖嘖的親了好幾下,師伯的神情像是要飛上天了。

「小芷小芷,這裡這裡…」他又嘟著嘴拼命指。

我乾笑,大家都親了,我也不好說我不要。硬著頭皮,我在他臉皮快如閃電的啄了一下。

「啊,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師伯癱在椅子上,發出奇怪的呻吟。

…他真的是我師伯嗎?

但這件小事讓我和唐晨吵了一架。說吵架,其實是他單方面暴跳,我根本不知道他在生什麼氣。

總之他一直說師伯是壞人,我不該去親他什麼的。我跟他爭,只是在臉皮啄一下而已。朔都這樣推薦了,若是親一下可以保學校平安,我不覺得有什麼關係。

「…妳真的覺得親一下沒有關係嗎?」他沈下臉。

「本來就沒有關係呀。」我氣氣的回他。

然後他硬把臉湊上來,我趕緊架住他,一面往後退,一直退到牆壁,我才驚恐的發現他是男生,力氣非常大。

「唐晨,你再鬧我要生氣了!」我快被嚇死了。

但他不再湊近,反而驚駭的撫著我的臉…上面的細鱗。我不自在的別開頭,他卻硬把我的臉扳過來。「為什麼…」

除非用摸的,不然看不出來吧?我的手和腳,細鱗非常非常的軟,跟皮膚沒什麼兩樣。但臉孔的細鱗不太顯,用摸的卻可以感覺到異樣。

「整個臉都是了。」他的眼神讓我很尷尬,像是我得了皮膚癌末期。

「全身都是呢,何止是臉。」我粗聲,想推開他,「別摸了,很癢。又不痛,別管了。」

他緊緊的瞅著我,讓我心慌。「…我比較偏妖怪的體質了。那沒什麼。」

靜默無語片刻,他突然把我抱個滿懷,我猜我全身毛髮都立正了。奇怪的是,我沒發蕁麻疹。

大概是接觸過敏源接觸太多了,所以過敏也就過去了。

他低低的哭起來,心疼的。

「…哎唷,真的不會痛啦。」我肺裡的空氣都快被他擠出來了,「我不會變成妖怪的,放心吧。」

不過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他還長得滿高的,我才到他的下巴。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