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祕密結社 之三 追求(下)

綠痕的書很不少,我看得又快。但我每天都有可用的零用錢額度,所以一次只提五本書,這樣就要上下山奔波著租書還書。

結果我又在十字路口熄火,巧遇那個男人。聊沒兩句,他又開始說他「艱辛苦楚」的經歷。

聽到很煩,但我心底微微一動。「你跟我大弟很像。」

「唔?」他好看的臉露出迷惘的神情。

【Google★廣告贊助】

「我大弟也是天天都在抱怨,什麼都不滿足。」我嘆氣,「他老嫌我們家窮,天天羨慕別人穿名牌用名牌,錦衣玉食的。有回他帶朋友回家玩,第二天大大發了場脾氣。因為他的朋友譏笑他,我們家還沒他們家的浴室大。」

「…後來呢?」他眼神專注起來。

「後來我跑去他們班上,對著我弟大聲說,雖然我們家都沒人家浴室大,但我爸爸沒養半打小老婆給我們添弟妹,爸媽到現在還像熱戀中。我們家兄弟姊妹都相親相愛,不像別人家的手足都不講話,比陌生人還陌生人。然後我問他,他想要自己孤獨的跟名牌玩,還是跟兄弟姊妹一起玩。」

當然啦,有物質享受很棒,我也很愛慕虛榮的。但是當了一輩子必須操勞家務的姊姊,我真的比較切實際。我也很喜歡軟綿綿的小熊小狗什麼的,但你知道維護清潔有多累嗎?要收拾到乾淨清爽多不容易?

那些身外之物,看看就好了,真的擁有反而非常麻煩。坦白說,夠吃夠穿就行啦,床鋪再豪華,我頂多也只能佔這麼大的位置,睡著之後有什麼分別嗎?

比起那些,我比較喜歡一家大小開開心心,打打鬧鬧的嘻笑度日。人一定要先看看自己有多少存貨,再去煩惱自己有什麼不足嘛。說不定你輕視的存貨還是別人的珍寶哩。

「往好的地方想嘛,幹嘛只想壞的?」我嘆息,居然讓我發動了車子。

他卻拉住我的手,不知道是否夜裡風大,他的手很冰,「…我叫何以風。」

「喔。」我警戒起來,想掙脫卻掙不掉。

「妳願意跟我交往嗎?以結婚為前提?」他的眼睛開始發光。「我什麼都可以給妳唷,只要妳想要的…」一把抱住我,還把臉湊上來。

…變態。真沒想到…我以為我們學校附近除了鬧點鬼以外,民風純樸呢,沒想到有這種變態!

我一拳打得他往後退,又一腳踢中他的下巴。「混帳東西!把我當成柔弱的女人就錯了!為什麼我要跟你交往?神經病!」我高中時還是跆拳道校隊呢,是教練哭著求我退隊。我揍弟弟們揍慣了,對那些嬌生慣養的隊友也照樣痛下殺手。

看我長得文靜就動手動腳的,這就是大錯特錯!

他在地上用一種奇怪的姿勢抬起歪斜的脖子,一隻眼睛掉出眼眶,獰笑著爬過來抓我的腳踝,開始散發強烈的惡臭。「…妳跑不掉的…妳是我的了…我要的東西沒有要不到手的…」

驟然上升的驚恐被狂怒壓了過去,我用另一腳惡狠狠的踩在他手上,後悔我從來不穿高跟鞋。

「你這不是東西的東西居然敢說我是東西?!吭?我打得你媽媽不認識你是誰!」

我著著實實的把他痛扁了一頓,揪著他前襟提起來時,心底模模糊糊的覺得很輕。那當然…我沒仔細想下去,轉了幾十圈,用離心力將他甩得老遠。

他是…那個嘛。

緊緊壓住的驚恐以怒火燎原之姿轟然燒了上來。我跳上機車,用我生平最快的速度騎上山。

但你知道這部老爺車上坡,能破四十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妳跑不了的~」他的聲音在後面追,而且越追越緊,「我終於遇到我喜歡的人了…我就是喜歡妳這種的…」

他媽的,我不想被變態喜歡!更何況…

他是鬼啊!!

我現在開始慶幸我是靈異視障,所以之前都看不到。嗅覺衝擊和視覺衝擊比較起來真是小兒科。

剛剛那麼有勇氣海扁他,現在我卻嚇得涕淚肆橫,巴不得多長兩個輪子出來幫著跑。

有幾次車子莫名撇輪,我死也不願意回頭看是怎麼回事。心底只有一個念頭:我要趕緊騎到後門,衝到社長老大爺的祠裡,其他我什麼都不要想。

說不定就是這種執念,居然讓我真的騎到後門,煞車不及的輕微撞上土地祠的牆壁,可怕的惡臭跟在我後面不放,我爬起來想跑進祠裡,腳踝一緊,我又摔了一跤。

死定了。我還年輕不想結婚…更何況人鬼殊途?

「不要!」我慘叫。

「畜生!放開她!」一聲大喝,宛如晴天霹靂,我還沒怎麼搞清楚,已經讓徐道長拖起來塞到背後。

我嚇得要死,抓著徐道長的衣服拼命發抖,眼淚鼻涕都糊在上面了。

「你這個…」他氣得要命,抽出幾張黃紙,轟然落地就成了個火圈。那隻鬼怒吼,跟他對抗起來,左突右撞,試圖要跑出去,卻忌憚烈火。

「小燕子。」徐道長回頭看我,我顫顫的抬頭,突然覺得他很高大、很有安全感,一夜的驚恐更一發不可收拾,化成淚水,哭了個面白氣促。

他緊緊的皺緊眉,反轉忿恨。「原本念你天賦卓然,修煉不易,也無大惡。但留你這東西必成大患!」

徐道長伸出劍指,「滅!」火圈突然旺了起來,蜿蜒如蛇撲向那隻鬼。

「慢著!」一個蒼老的聲音傳出,「這是老兒的管區,你在我這兒逞什麼威風啊?小徐,你多年不殺生了,怎麼今天反而暴躁起來?仁王,去把那小鬼拘提過來。」

哈哈哈…我一定是驚恐過度,所以在做夢對吧?我們家老大爺開口了呢。他案下還鑽出一隻大老虎,踩滅了火圈,把那隻鬼抓到案前跪著。

他恢復何以風的模樣,對著老大爺不斷磕頭。

「鬼身修煉到這種地步不容易,半是機緣,半是天賦。」老大爺嘆氣,「只等你自行煉滅愛恨貪瞋,就有希望遞補上去。二三十年都這麼安分修煉過去了,現在是怎麼了?」

「我喜歡她。」何以風流淚,「我只是隨口跟她玩笑,她卻這麼認真的勸我。心底雖然怕翻了,還是痛打了我一頓。這麼仁慈又有勇氣的姑娘哪找呢?」

…我不要當什麼仁慈又勇敢的小姑娘!我更驚恐的貼近徐道長,拼命搖頭。

「你休起妄想!」徐道長怒喝。

「追女生也不是這麼追的嘛。」老大爺勸著,「願不願意,還是要看小燕子…」

「我不願意!」我探出頭大吼,又趕緊縮回去。

最後在老大爺的和解之下,他答應不再嚇我,徐道長不對他動手,就這樣落幕了。

我一路哭,一路讓徐道長托著手腕。我猜他很氣,因為他握得我手腕好疼。但我真的嚇壞了,親眼見到果然好可怕。

找了處水槽,他弄溼手帕,幫我擦臉,還有手腳沾滿泥沙的傷口。

「幸好都是皮肉傷。」他低聲。

「徐道長,我不要被他追。」我哇的一聲哭起來,「老大爺說也沒用,我不要啦…」

他咬緊牙關,發出輕微的咯咯響。「他別想碰到妳一根手指,放心吧。」又把我的頭髮揉得很亂很亂。

於是我多了個追求者,讓女同學大為豔羨,每天送花,外加一大篇甜言蜜語。只是我都當作沒聽見,他也不敢靠近我三尺之內。徐道長他們師門的卻鬼符還是很有效的。

「…死牛鼻子。」何以風氣得咬牙切齒,「等我修行夠了,就先撕了那符!」

「你是什麼東西敢罵徐道長?」我對他撒潑,「想趕上他的修行?多修煉個三五百年吧!實習土地公還遞補不上呢,猖狂個屁!」

「…小燕子,再多罵幾句。聽妳這樣嬌罵,真讓人…反正我早晚會是土地公的,妳就來當個土地婆吧。其實當鬼也滿好玩的…」

「去死吧!」忍無可忍,我抓起掃把把他趕出去,「滾滾滾!」

我的男人運真是差到爆炸。頭個是個沒肩膀的弟弟學長就很慘了…第二個居然是個鬼,而且是個變態的鬼。若是每況愈下…

我恐怕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了。

為什麼會這樣…我矇住了臉。

(追求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